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电影”如何俘获人心?英雄不必总是伟光正

2016年12月25日花边娱乐560 次围观

Mtime时光网12月25日报道 随着时代的发展,“红色电影”不需要再保持绝对严肃、沉重的风格,也不需要把英雄塑造得伟光正而反派则奸诈至极,只有与时俱进活用商业元素才能使电影在市场上得到票房认可。

  ——“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这些耳熟能详的革命歌曲传唱几十年经久不衰,而在这些歌曲背后还有一部部经典的红色电影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2014年末,一部新版《智取威虎山》横空出世,凭借大胆创新斩获8.94亿票房,后期更是拿奖拿到手软;而刚刚上映的《铁道飞虎》则将喜剧、悬疑、动作甚至漫画等热门元素融入这样一部革命题材电影,再次让“红色经典”成为各方焦点。加之此前勇破10亿的国庆档大片《湄公河行动》,一时间,曾经高高在上、惯于说教的主旋律影片,俨然成为了一种观影潮流,越来越受到年轻观众的认可与青睐。

什么类型才算“红色电影”?

一般来说,红色电影是指饱含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并以弘扬正三观的思想风貌为主题的作品。事实上,80年代之前,中国并没有“主旋律”的说法,1987年年初,中央发布《关于当前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若干问题的通知》,两个月后在全国电影制片厂厂长会议上率先提出“弘扬主旋律,坚持多样化”的口号,这种代表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的“主旋律”符号由此传开来。到了90年代后,才出现“红色电影”的说法,用以与商业片和艺术片相区隔。

红色电影的创作极具时代性和方向感,不同年代的红色电影在创作特点上各有不同,但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

不同时代下的“红色电影”有何特点?

建国初期至改革开放前,一大批反映战争年代我军光荣革命历程的影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诸如《平原游击队》、《地道战》、《地雷战》、《林海雪原》、《南征北战》、《东进序曲》等经典层出不穷。这些多在艰苦条件下拍摄的影片制作严谨,风格真实质朴,饱含革命激情,有着强烈的时代感染力。然而,特殊的时代特点也使得这些作品不可避免的带有明显的局限性:片中敌我双方人物塑造较为单一,英雄人物几乎都是绝对的高大全、伟光正的完美英雄形象,敌方反派则一味阴险、狡诈、恶毒,由于时代所限,影片的意识形态氛围又过于浓厚。

改革开放后,主旋律电影无论是在拍摄技术还是创作手法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其中有像《大决战》这样靠细节和宏观大场面取胜的战争巨制,也有像《周恩来》这样严谨的传记佳作,甚至还有诸如《西安事变》、《血战台儿庄》、《铁血昆仑关》这样对政治禁忌有着重大突破的纪实作品。但不可否认,仍有相当数量的红色影片并没能摆脱人物塑造“扁平化”和内容编排“公式化”的问题,受众群非常有限。

进入新世纪后,电影市场商业化的运作模式对红色影片的创作提出了新要求,这个时期涌现的《黄河绝恋》、《紫日》、《集结号》等影片,视角新颖独特、拍摄手法先进,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认可。《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十月围城》等作品,更是凭借超人气明星和港产片元素介入,实现了红色电影与商业大片的有效融合,获得了很好的效益。

事实证明,新时代的红色电影,在传承经典的同时更加贴近大众的审美情趣、与时俱进,无疑是当下最需开拓的创作思路。

时代的“红色电影”如何才能俘获人心?

?一点幽默,少一些沉重?

当代观众生活节奏快、工作学习压力大,被领导、老师、长辈“训”够了的我们,很少有人会愿意花钱去影院再买一顿教训。主题严肃的红色作品在保证主线基调的严谨性时,适当加入些许轻松活泼的元素,不失为一种大胆有效的举措。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一部经典译制片《虎口脱险》曾风靡中国。受此类战争喜剧的启发,90年代我国的战争题材影片就已经出现了不少带有喜剧色彩的优秀作品,如《三毛从军记》、《巧奔妙逃》、《绝境逢生》、《举起手来》等影片,在满是笑点令人捧腹的同时又不乏积极深刻的思想内涵,深受大众的喜爱,于主旋律的调性毫不违和。

《铁道飞虎》就以动作喜剧的套路展现了一群草根英勇就义的历史故事,成龙的“Duang”、王凯的手、“一挖一麻袋”的日语梗、日本国旗样的山东大煎饼、王大陆的港台腔红军……都成为笑点所在,产生了别样的效果。

创意新颖的《厨子戏子痞子》突破性的加入了闹剧元素,主创团队在火候的把握上可谓游刃有余,嬉笑怒骂之余将深刻的主题和片中主角们积极向上的革命精神塑造得极为饱满;获得票房和口碑双丰收的《智取威虎山》更是在影片的结尾加入了一场“速度与激情”式的英雄打斗,杨子荣和座山雕在即将起飞的战机上做生死对决,作为革命后代脑海中幻想出的英雄桥段在片中出现显得合理又有趣。

轻松的元素不仅令观众倍感新鲜和愉悦,也能有效的缓解基调沉重带来的阴郁气氛,即使是像《南京南京!》这样涉及民族沉痛灾难的题材,结尾小豆子逃出生天的阳光开放式结局设定也同样可圈可点,令饱受煎熬的观众在影片的结尾多少能松了口气。

?多一些考究,少一些谬误?

历史的真实性是不容篡改的!史实细节的严谨还原,体现了一部影片的创作态度,也是新时期红色经典片区别于“手撕鬼子”、“新四军装备AK47”这类神剧的重要特征。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对于历史、军事有着深厚研究的专家级观众大量存在,即使是普通观众,其知识阅历与欣赏水平也已今非昔比,无论是对道具、场景、服装还是武器、语言,新时期的红色电影都必须比以往更加严苛谨慎,更加精益求精,稍有不慎就可能贻笑大方。

《南京!南京!》为了保证影片的真实性,拍摄现场的道具,细致到一个军服的纽扣都是根据文物仿制的,甚至就连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德国人约翰·拉贝撕碎的一张报纸,也是根据1937年12月13日的一张德文报纸复制而来。不仅如此,在拍摄过程中,影片所有的出场人物和细节都一定有史实相对应。片中的枪械道具更是直接用上了当年的老古董,呈现出来的最终效果无可挑剔。

《喋血孤城》凭借从头打到尾的火爆场面被誉为2010年度最具商业气质的主旋律影片,逼真的枪弹、爆炸效果和手提镜头的真实感体现了新时期国产战争片技术层面的巨大进步,影片里所有的服装、道具都经过专家学者的反复论证,从人物角色的着装到生活用品,都最大程度的还原了1943年常德会战时当地的人文风貌。

?多一些个性人物,少一些模式脸谱?

人物角色的刻画是一部影片的重中之重,红色电影中的主人公,不一定非得是大事件中伟光正的大人物,他可以是大背景下的小人物,甚至是一个并没那么高大全的回头浪子。

美国“抗日大片”《血战钢锯岭》的主人公道斯就是一个出身平凡的小人物,影片的前段,他的恋爱、生活与太平洋战争并无直接关系,从军入伍的他在美军中也不过是名普通的医务兵,但他有着拒绝佩带武器上战场的独特个性,更有着在残酷的战场赤手空拳救下了75人的传奇故事,这使得道斯的形象丰满而鲜活。

事实上,从1983年的《一个和八个》开始,之后的《晚钟》、《生死千里》、《黄河绝恋》、《紫日》等作品就已经逐步在尝试将影片的主角光环聚焦在草根出身的小人物身上,进入新世纪,小人物大背景的故事框架在不断扩大。《集结号》里的谷子地,《斗牛》里的牛二,《南京南京》里的陆建雄、小豆子,《我不是王毛》里的王毛,都是出身底层的小人物,他们性格各异,有着丰富细腻的情感,还带有明显的个性缺点,却令观众倍感亲切,也更真实可信。

在对反派角色的塑造方面,那些除了阴险狡诈就没有其他特点的反派形象已经过气。90年代的《烈火金刚》、《乡亲们》、《敌后武工队》等片中,日军形象已经开始逐渐摆脱生硬的中国化语调和动辄狰狞抽刀、愚蠢凶狠的脸谱化模式,大量再现真实情境的日语对白和日籍演员的大胆启用,令观众感受到了极为震撼真实的

压迫感和代入感, 近年来诸如《厨戏痞》里身着便衣斗篷,面带温和、智谋高超的日军高参、《百团大战》中自私怕事的冈崎支队长,《金陵十三钗》中举止儒雅的长谷川大佐,都是反派塑造中颇为成功的范例。而《南京南京》里良心未泯的日本兵角川、《何去何从》中饱受精神折磨的日本兵石桥,更是直接从加害者转变为反战救赎者,视角独特。

?多一位明星攒一份人气,多一毛特效涨一分观感?

面对前景广阔的商业电影市场环境,明星人气和视觉特效的加持是无疑是一部主旋律影片叫好又叫座的最大加分项。

明星并不一定只是一部影片用来博取眼球的噱头,中国观众已经领略过张曼玉在民国戏中浓郁的东方范儿,也感受过宁静在《黄河绝恋》中的浪漫气质,见识过姜文在《让子弹飞》里的张扬匪气,可以说,特定年代的特定角色,仍然需要实力派明星的倾力演绎才能出彩。

近年来,我们看到《平原枪声》里有胡军、张嘉译,《喋血孤城》里有吕良伟、安以轩、三浦研一和天马涩谷,《风声》里有周迅和李冰冰,《智取威虎山》有张涵予、梁家辉、林更新,而《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和即将于明年公映的《建军大业》更是全明星集结,超豪华阵容上镜,与早期的红色经典相比,这些影片呈现出了一完全不同的面貌,视野上、理念上的开放和进步让这些新时期的主旋律电影更具可看性,具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

另外,特效的调用也至关重要。特效之于主旋律作品,并非像一些网友所称的“戏不够,神来凑”那样只是一种纯渲染的功能,如一些战场万人对决的大场面,不可能单靠实拍来再现,则很自然的需要通过特效来弥补,又如子弹火器的运行轨迹,人在枪林弹雨中的特定表情与生理反应,也都必须靠特效才能展现细节。《太行山上》中被坦克活生生碾压而死的日军伤兵,《百团大战》里“枣宜会战”中昏黄阴暗的整体色调,都是通过后期先进的特效技术合成而来的,《智取威虎山》中高成本的3D特效技术更是给影片插上了视觉奇观的翅膀。

而《铁道飞虎》除了火车对撞的大场面外,更是融入漫画特效,这种新形式与传统的革命题材相对撞,多了一分新鲜感。

未来,我们希望红色电影能绽放出更加璀璨的光华,以崭新的面貌为国产片类型开拓新路,让走进影院看红色电影不只是“小粉红”的专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