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位网文作家致敬行业:读者定义存在,精品创造价值

2022年5月16日文学快讯62 次围观

来源:中国作家网 | 虞婧

一个在深夜才会亮起的QQ群、数十本写满手稿的笔记本、一张从银行营业厅取出的稿费汇款单,这是他们创作的起点。一只按键不太灵敏的MP3、几对意难平的男女主角、几部收藏夹中不忍删掉的旧文,这是他们阅读的起点。在网络文学发展20余年的长河中,一代代创作者笔下生花,一部部网络小说成为了年轻人集体记忆中的重要存在。

5月15日,阅文集团旗下起点读书成立20周年之际,玄雨、萧鼎、林海听涛、骷髅精灵、血红、我吃西红柿、天下霸唱、圣骑士的传说、吱吱、风凌天下、宅猪、希行、横扫天涯、远瞳、鹅是老五、莞尔wr、孑与2、天瑞说符、会说话的肘子、历史系之狼等20位网文作家,讲述了自己伴随网文和读者共同成长的故事。

一代人的文学记忆

2002年,起点中文网创立,26岁的萧鼎被作为首批元老级创作者加入。“当时还处于整个网络文学的萌芽阶段,一切都显得很粗糙,专业的网络文学网站并不太多”。此后的20年间,萧鼎创作了大量作品,他的《诛仙》成为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最初开始写作的阶段,家里还没有电脑,萧鼎就白天先写在纸上,晚上再找时间去网吧,一个个字打到电脑上。读者的几句留言和鼓励,就是支撑他持续写作的最大动力。“这本书也是我的青春。”

2005年,刚上大学一年级的我吃西红柿把自己高三时开始创作的小说《星峰传说》,发到了在网上,没想到一下子就“火”了。正值热血和青春的年纪,他在大二期间连载的《星辰变》也受到广泛好评,两年后的《吞噬星空》开启了科幻网文的新潮流。“我觉得写小说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你的精神会沉浸在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幻想世界,那种感觉挺美妙的。”

2006年,某论坛的一条帖子因为回复太多挤崩了服务器,天下霸唱不得不开始寻找其他网站更新《鬼吹灯》。经过朋友推荐,《鬼吹灯》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连载,天下霸唱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写完了八本。在网络上更新小说,读者会给予很多鼓励,有时也很犀利。天下霸唱把它们当作宝贵意见,“当时最大的创作动力其实是那些负面的批评”。多年来一直尝试创作一个个完全不同的新故事,天下霸唱坦言:“如果一直重复之前的东西,我自己都觉得不想浪费时间。”

当热爱变成本能

20年如一日,每天更新6000字早已成为血红的习惯,“如果一天不写东西,血压都会飙上来”。几年前的国庆节,血红备好了存稿,想给自己放七天假,结果只休息了三天,血压直线飙升。“天旋地转,感觉心里非常慌张,一恢复写作,所有生理指标马上都正常了”。血红一面哭笑不得,一面又觉得很幸福。他说:“我争取在退休前能写满1亿字,现在已经6000万了”。

19年专注足球小说创作,林海听涛从一个少年足球梦开始,写成了网文界的足球“百科全书”。去年,林海听涛的新书连载期正好遇上欧洲杯,读者们直呼“一时间不知道是在书里还是在现实”。这种沉浸感吸引了大批球迷。林海听涛坦言,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写这么久,一开始觉得能坚持写10年就很了不起了。“如果我能再写10年,可能除了吃饭、呼吸和睡觉,再没有一件事情能坚持这么久了”。

13年前,在3000米海拔的青藏高原上,一个八九平米的出租屋里,横扫天涯开始兼职写《拳皇异界纵横》,有一次因为太冷,点了一个煤炉子,差点煤气中毒。熬过早期的艰难,2017年,横扫天涯凭借一部《天道图书馆》“封神”(网络文学界有一些“一书封神”的现象),并走红海外。回忆那段艰苦岁月,横扫天涯说道:“当时如果不坚持,也没有其它路可以走,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写作就真的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传递被需要的力量

“读者定义了我的存在”,骷髅精灵这样描述自己和读者的关系,“他们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被人需求的感觉真的很特别。”连拿两次科幻最高奖项的天瑞说符觉得,奖项其实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读者。来不及回复每条评论和留言,风凌天下多年来养成了在章节末尾和读者报备日常的习惯,“这是我能给读者的一份最大的尊重”。会说话的肘子会因为 “看了肘子的书,我更想努力生活、工作、考学”这样的评论更有写作动力。圣骑士的传说逐渐习惯了读者给他取的外号,他感觉:“读者就像万能机器猫,你想要什么,他们好像都能给你。”

网文平台上,因为都喜欢故事,因为同看一本书,喜欢同一位作者,读者们有了联结。懂的人会懂的“梗”,一起在段评章评中调侃和催更“作家大大”,成为他们的“暗号”。读者维娜迪迦,在起点20周年故事邮局中写到:“我超喜欢这里,不仅作品有趣,作者有趣,读者也十分有趣。线下相遇时没来由的默契,那种感觉太奇妙了。”读者酷火影在互联网刚兴起的年代就注册了会员,那时候的域名还是cmfu.com。“虽然拗口又难记,但为了看书也背得滚瓜烂熟。阅读这些年,我也从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变成了现在年过四旬的中年大叔,时间过得真快。”

还有些资深读者完成了从读者到作者的转型。2021年,起点读书数据显示,平台新增的作家中,69%是由读者的身份加入创作者队伍的。月中君子初中时就开始看小说,是一个8年的老书虫,书荒之余动了写书的念头,就鼓起勇气动笔了。“看过的网文终究不是白看的,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但身为少年总要尝试一下,第一个小目标是写出百章存稿,下一个目标是在起点上发布我的第—本书。”

在网络文学蓬勃发展的20余年间,一代又一代的写作者用他们热情的创作和不懈的坚持,沉淀出一本本好书。吱吱说道:“我们可能会消失,但是这个行业不会。只有精品的创作,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被人记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