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有着浓烈男人气息

2015年12月27日花边娱乐277 次围观

像在电影《老炮儿》中,整个影片所描绘的北京,如此细致入微,就像昨天刚刚走过。一丛丛高楼大厦所代表新的事物野蛮的奔踏而至,小小的胡同旧民且行且退,毫无招架之力。六爷老了,在酒吧街一街之隔的地方,固守,整日里拿些闲闲碎碎的小事消磨打发,鼓着半分旧勇,担当一个小胡同里的维持者和小头领。在卷挟于时代中的奔忙的人眼里,六爷固执强调的义理,陈词滥调的像个尴尬的笑话。传统、礼仪、文化断了,公序良俗不复如前。但过去现在以后怎样才算更好,一直并没有准确的标准或公式可以用来衡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世界,每个时代又有每个时代的行为方式。

    可能最终会化为无能为力的释怀,或被忽略的惊喜之外。面对这所有人共同的懵懂未知,两代人都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理解。某种程度上说听着冯小刚和张涵予板着扑克脸念叨着局气、揍性、你们丫的时候,就如同很多人听天津相声,语调本身就有一种陌生化和文化想象搭配而来的天然喜感。从这个角度上讲,这部看似极具商业卖相的片子,其实还是挺大胆的,因为在这个人人都争取用闹剧俘获全国观众的时候,管虎捯饬的这部电影,有可能因为方言而失去一部分观众。北京话在《老炮儿》中其实是一个角色,而对于很多南方人来说,如果这口足够酽的京片子没能被充分领会,这电影就失去了一大半神韵。

在这电影不是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许晴。这个演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娇嗔感。她并不是六爷口中的那种“有灵气儿的北京丫头”的典型。她在戏中散乱着头发,斜着眼睛说话,也没能让自己变成一个真正徐娘半老的北京大妞。她确实太让人出戏了,她的形象和气质就与胡同儿无关。对于两个小鲜肉来说,这次使用其实是一种聪明的实验。吴亦凡自不必说,他饰演的角色即便浮夸一些也能讲得通,李易峰的口音已经修炼了很多,但还差着一些东西,也算过得去。

即便如此,一部到处充斥着烟头和脏话的电影,有的时候脏话是一种对对方的羞辱,有的时候是一种语气,在《老炮儿》中的脏话属于后者。这帮老爷们一嘴一个你丫,我操,其实都是用脏话巩固着自己不断流逝的荷尔蒙和渐渐散失的自信心。可能也是因为领会到了这层意思,再加上某些大咖的影响力,这一切都没有被剪掉,这真是万幸。不然这电影的对白一旦文绉绉起来,也就彻底没了意义。

在影片呈现出的情绪变化,太打动人。节奏的渐次呈递,观众也仿佛走进了这个酒馆,坐在张学军和张晓波的旁边,一起来解开这个多年的心结。直到张晓波愿意说说他想做的事儿,张学军用他看似老一辈的笨拙和有点土的张罗计划,让这个外面飘雪的小酒馆,升了温。张晓波听着父亲的张罗计划,略低头一笑的样子,才是最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模样。不得不说,张晓波这个人物,演戏的演员真是开了窍。等等等等。

当然,电影还表达了另外一层意思——冯小刚所饰演的六爷对时代的抵抗与妥协,对自我的寻找与超越。随着影片四平八稳地展开,我们的视线就一直跟随着六爷,被禁锢在一条破败的北京胡同里。六爷毫无疑问是痛苦的,年近六旬,一事无成,儿子叛逆,性欲衰退,这与年轻时候的他相去甚远,他自我肯定而又自我否定,他把自己的过去当成精神食粮,一遍遍的讲给身边的人听,其实更是在讲给自己听。

其实经由儿子晓波之口,我们也能大抵猜出六爷年轻时是个什么样的人,而这是父子矛盾的根源,也是整部电影矛盾的根源。这矛盾是六爷不愿意启齿的,也是儿子晓波不愿意回忆的,但只有把这层死皮撕开,露出血呼啦的内里,父子两人才有和解的可能,而老炮儿也才能从长久以来对自我的鞭挞中解脱。最终在一个逼仄的酒馆里,曾经一言不合就打儿子的六爷流下了眼泪,父子俩也因此和解。

在老炮儿这样明显的男人气息浓烈的电影中,许晴的话匣子就像一朵热烈的玫瑰,在阳刚之气中有着自己特有的属性,北方女性的刚烈在她身上是可以看到的。而话匣子虽然也在跟着时代在变化,但她始终都忠于对六爷的情感,是一种长久的崇拜和精神的寄托。而表现的在六爷身边的一些人,各有各的性格特征和经过时代变迁后所携带的岁月痕迹。整个团队都在表明他们当时一种繁盛与在当下的无奈,社会就是由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所组成的,正是这样的构成形式才有了生活的多姿多彩,在时代前行的潮流中似乎都不能忽视他们这些变迁的身影,哪怕别人已忘,但自己都是不应该忘记当初的那个人。

即便说,这老炮儿是冯小刚一个人的舞台,让他有机会把一个过时的、内敛的、倔强的、认死理讲义气、嘴硬心软死要面子、爱子心切又口难开的父亲表现的淋漓尽致。导演的心里大概住着一个老派武侠小说里的绿林好汉,那么冯小刚就让这样一个绿林好汉在老北京的胡同里活了过来。配戏的演员大部分是老牌名角,一张张脸数过来也是惊喜不断,虽然戏份不多,但表演也都是无可挑剔。张涵予特别适合这种讲义气够爷们儿的硬汉;许晴把个风韵犹存、泼辣能干的“后妈”演得活灵活现。李易峰的表演给了我一个惊喜,诸如像眼神、台词、爆发力和节奏都掌握得不错,在一部北京“老爷们”的片子里与老一辈们和谐地融合,找不到青春偶像的影子。

而仔细看看这​老炮儿并不是一部沉重的电影。即便是辛酸,也是带着辛酸的调侃。片头片尾相呼应的花房姑娘是属于他们年轻时代的浪漫,也唱出了他们的心声:“你要我留在这地方,你要我和它们一样。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片尾的彩蛋才是影片真正的结局,小炮儿的蜕变如同春日里抽芽小树的鲜亮对比老树的沧桑,暗喻老炮儿精神的延续,生活依然在继续。能让我在电影院里泪流满面的电影并不多。老炮儿是一部大概是全民目击。同样是体现父子亲情,全民是一杯威士忌,适宜小酌慢品,老炮儿则是一瓶地道的中国白酒,一口下去浓烈醇厚,烧得心里都火辣辣的。

文/东江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