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葵花宝典》的合理揣想

2017年1月16日花边娱乐342 次围观

黑木崖上,红梅绿竹、青松翠柏,精雅小舍里,花香浓冽、绣花锦垫。

第一大政治组织——日月神教教主,十余年来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正在向他的亲密战友、教中元老、风雷堂长老童百熊深情款款地追述旧情:

“童大哥,想当年在太行山之时,潞东七虎向我围攻。其时我练功未成,又被他们忽施偷袭,右手受了重伤,眼见得命在顷刻,若不是你舍命相救,做兄弟的又怎能活得到今日?”

“ 当年我接掌日月神教大权,朱雀堂罗长老心中不服,啰里啰唆,是你一刀将罗长老杀了。从此本教之中,再也没第二人敢有半句异言。你这拥戴的功劳,可着实不小啊。”

“你对我义气深重。我十一岁上就识得你了。那时我家境贫寒,全蒙你多年救济。我父母故世后无以为葬,丧事也是你代为料理的。”

八十多岁的童长老倾听着这些娓娓道来、发自肺腑的倾诉,不由得老泪纵横:

“虽说东方兄弟受奸贼杨莲亭蒙蔽,这些年滥杀了一些功臣故老,但见了我这个老哥哥,深厚友谊还是不会忘怀,头脑还始终是清醒的,并不想传言的那样性情大变啊!”

“凭这些话,我当年的选择就没有错,这队还是站对了的。”

他胸口热哄哄的,眼眶湿润婆娑朦胧了。

接下来忽听东方不败说道:“童大哥,做兄弟的不是没良心,不顾旧日恩义,只怪你得罪了我莲弟。他要取你性命,我这叫做无法可施。”

他澎湃的心情还没转过弯来,忽觉眼前有一团粉红色物事一闪,只觉自己眉心、左右太阳穴、鼻下人中四处大穴上同时一痛,便失去了知觉。身子向前直扑下去,俯伏在地,就此一动也不动了。

至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他和一个后生小子杨莲亭发生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冲突后,他一生恩惠有加,衷心拥戴的东方兄弟,居然连是非曲折也没盘问一下,就毫不犹豫地取了他的性命。

在此之前,他还信心十足地怒斥这个跳梁小丑:“我和东方兄弟交朋友之时,那里有你这小子了?当年我和东方兄弟出死入生,共历患难,你这乳臭小子生也没生下来,怎轮得到你来和我说话?”

金粉们都能给这位屈死的老帅一个完整的答案:这位组织领袖是因为修炼《葵花宝典》这门专业科目,泯灭了天良、丧失了人性。

与他同修一个专业的另外二位,也不同程度展露了非人类的特质。林平之为了向左掌门表明心迹,干净利落地一剑把几次救他性命,一再呵护他的妻子杀死。岳不群一面把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割了卵蛋的人,一面对从小抚养大的令狐冲刀剑相向,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是什么力量,让他们不加思索地作出宰割恩人、戕害妻子、坑陷女儿、追杀徒弟,这些天人共愤、悖逆人伦的勾当呢?仅仅是因为挥刀自宫,就必然导至性情大变吗?

失去了二掌柜,的确容易让人心理扭曲,历史上有很多贪欲无度、祸国殃民的太监来佐证。但决不能把这支队伍一棒子打翻,蔡伦、郑和、司马迁都是映辉千古、万世景仰的人中俊杰、丰功伟绩彪炳史册的仁人志士;近代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也是出自宫门的公公;就是金庸的武侠世界里也有身体残缺的大侠,《白马啸西风》里的萧半和,英雄气概丝毫未减;同一本书里的采花大盗田伯光被不戒大师做了外科手术,没收了作案工具后,洗心革面摇身一变成了人人夸赞的慈善家。

可见选修宝典的笑傲三人组,把丧失人性的副作用赖在这手术并发的后遗症上,是一种荒谬的医闹思维在作怪。其根本原因在于修炼宝典过程,相伴相生的就是人性嬗变过程,武技达到极致后,人性也就被摧残到了不可逆转的境界。

不要以为这是无稽之谈、危言耸听,天龙时代的扫地僧就曾给三位走火入魔的晚期重症患者上过一堂政治课:《修习少林72绝技与思想道德的提升》。

慕容博的症状是“阳白、廉泉、风府三处穴道,每日清晨、正午、子夜三时,确如万针攒刺,痛不可当,……… 只要一运内功,那针刺之痛更是深入骨髓,一日之中,连死三次,哪 里还有什么生人乐趣。”这位做了一辈子帝王梦的武林大豪成了典籍记载中,第一例主动要求安乐死的临床病人。

另一位大德高僧鸠摩智,也是只顾低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放松了政治思想工作。堂堂吐番国国师症状和隔壁吴老二的脑血栓一样:“心情一动荡,四肢百骸便不由自主的颤抖不已。得到后来,即令尽管定神闲,手指眉毛口角肩头仍是不住牵动,永无止息。”

可见任何情况下,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要齐头并重,一手软一手硬,就会粗大事。

不要以为72绝技佛门武功,用佛法化解戾气是绝无仅有的现象,天下学问殊途同归,任何技巧能否达到巅峰,都不能脱离机体的精神世界而独立,知行合一是钻研技术的最佳路径,走向成功的不二法门。

《侠客行》里一对青年男女就有一段探讨攻关武学课题的对话:

那男子收起长剑,诵读壁上注解道:“‘吴越春秋云:阖庐既宝莫邪,复命于国中作金钩,令曰:能为善吴钩者,赏之百金。吴作钩者甚众。而有人贪王之重赏也,杀其二子,以血衅金,遂成二钩,献于阖庐。’傅妹,这故事甚是残忍,为了吴王百金之赏,竟然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那女子道:“我猜想这‘残忍’二字,多半是这一招的要诀,须当下手不留余地,纵然是亲生儿子,也要杀了。否则壁上的注释文字,何以特地注明这一节。”石破天见这女子不过四十来岁年纪,容貌甚是清秀,但说到杀害亲子之时,竟是全无凄恻之心,不愿再听下去。

如果你嫌这段对话太古奥,理解上有困难,那金老爷子还为你准备了一套通俗版的攻关策略教程,星宿派的弟子向包不同这个门外纸汉讲解本派三大神功:马屁功、法螺功、厚颜功时,就比较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本门的功夫虽然变化万状,但基本功诀,也不繁复,只须牢记‘抹杀良心’四字,大致也差不多了。

宝典不只是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在武林中同样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连武当少林两派的董事长都对它垂涎三尺,恨无缘一读此经。红叶方丈也称这秘笈精微奥妙。如果没有与之配合的心法,反倒是件怪事了。

从练了宝典三人的反常举止,我们可以推测出宝典的内在奥秘。

挥刀自宫是修炼宝典的最基础的一步,斩绝七情六欲才是根本目的。东方不败未必不知道童长老的忠心耿耿;岳不群当然也深知令狐冲这个从小养大的孤儿并非邪恶之辈;林平之再迷失本性,也清楚岳灵珊性格更象师母宁中则。但他们戕害良善时,绝不会有半点犹豫,能满面堆欢软语温言时给你致命一刀,让你防不胜防。炼不成铁石般心肠,达不到特殊材料制成的金刚不坏之身,下手是不会这么果决刚毅的。

要时刻如临大敌,把身边的每个人当作敌对势力,永远保持警惕。东方不败的小屋里只允许杨莲亭一人出入,其它人都当作阶级敌人对待,手下教徒们时时处于一轮轮清洗运动中,领袖才能睡稳觉。岳、林二人神功大成后,也是四面出击,八方树敌。有敌人要斗,没有敌人也要设法制造出敌人来斗。岳不群杀两个老尼姑就让读者们百思不得其解,林平之与令狐冲为敌更让人莫名其妙。神功上身后,斗争会伴随一生无休无止。

要有颠倒黑白的精神,指鹿为马的勇气,东方阿姨明明知道任我行指明他为接班人,还是要迫不及待地取而代之。岳不群刚亲眼目睹妻子因嫁了他这个无耻之徒羞愤自杀,依然面无愧色地指斥宁中则是被令狐冲所害。

要有媚态悦人的身段。东方阿姨身居绝顶,对敌时当然冷酷无情,但当形势需要时,能甘扮女子自居妾妇、诚心雌伏。林平之神功大成后,也是浓妆艳抹,楚楚动人:

“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块雪白的绸帕,轻轻抹了抹脸。他相貌俊美,这几下取帕、抹脸、抖衣,简直便如是戏台上的花旦。”

这种雄性动物的雌化现象,是修成宝典后的典型特征。

少林绝技并非不传之秘,典籍置阁,不禁弟子翻阅,但能练出大成的曲指可数。练成这些绝技需要天赋、意志和勤奋,不能偷机取巧。宝典就不同了,修炼三人组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超一流水准,成功率百分之百。可见宝典的修行有教无类,只要肯放下身段,捐弃天性,甚至瞒着老婆偷偷练,都可以轻松成功。

据红叶禅师介绍,宝典面世以来,三百年来无人据书练成。想来这三百年来,能看到此书的都是有正义感,有羞耻心的正常人,面对这腥臊扑鼻、伤天害理的心法,还是能保持起码理智不为所动的。

但是宝典易上手、见效快、收益高的特点,对今天人渣们有着不可抵挡的诱惑力。君不见某鱼某司马能从底层一飞冲天,身登龙门,无不是得窥宝典之大功。只要能舍得放弃人的本性,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就会纷至沓来,何乐而不为?二人的成功感染着老前辈,激励着后起之秀,三百年来人们付之高阁的宝典,在三百年后恐怕要风靡中华大地了。文/931067085ab 于 2017/1/14 22:02: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