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闻凤姐拿到绿卡女儿一夜长大

2017年1月14日花边娱乐450 次围观

文/北京水货鲁子渝

昨天晚上下班去黄寺大街柏润健身馆健完身回家已是九点半,上初一的女儿为了迎接明天的期末考试已上床准备睡觉,我听她和老婆聊着凤姐的事。

老婆说,“凤姐在网上发文‘回顾十年,只是想拿到绿卡,求祝福,求鼓励’。你看脸皮厚的人才能成功,不要因为别人说你什么,你就去生气,你要努力,不要管别人怎么评价你。”

女儿嗯了一声。

我说,“女人也可以不靠脸蛋成功,只要有脑子和才华。”

女儿说,“爸爸会不会成功?爸爸的脸皮就厚。”

其实老婆谈论凤姐的事,是为了激励女儿好好学习,没想到女儿想到的是我。

我是一个北漂,2005年辞去一个小地方的国企工作,到人民大学读研究生,当时我已32岁,女儿才1岁。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2010年在北京买了一个小一居,蜗居在元大都公园附近。2011年年底我开始喜欢上文学,用北京水货、鲁子渝、牛娃等笔名写文章。2012年完成一部反映北漂生活的长篇小说《鸟巢下的北京水货》,没有名气的我,找过多家出版社都是被拒绝,后在天涯网上发表,2013年幸运地在台湾出版发行。对于我的写作,老婆一直不支持,她经常说,“就凭你对世界的看法,太浅显了,你写的东西就是一个驴粪蛋,表面光,我才不稀罕看呢!”“你都是近40岁的人了,人生都定型了,你还想怎么样,多把时间留下来为孩子付出吧!”

2014年7月,老婆孩子正式来北京后,老婆当天就立下规矩:一是每天晚上最迟不能超过九点半睡觉,二是你每天最晚不能十点回家,这样会影响孩子第二天上学,孩子休息不好。

以前老婆孩子都是寒暑假来北京度假,她们没来时,我都是利用晚上和双休日的时间进行文学创作,老婆立下规矩后我就不能晚上进行写作了,不过双休日我可以到单位写作,她管不了我。但老婆还是经常利用机会开导我,“你人生都定型了,就你那几下子,别写了,把时间用到孩子的培养上,把时间用在挣钱上面,搞个兼职什么的,来些实际的吧。”对于老婆的劝导,我依然坚持自己的文学创作。老婆看劝导不行,就开始讽刺挖苦。在2014年12月,我得知自己获得中石油作家协会会员资格时,我高兴地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和孩子,希望得到她们的肯定。老婆并没为我高兴,老婆说,“你别动不动一打电话就给别人告诉有一个好消息,你获得中石油作家协会会员资格了,你还没拿到会员证呢,你看重的东西,别人不一定看得重。”一次我教育孩子,孩子不服从我的教育,孩子反击我说,“别显摆你获得什么中石油作家协会资格了,你是作家吗?你把证书拿出来让我看看,你现在没有,就是骗人!”

我把老婆、孩子对我的反对埋在心里,还坚持自己的文学爱好,坚持写作,坚持双休日到中国现代文学馆和东城第一图书馆听文学方面的讲座。2015年,我准备为自己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带天使回家》众筹些钱出版(现在大陆不知名的作者出书至少要3万元钱以上)。一天晚上我着急地编写文本,想当天晚上投给京东的众筹版块的一个编辑,这个编辑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我忙到晚上十点了,快完成了,老婆说,“关灯,我们要休息了。”我把台灯关了,她又接着说,“关电脑,电脑上的光影响我休息。”我说,“这光也不大,怎么会影响到你。”老婆不依不饶地说,“这光就是影响我休息了,你把电脑关掉!”我心中的火腾地从心口中窜出来。心想:我一个人挣钱养家,每天休息也不好,家里还养着猫,猫每天晚上上蹿下跳,特别影响我休息。可是你重来不说猫影响你休息了,因为是女儿喜欢猫,我反对养猫,可是我在家里说的话没人听,我在家里的位置是最低的,没人维护我的权益,没人管我第二天能不能有精力好好地上班,猫比老公和爸爸都重要。我站起来说,“我就不关,我今天晚上必须把东西完成交给别人!”女儿看我们两个马上吵起来,立即过来说,“妈,我用衣服挂在你的床边把光遮挡住。”老婆躺在床上,女儿挂了一件衣服在床边。老婆不情愿地嘀咕着,“还有光!”女八赶紧又拿来一件衣服,“妈,又挂了一件,这样好了吧。”

家里的矛盾主要还是因为房子小,三人住在一间房子里,老婆曾对我说,“我以前都没要求你挣钱,我现在要求你,你得挣钱,换一个大房子。”我说,“换一个大房子,少不了还要挣二百万元的钱,我没这个能力。”我还对女儿讲,“爸爸,就这个能力了,没什么本事,只能为你提供这样的住处。你要想住大房子,将来要靠你自己。”

女儿长大想做什么她也没想好,我常对她说,“一个人若从小知道自己长大想做什么,并为之奋斗,将来一定能有出息。爸爸要知道自己将来喜欢文学创作,上学时就多读些小说了,可惜研究生毕业了,没读过几本文学小说,好后悔啊。”对于我的文学爱好,女儿嗤之以鼻,“别说你的小说了,你挣到钱了吗?我写的作文还挣过五百元钱呢。”老婆也说,“你都是对外贴钱,把你的小说送给别人。”有时候,她们俩还以“大作家”这样的话调侃和嘲笑我。我说,“我可不是大作家,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写作者而已。”有一次,我也逗女儿,“等我拿到诺贝尔文学奖时,我给你们换个大房子。”女儿天真地说,“好啊。”老婆苦笑着说,“孩子,你傻呀,你爸爸真能拿到诺贝尔文学奖呀,别听他吹吧!”

对于老婆孩子的冷嘲热讽,我没有放弃自己对文学的爱好,去年十一月我写的科幻小说《二进制》入围第四届豆瓣征文大赛,本来我不想告诉老婆孩子,因为孩子期中考试成绩下滑很厉害,对学习信心不足,为了给孩子鼓劲,我一次回家告诉孩子,“爸爸的小说入围第四届豆瓣征文大赛了,若反映好的话,有可能改编成电影,可能挣到上百万元钱呢。”女儿高兴起来。老婆笑着说,“别听你爸爸吹了,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说,“你看爸爸,也不是中文专业毕业,也没读过几本小说,也可以写小说,只要你用功,学习方法对,学习成绩一样可以提高。”

从此之后,老婆常在孩子面前说,“看你爸,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不行,他就坚持干下去,这一点,是你要学习的地方。只是你爸太笨了,不过,看你爸这么笨,他也考上了人民大学了。所以,你会比他更好!”

孩子坐在写字台边,笑着看着我,“是呀!我爸这么笨都能考上人大,我将来要上哈佛!”以后,孩子在写作业时,经常遇到难题时用这句话为自己打气。

这几天孩子期末考试,我们都睡的早,前天孩子睡了,不让老婆看手机,说手机的光影响她休息。老婆说,我的手机光有半边门遮挡着。我当时也在看手机,女儿生气地说,“爸,你太自私了,我明天要考试呢,你手机的光影响到我了。”我说,“好好,我马上关掉。”

昨天晚上女儿和老婆讨论起凤姐,说,“爸爸也会成功吧,祝福你吧!”

我问女儿,我和凤姐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女儿回答,你和凤姐一样脸皮厚,不过,你还没有凤姐的脸面厚,你若和凤姐的脸皮一样厚了,你就成功了。

老婆说,你快睡吧,明天还要考试呢。

女儿睡了。

老婆旁边的台灯也没关,老婆还在看手机。女儿也没像以往一样提出反对。我坐在床上,也拿着手机看,女儿也没吵着要我关机。

大概十点,我把手机关上了。心想:怎么孩子不反对我们看手机了,怕影响到她了。孩子怎么突然间长大些了?

在紫禁城门口给女儿买的格格帽子,回到家女儿非要我戴在头上,她要给我装扮,扮成慈禧。为了顾及女儿的兴趣爱好,我只好忍着。女儿在小的时候,她的几个姑姑就爱给她装扮,她也养成了爱为别人化妆的业余爱好。

本来我性格就不强势,自从生了女儿,有时候我在女儿面前表现的很母,自己感觉都怪怪的,像一个女人,女儿都快是两个妈妈带的了。去年过年去天坛逛庙会,爱人给女儿买了一个天使的花环,在我们休息时,女儿乘我不注意偷偷从后面硬是把花环戴在我的头上,引起周围的游客的一处欢笑声。没办法,女儿爱美,喜欢把美传递给别人,我也只好委曲求全了。不过,她把我打扮成这样子,我可不敢出门,贴在博文里逗大家一笑吧,若吓着你们,在这赔礼了。

妆扮完毕。当个爸爸容易吗,爸爸到哪里去?爸爸带女儿穿越到清朝。

女儿说我不像慈禧,更像《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难道她们长得都像我这样慈眉善目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