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幼稚病患者的过家家 莫拿狗血当青春

花边娱乐

没看过饶雪漫的原著小说,但仅就《左耳》这部电影来看,这实在是一部非常可怕的影片。《左耳》将狂洒狗血当成一种青春的痛,仅以奇怪的、匪夷所思的剧情走向,以及故作伤感的故事描绘来青春。却不想花费一丝精力来让这个故事变得更真实、更有生活气一些。

华语的电影市场,大体还是个资本原始积累阶段,什么类型受欢迎,就一窝蜂的扎堆抢钱。前几年《失恋33天》大热,催生出一堆小清新的都市爱情片。如今,关于青春回忆的校园题材大热,于是就搞出一堆关于青春或是校园的影片。类似题材一部接一部,说的又基本是相同的事。

从宣传初始,《左耳》就有非常明确的卖点:知名小说改编,苏有朋导演处女作,一个青春与校园的伤痛故事,一群小鲜肉担纲主演。这样的配置,倒真有几分青春电影的味道。但是,当影片真正拍出来,却是一堆毫无青春味道,空有幼稚、少见成长的影像碎片,真不知让人说什么好。

在影像上,《左耳》有着奇怪的暗黑青春风格。不同于大多数青春题材,这部影片非常喜欢夜景,很多戏份都是在夜里发生的,暗夜场景与我们了解的阳光青春完全相反。或者是创作者有意为之,营造苦痛。但这样的做法,却很大程度削弱了影片的青春味道,以及那本该保留的一丝阳光。

或者,这样的处理才是创作者心中的“青春疼痛”。所以,《左耳》始终是建立在青春苦痛的基础上的。片中这几对男女,毫无征兆的爱着、恨着,并互相狗血着……几个角色的性格设定与感情走向都非常奇怪且不合常理,让人觉得更像是为了狗血而狗血,为了伤痛而伤痛。就好像张漾对许弋的恨,黎吧啦的感情转变,一切都是那么生硬和缺乏铺垫。尤其是黎吧啦,前一秒还是一个神秘冷艳的女歌手,下一秒就变成一个弱智的逗比,你可以将之解释成角色为了自己的爱人做的牺牲。但是,这样毫无逻辑的转变,通常是很难让人信服的,更多只会觉得很生硬和不舒服。类似这样的人物处理有很多,它让里面的角色都成为臆想的形象,是生造出来的角色。

混乱的叙事让整部片子都缺少一个基本的脉络,《左耳》更像一部想到哪拍到哪的视频合集。场与场之间的联系也并没有那么紧密,一会在说这个事情,一会又跑去讲其他的。以至于,除了洒狗血,我们还真的很难从中找到些其他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而这狗血,则以黎吧啦的意外去世为转折点,变得更加莫名其妙。创作者本意是想写这次意外对所有人的伤害,以及改变。而从剧情里,你又感受不到他们真正有什么切身之痛,或者说,本该产生的巨大波动,却无外乎是喝喝酒,赌赌博之类的所谓堕落,并无法将情绪以更有效的方式传递给观众。

更可怕的是这群年轻的演员,首次做导演的苏有朋,显然并没有给这些年轻人太多帮助,这群年轻人也基本处于一种任性秀脸的状态。耍耍帅,卖卖脸,一部电影也就过去了。女主角李珥的饰演者陈都灵的形象很不错,一个很清新的小姑娘,但是,现在这部电影实在很难给她太多发挥。从戏份上,她更像是一个事件的观察者,看着周边人的变化。而她本身,真正可以去挑大梁的戏份都没有几场。更可怕的是,片中的所有角色都是缺乏亲切感的,这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他们的性格,让你们喜欢上他。男生都很渣,女生都很蠢,大家都像一群幼稚病患者,以幼儿园过家家的方式处理着他们的生活与爱情。

影片反复说爱,却又仅能以文艺腔式的金句来表达。自以为几句格言加上抒情的配乐就是爱情了,实际上却浅薄的要命。终究还是不停地作死,却又以为这就该是青春该有的样子。真是可怕极了。文/桃桃林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