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凶手》点映惹低排片 江一燕称想骂人

2015年11月28日花边娱乐286 次围观

昨日,因《消失的凶手》被院线联合声明,取消点映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电影上映前一天出事故,引起热议。在这场事件中,监制尔冬升最先发声,他表示心里话就是想用F开头的单词,疑似对院线与点映方的矛盾牵连电影本身而不满。就在11月27日中,作为电影的女主角,江一燕也随即发文回应了此事,她透露主创并不操控电影营销,从一个演员的身份来讲,江一燕直言更在乎电影有机会在大荧幕和所有观众见面,上映前一天下午得知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出生的孩子差点被全面封杀,比电影还惊险。

据江一燕表示,很多院线依然不给电影排片,我们真的都很想骂带F的动词!她还回忆起当初片场的时光,拍监狱戏需面部贴皮特效、很多打戏、因高温难耐杀青后直接去医院,江一燕爆料,刘青云更拼,拍一场骑马追逐,马一直带着我们冲进医院,上楼梯穿过道,狭窄的走廊刚够放下马屁股。最后她也呼吁希望大家在有排片的影院观看。

原文如下:

每部电影都有它的命运。若我们的人生,也会被开个玩笑。

我们不专注操控电影营销,只知道用心把电影拍好。所以冒着高度危险,日夜颠倒,奋不顾身。

上映前一天下午得知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出生的孩子差点被全面封杀,比电影还惊险。我们真的都很想骂带F的动词!到现在,依然有许多院线不愿给排片了。

是的,每部电影有它自己的命运。但拍电影的人都是为此拼了命的。

还记得《消失的子弹》里有一幕谢霆锋生吞活蚂蚁馒头吗?电影被金像奖十二项提名。没拿奖也没关系。导演太太(编剧)坐在我身边:小江,没事,我们拍一部更好的!

所以《消失的凶手》诞生了。

那段时间我来回于横店上海八小时的车程,拍监狱戏需面部贴皮特效,每次撕下来都很惨烈。拍了那么多打戏从来没哭过,这一次脑袋撞地眼泪毫不受意志控制,回到宾馆半夜脑仁疼醒。五六十度的高温小屋,连续的情绪戏,坚持到杀青直接送进医院。而危险戏最多的青云大哥,远比此更艰辛,我们拍一场骑马追逐,马一直带着我们冲进医院,上楼梯穿过道,狭窄的走廊刚够放下马屁股,我们的膝盖每次都在奔跑中擦伤。能不能完成那时候我们都没底,毕竟,我们是第一次,马也是第一次。但就是这样,我们都愿意为电影拍摄冒险。试一试。

不过,话说回来,不是什么事都可以不计后果的试一试。它承载了多少人为之付出的血肉。

还记得杀青那天写过一篇微博:

天空净透的如同人心释然。傅源离开静如佛像。那一瞬间仿佛解脱了连日病中身体和意识的力不从心。电影如同生活本身,无法尽善尽美。有时候想努力,能力却有限。想勇敢,脆弱又不堪一击。渴望理解,往往是孤独的。挣扎难过时,只有她能在心底安慰我固执执着,莫忘微笑释然。傅源。

每个电影人心中都有自己对电影的态度。很多时候,我们对电影的喜爱无关乎利益本身。但电影一出生,只有一次真正的机会在大荧幕和所有观众见面。我们都用心,很珍惜这一天。

请不要让《消失的凶手》莫名消失。也请大家在有排片的影院支持观看吧。

感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