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与性,香港也有自己《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在昨天的文章中说,93年和94年,世界范围内,电影是一次集中大爆发,产生了不少影响后世的佳作。而在内地和香港,也在这两年出现了井喷。谨以青春片来论,这两年内地与香港产生的优秀电影,便不是以后的同类型影片可以企及的。内地方面,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堪称经典,成为一整代人的电影记忆。

该片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全赖于两点,青春与性。夏雨饰演的马小军,正处于青春萌动之时,而宁静饰演的少女米兰,为他提供了一个成熟女性的性意识幻想。影片能够深入人心,浅层次的原因是大家对躁动年代的某种特定记忆,尤其是王朔笔下的大院记忆——大院子弟有回忆,非大院子弟有羡慕。深层次的原因,则是男性视角下的青春与性的懵懂意志,在似懂非懂之间的那种对异性的极度渴望。

王朔编剧、姜文导演的这部《阳光灿烂的日子》,上映于1994年。而早于它一年的香港,有一部名为《记得香蕉成熟时》的电影,在青春与性方面,也做的十分深入,堪称港版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因为《蜜桃成熟时》等颜色电影的影响,这部《香蕉》被人为地打上颜色电影的小标签,显然是有失公允了,如果因为这个错误的标签而错过这部电影,则是非常遗憾的。

该片在青春与性上的真诚大胆,要在《阳光》之上。内地文化使然,让我们在青春期的性懵懂方面,有羞于言说的东西,不喜欢真诚交流,更喜欢夹带一些与爱有关的暴力。比如,马小军对米兰的霸王硬上弓等。港产的这部《香蕉》,以小男孩的自叙视角,切入了一个更为真诚的主题。

在这个刚有过初次遗精的男孩世界里,开始对异性产生独特的好感,这种好感也总有共通性:自卑感。男孩子在初有异性知觉的时候,总是伴随着神秘与自卑共存的体悟。一面对异性的身体与精神世界充满好奇,一面又自卑于自己的身体与精神世界是否能够被异性看的上。所以,在《香蕉》中,男主人公对青梅竹马的街道女孩开始有了那种自卑,而接下来的故事也便是,女孩子被高富帅泡走了。

伴随异性自卑而来的,则是对成熟女性的热情渴望感。《记得香蕉成熟时》非常成功的地方,便是塑造了房客夏梦这一角色。她显然比男主人公年纪大一些,更成熟一些,也散发着青年女性的芬芳味道。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的某些与青春有关的幻想,甚至于包括与夏梦的眼神交流与肌肤接触。这都是对真实青春的某种桥段性再现,能够让所有男孩子“感同身受”。

在特定的时间里边,我们都会或多或少地喜欢过自己的女老师。这种普遍性,被创作到《香蕉》里边,便成了夏梦的角色特征。而在《阳光》里边,便是米兰。王朔他们那一代人,伴随性懵懂而来的,则是打架斗殴,所以在《阳光》里边,终极的青春就是打来打去的,乃至于最终马小军交恶米兰。那是中国一代人的记忆。

在《记得香蕉成熟时》里边,没有因为青春与性,演化出不可收拾的青年暴力。这也是《香蕉》比《阳光》更有教化意义的地方。青春期带来的性懵懂,并非洪水猛兽,更不是丑陋的魔鬼,不必与肮脏为邻。这个观点,我们甚至于直到21世纪,才得到普遍的公认。香港要比内地略早一些。在《香蕉》里边,我们看到了能够积极疏导男孩子的父母。

告诉孩子关于性的一些事情,解答他们的一些疑惑,总比让他们发展成为马小军式的打架斗殴好得多。《香蕉》以父子的谈心压轴,关于青春和性的疑问,在父子的谈话间得到不小的化解。港片除了真实之外,还有一份莫大的真诚感,这是93和94年间香港电影的一个普遍特点。我们之所以怀念那个时代,也是因为我们丢了真实与真诚。

当下,我们的院线市场依旧做青春片,可已经不愿意安分地做一种青年人的普遍情感,只会跟这个好不跟那个好然后就失恋的要死要活这一个套路了。性懵懂,作为普遍情感存在,依旧拥有巨大的挖掘空间。但我们的院线电影,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把性懵懂打上颜色电影的标签,畏手畏脚,创作者自己先带着有色眼镜。这本身便是真诚丧失导致的。

性绝对不是青春片的洪水猛兽,只要创作者真诚对待,一定不是不可触碰的题材。当下的青春片,应该拿出《记得香蕉成熟时》的态度来,大大方方地做出真实来。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继续阅读
 
周星驰网飞合作动画《美猴王》口碑中庸 花边娱乐

周星驰网飞合作动画《美猴王》口碑中庸

由周星驰监制,并担任执行制作人的动画《美猴王》现已在网飞平台开播,媒体评分正式解禁。截止发文,本片M站均分59(4优5中1差),烂番茄指数63%(19鲜11烂),观众指数64%。动画整体口碑较为中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