《晴雅集》:郭敬明审美的“集大成”之作

2020年12月27日19:17:39 评论 149 阅读 2435字阅读8分7秒

《晴雅集》:郭敬明审美的“集大成”之作

12月25日,由郭敬明[微博]执导的《晴雅集》正式上映,半天时间,豆瓣评分从一开始的5.6跌至5.1。这其中大概确有黑粉,冲着郭敬明三个字就打一星的,和本周在网络上进行的轰轰烈烈的上百位编剧联合签名抵制活动遥相呼应。自己的名字仿佛是一种“原罪”的待遇,郭敬明在之前电影上映和参与的综艺录制中,都曾委屈落泪。

就电影论电影,郭敬明这次又收获差评满满,该委屈吗?

先说《晴雅集》的背景,是改编自《阴阳师》,和之后大年初一上映的另一部电影《侍神令》不同,前者在宣传中强调改编自日本小说家梦枕貘的小说《阴阳师》,而后者则是改编自热门同名手游。

《阴阳师》在日本家喻户晓,电影和电视剧都没少拍,数本世纪之初泷田洋二郎和野村万斋的版本最为经典。要说其中晴明和博雅的几分“基情”,倒也是隔壁腐国的拿手戏码,改到中国来要延续其中精髓,善拍男色的郭敬明导演,想来倒是合适人选。

只不过赵又廷[微博]和邓伦[微博],着实出不来那份“CP感”,且总有种角色倒置的感觉。晴明(赵又廷 饰)因身背母亲是妖狐传说,约摸有一半狐族血统,形象上怎么都是邓伦看着更具狐相;而晴明该有的风流倜傥、玩世不恭,在正气十足的赵又廷身上怎么都显得别扭。

再说这两个明面上的男一、男二,在这个故事里恍若穿针引线的工具人,郭敬明御用男演员汪铎[微博]虽然番位数三,但实则是妥妥的大男主。别说一人分饰两角给予重大的表演挑战,同时,汪铎所扮演的鹤守月,作为一个陷入执着的强大式神,不仅是整个故事得以存在的核心,其强烈到中二的执念,也是这部影片所表达情感的高光所在。这个原作中没有的完全全新原创的人物,造型丰富、功力卓著、情感深切、命运曲折、结局悲壮,这样一个人物的完整度和感人程度,都实实在在超过了两位主角,只能说郭敬明导演是真的很“保”自己的演员。

而这部电影的观感下来,有一种奇特的矛盾感。它可能的确是一部郭氏审美的集大成之作,华丽而苍白,复杂又空洞。

很显然,《晴雅集》是奔着奇幻大片的类型去的,服化道都极尽华丽,阴阳师和鬼怪的战斗也是上开大声光效地那么往上“轰”,但拆解其中的动画和场面,你又会发现剧组其实抠抠搜搜地在努力省钱。

比如按照大片的一贯讨论,开场即有一场大战,或昭示危机,或展现主角能力,《晴雅集》开篇也有这么一出。但这里让师傅惊慌失色的“祸蛇”并没有正面亮相,而是冰下隐约可现几屡鳞片。然后法师开始放大招,在声音的烘托下,也会觉得是场激烈的战斗,但如果去掉声音和那个用特效画出来的符,以及背景疾风暴雪呼呼吹,其实就是一个人站定在绿布前那不动地做做表情动动嘴,之后召唤出一群弟子排排站那不动地动动嘴,威亚都可以不吊的。论一场战斗场面,导演真的可谓是很精明。同样的“精明”,还有连干掉两位应该是技艺超群法师的发妖,一开始几缕头发的特写,笔者以为是个卖关子的局部,结果最后这居然是这个妖的全部!全部!如果平时看一些做3D动画人的幕后花絮,大概很喜欢举的例子就是做毛发,做出了成千上万根,然后多么根根分明又质感真实,好么,到《晴雅集》这里,是做毛发技术是登峰造极,顺带也省了其他部分的设计。

设计是《晴雅集》的另一大硬伤。郭敬明喜欢华美的东西,但这种无神的华美,反而让一部奇幻大片更显匮乏。

而赵又廷开场立舟头过闹市,明明就是满满的狄仁杰既视感,而王子文的无眉造型,妥妥就是一个年轻翻版刘嘉玲[微博]的武则天,邓伦插翅飞的时候,可能就是《爵迹》延续到这一部的某种传承。冰天雪地的背景,不知道有没有拍电视剧《幻城》落下的积累,而这些阴阳师晴明的战斗招数,从画符到开个洞穿梭不同的空间有多让人眼熟,看过《奇异博士》或者“复联”电影的观众,完全有理由可以合理怀疑博士和晴明,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师生关系。

当然动作戏还是有的,邓伦和汪铎的裸身大战,大概就是最能体现淋漓尽致体现郭式美学的部分,咳咳,这不仅仅是指肉体,精神上说,博雅自我牺牲,成为晴明的式神,鹤守月陷入妄念,为求一个“永远”相伴不惜助纣为虐。这种自我感动和自我牺牲,在郭敬明还是作家的时代开始,就几乎是贯穿在各种长中短篇小说中的核心。虽然这个核心也没什么开创性,但是郭敬明对这类情感的执着,倒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这种情感上的“中二”,倒也正中许多青少年在特定年龄时期的情绪下怀,因此郭敬明自己不管几岁,他的受众都永远年轻。

再来回顾一下,郭导在综艺中的名言,“我是在座各位中唯一兼具编剧和导演的”,那份自信与勇气,《晴雅集》的故事,也着实松散又充满前后矛盾。

首先,阴阳师的背景和其中的许多设定,都交代得含混不清。作为一个已经连第二部都已经套拍完成的系列奇幻电影,第一部构建一个清晰的世界观,是最基本的要求。郭敬明显然试图去建立某种阴阳师职业的荣光(片头师父的临终遗言),试图交代名字和咒的关系(电影多次强调“名字,是最短的咒”),以及试图通过主人与式神之间的羁绊,去建立故事中的情感和矛盾,那么为什么一会说式神和主人同生死,一个式神鹤守月要死不死,另一个式神雪天狗,还直接被徒弟晴明继承了?

前面铺了那么大的悲剧,说公主是不死之身如何寂寞,但明明把祸蛇生出来就随便死了,而且每隔一阵都要生个祸蛇,那之前的悲剧就不成立。而且前期所谓的欲望都指向公主,最后公主又来了个杀身成仁?前后人物为了完成不同的叙事功能完全割裂。

上一代屠蛇大和尚和春夏饰演的阿泷,应该都是极为厉害的角色,被发妖随随便便一卷就领了便当,而发妖自己的恩怨情仇和整个故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几乎属于横空出世又用完随手扔。

“明面”上的男主角晴明和博雅,一开始从水火不容到生死相交的过程,也同样的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同性相吸”了。

郭敬明想在这部大片里装许多东西,东方奇幻、悬疑推理、爱情伦理、宫斗传奇……但毕竟故事没编圆,人物立不住,设计到处抄,视效假高级,感情中二病,这么一出庞大的儿戏呈现到观众面前,又赶上最近舆论的风口浪尖在和他翻旧帐,只能说,这部电影的编导水准怕是刚好够给那些“旧账”补充点新证据了。

weinxin
关注公众号免费下载
扫码获取更多影视、软件、教程等。资料仅供学习参考,请24小时内删除,权责自负。
BDJSC.COM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2月27日19:17: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bdjsc.com/23489.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