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 南方的姑娘 北方的汉

2016年1月11日花边娱乐518 次围观1

老炮儿张学军之所以叫老炮儿,是因为进过炮局,还进过不少回,所以是老~炮儿。

江湖中,对老炮一向敬重有加,中国自古以来有一种对强权的不屑。大约自周王室失其鼎,秦王室失其鹿后,权力成了个被反复挑战而不被彻底敬畏的庞然大物,这样的挑战常常出现在江湖之中。什么是江湖?江湖是游走于官和民之间的人物组成的夹缝。自秦汉以降,至民国,中国社会一向以吏为师,官民两界构成这个自High的社会。而官民的缓冲,彼此装着谁都看不见谁的时候,常常借着江湖。

长幼有序,江湖也分大小,所以老炮儿人称六哥。城管大人、街边小贩、甚至连养的扁毛畜生八哥,都得尊称一声“六哥、六爷”。小偷北京话俗称佛爷,偷了皮夹被老炮发现了能逼着把身份证退回去,盗亦有道。这简直就像港式江湖片的翻版,讲着江湖人的快意恩仇。

然而,并不是。这不是一部江湖片。

老炮儿张学军和儿子张晓波,父子关系在两人的互相讥讽和交锋中拉近,舔犊之情性命相见,房子可以不要女人可以不要老命可以不要,亲情不能不要。两代人从一开始的互相瞧不上眼,老炮儿教训儿子,“顶他妈看不上你那怂颠颠二尾子样……整天就是女人、钱”,小炮儿反唇相讥,“除了打架斗殴,你会什么呀……”,然后提到过世的妈,老炮儿内疚之情舔犊之爱溢于言表,负疚的老炮喝醉了,喝得酒精中毒。

这是一部父子从反叛到和好的感情片?两代人的隔阂,两代人的观念,叛逆的青年与固执的父亲,随着剧情升温,父子间的裂痕慢慢得以弥补。

然而,并不是。这不是一部亲情片。

这是一个讲的60年前出生的,随着新中国历史变迁,而人生轨迹变迁,而理想价值变迁的故事。讲的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师长、我们的邻居、讲的是我们自己的故事。当然你爸爸如果是省长,刚好又姓谭,那就不是你的故事了,而是你和你父亲“创造”出来的故事。这是一部纪录片。对,纪录片,如假包换的纪录片。记录了他们的生活模样,记录了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我们的。

老炮儿颐和园后面的野湖和省长公子还有省长帮闲龚某茬架,他穿的五五式将校呢大衣(副军以上职务配发),背着武士刀,二战日本陆军指挥刀。这是他压箱底的宝贝,当年他心脏还没堵上的时候穿过,用过,讲规矩的用过,这让大院子弟闷三儿敬佩不已后来拜了把子。

当年老炮儿还是小炮儿那个时候,正是共和国的叛逆少年期,66年到76年,学名“文化大革命”。老炮儿的将校呢和军刀,就是那时候来的。据说北京有过一阵穿军裤抢军帽的风气,军队不是人人可以进的,平民子弟想参军不是容易事,弄个军帽带带弄条军裤穿穿,有点军味与有荣焉,这可不象今天,听到参军就逃之夭夭。今天我们很多人看来,上一代人受过好的教育的不多,甚至好勇斗狠,文斗武斗时常发生----老炮儿身穿将校呢背着武士刀,说明不是继承父辈的就是缴获了战利品。电影里许晴演的霞姨,证明老炮儿张学军不是大院子弟,不然当年也不会跟闷三儿茬架,这五五式将校呢和军刀的来历,就只剩缴获了。

呵呵,真是个官民不分的时代啊,今天作为普通人的你,还有机会看到省军级领导人的子弟在你面前晃悠,好让你有机会扒了他身上的外套么?就是县长的儿子,大概你还得先递上几万块的帖子。除非,你划了他车,还得是几千万的法拉利恩佐。对了,你还得先翻过警卫巡逻的高墙。路上?我那大众可追不上法拉利,还是恩佐。

电影里有一段上映时被剪掉了,闷三替人代驾还把车主给打了,后面就是老炮儿第一次筹钱保出老弟兄的情节。但是关进拘留所进了炮局原因的那段被剪掉了。这一段我看了,寒冬腊月闷三酒店外等着替人代驾赚点小钱,奔驰车主喝得醉醺醺坐后座,一边呵斥一边拿脚踩闷三脑袋。闷三儿,这个当年大院子弟,现在代驾小厮,就按当年打人不打脸的规矩,把那孙子打了。还问警察,“我锤他一顿关我多年?”。里面有吃有喝有朋友,他宁愿进去。

老炮儿和闷三,一个开小店,一个给人代驾,随着老炮儿给儿子筹十万块钱的镜头,他这些老弟兄原来只是最普通最普通的人,有攒个三轮沿街卖煎饼的灯罩儿;有做公交驾驶员的;有当小学老师的;霞姨开了理发店;洋火儿混的最好,从卖炮仗到造纸厂供应商,都是些规规矩矩安守本分的普通人,我们从大街走过,从他们身边走过。

来听听他们怎么说的,老炮儿:“接着喊,现在的人,见事儿都躲,你看看有人管没有”,这是老炮拎着胖眼镜问儿子下落的时候。灯罩儿:“现在这帮子,下手不计后果啊”。当UBS瑞银集团的一张六月份的7000多万对账单浮出水面时,老炮和闷三面面相觑:“坏人,老话说这就叫他妈坏人”----这是他们记忆中的规矩,他们青春记忆给他们立下的规矩。不欺负人、公是公私是私、路见不平,要铲。

规矩,是你们先坏了的。

领导和首富的代表,谭小飞,开着法拉利恩佐,一道划痕补漆就要十万块的法拉利恩佐,身边呼啸往来各色子弟。扣押小炮,羞辱老炮,几乎敲碎小炮头骨,三环十二郎威名远扬,连警察见了都得先敬礼,估计抖抖索索问声有没驾驶证是问不出口的。帮闲者龚叔两撇小胡子长围巾,很有那么一股民国范。

凡三十年,老炮代表的平民,规规矩矩住陋室,规规矩矩卖早点,规规矩矩开公交,规规矩矩当老师,连借钱都是规规矩矩一五一十的借,借了拿房产证抵押,这是江湖?港片不从来就是拿了就走,扭脸不认的吗??这是我们从小到大看到的普通人的人情,规矩啊。正如有的人感叹,老炮儿们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创造的财富只是没有以货币形式体现出价值,不是不存在,而是一个天文数字,是后来者的基石。那些人有的参军,受伤回来,吃低保修三轮;有的从印尼回来,建设国家,我妈中学老师就是印尼回来的华侨;有的支边,在甘肃青海打油井,落下终生的伤病。他们一生守规矩,不是为谭小飞守的。

规矩,是你们先坏了的。

老炮儿重新穿上五五式军装,拿起军刀,他的身后,是热泪盈眶的老弟兄。这一回不是为了儿子,是为了尊严。规矩,是你们先坏了的。

南方的姑娘,北方的汉。文/Thomas三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