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安东尼》 让周迅哭得说不出话的电影

2015年11月27日花边娱乐433 次围观

在鱼龙混杂的众多怀旧牌的青春片里,《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是一股清流,它讲述一个20岁出头的普通男孩子离家万里打工求学的经历。这部由周迅监制的电影十分恬淡,没有激烈的情节碰撞,也没有夸张的生离死别,银幕上的安东尼始终像暖手宝一样在银幕上陪伴观众。然而电影编剧钱小蕙爆料说,周迅在第一次看完成片后哭得说不出话,很难说是对首次监制作品的完成感到欣慰,还是被电影里的初恋记忆所打动。她甚至有点害怕,这分明是一部暖心的电影,为什么会让“小周姐”这样难过。

这是周迅的第一部监制作品,她自己也曾调侃说,主演刘畅有一点像朴树,“他说话的节奏和瘦长的样子跟朴树很像。”周迅觉得这样的男孩子声音好听,她喜欢刘畅的真实和羞涩。整部电影都没有起伏跌宕的情感刺激,每个人都淡淡的掩藏着自己的感情,然而最终却各自找到归宿,与青春道别。这部把周迅弄哭的电影,真的是一部“我爱你,再见”吗。

这本书里有爱情、美食和留学生活

首先红起来的是安东尼写的《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编剧钱小蕙读了故事,在社交媒体给安东尼发私信,问他有没有兴趣改编成电影。安东尼回复她:你好,钱小蕙同学。这个称谓让钱小蕙十分意外,她觉得有点温暖,一见如故。她跟安东尼见了面,拍胸脯答应了帮他把作品搬上大银幕,但是然后该怎样做,她其实心里没底。

这是2012年,她读了很多内地的流行文学,在社交媒体上了解年轻人的喜好,她理性感觉到《安东尼》有她想要的中国DNA,同时又有一个发生在异域的故事。从大连出发,到墨尔本留学,这本书里有她想要的青春、爱情、美食和海外生活。钱小蕙保留了“安东尼同学”原著冗长的标题“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就像她之前没有修改《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的标题一样。

关于改编剧本,钱小蕙有一个喜欢的导演曾经说过,原著就像心仪的女人,你如果一味尊重她,永远不去“搞她”,你们就不会生小孩。《安东尼》之于她如同一盘散散的珠子,要用故事将它们串起来。她做了非常多的功课,给故事的后半段增添了很多戏剧化的演绎。她住在安东尼家里,同他的父母交谈,捕捉到了安东尼父亲的日常对话写到本子里。2013年底她终于把剧本给蓝莓影业的钟伟,后者帮她找到了周迅,而周迅又联系到了光线影业,当初的一念冲动这才正式启动为一个电影项目。

一定要钦定男一号的“小周姐”

在电影里,被学姐小萱青眼有加的安东尼心里住着青梅竹马的小樱,而小樱则在异地求学的过程里心有所属,这是一个常见的初恋故事,在没有学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之前,每个人都在黑暗里爱一个人,在黑暗里摸索,自己走出黑暗。樱花树下,安东尼拖着行李离开了自己念念不忘的初恋爱人,当刘畅念出“我希望你好,我希望你的每一个愿望会实现”的台词,突然有几个女生在现场哭了起来,在一个瞬间,回望到在年少时留下遗憾的缺口,一直坚强地支撑到此刻才给了自己的青春一个交代。

《安东尼》中关于青春期薄雾般的迷茫和对年轻爱情的淡淡追悔让它成为一部致初恋的情书,由于戏份之重,男主角可能影响着整部电影的成败。然而市面上如此之多的“小鲜肉”,最终被选择担当这个重任的却是一个“爸爸”刘畅。据说在一个著名亲子综艺节目在第一季开播时曾想过邀请刘畅去参加,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成行,否则如今也很不太可能看到《安东尼》里翩翩少年白衣欺雪的刘畅了。他是模特出身,没有过演员的经验,但“小周姐”一定要选择他作为自己的第一个男主角,她觉得这样的男孩子才算长得好看,只有他“最像书里的安东尼”。后来周迅也在公开场合大方地笑着承认其实刘畅最像朴树,率真坦然。

然后是选择安东尼身边的两个女孩角色。唐艺昕刚刚拍完周星驰的电影,全身焕发着阳光的能量,听说要演一个活泼聪明的女孩子,唐艺昕马上答应了下来。而闷骚的小樱这个角色则是揪住白百何,在她假期的间隙拍的。刚结束《捉妖记》的重拍,白百何带全家在日本游玩,作为周迅的粉丝,她没什么犹豫就应了戏,特地抽出时间拍完了在日本的部分。她和刘畅也是颇有喜感的一对儿,在台上,两人是异地暧昧的懵懂少男羞涩少女,在幕后却不断交流育儿经。

一个隐秘的彩蛋

在白百何饰演的小樱的房间里其实有一个小小的彩蛋。她被学长训斥做错了录音音轨,此时电影中监视器里播放着的男女主角正在用日文说“我们回神田川吧!”而后在电影中出现的那段最动人的配乐正是名为《神田川》的曲子,这首歌儿对于在日本生活过的留学生几乎都有特殊的意义,熟悉它的人不会错过这场《四月物语》般缓慢而精致的戏里隐藏着的一个个微小呼应。

事实上《安东尼》是一个有着日本清新电影影子的电影,大部分时间电影里没有对白,大家只是在时光中慢慢走过,在画面中摇过美好的镜头,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起伏,也没有言辞激烈的生死对撞,没有流血和嫉妒。除了漫天樱花中流露出的岩井俊二一样的气息,演员也在这其中得到灵感。在最开始刘畅也不知道怎样去演,导演交给他任务,——去看日本电影,你就想像自己是木村拓哉。

即便是未来和理想这样的选择,在电影里也显得从容淡定。“有梦想就好好去做,有一天它会反过来拥抱你。”这是安东尼爸爸的一句话,编剧钱小蕙把它用到了电影的台词里。她讲了这样的故事:有人喜欢天鹅,就辞掉工作买了几个天鹅蛋想要孵出天鹅。他没有工作,不断孵化失败,但最终他孵化出了小天鹅,建立了一个天鹅公园。“最终它会回头来,拥抱你。”

至于未完成的爱情,《安东尼》里也有这样的回答:也许不能和你在一起,只希望住在你的城市,呼吸相同的空气,看到同一道彩虹。那一天,朴树出现在《安东尼》的发布会上,周迅带着她的夫君高圣远。没有决绝,也不拖泥带水,“哪儿有什么永远,是非爱恨已经无需再辩,下一曲舞伴更换,失去的永不再返。”这是当年某人歌里的表白,昔日的爱情早就云淡风轻,值得用眼泪释放的恐怕只是彼时的遗憾,而不再是某个特定的人了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