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巫师猎人》 魔法师的美国梦

2016年1月15日花边娱乐315 次围观

其实咱们国家比米国更讲究政治正确,看这部《最后的巫师猎人》就知道了。原文里是witch,特指女巫,翻译过来去掉了性别特征,表示男女巫师一视同仁。还好发生在米国,否则霍格沃茨放暑假出来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开车凌空乱飞扰民,你范·柴油抓还是不抓呢。

不论如何,电影告诉我们,女巫在我们身边,是我们安居乐业的最大敌人。就像《黑衣人》的外星人,就像《24小时》的恐怖分子,她们藏匿在阴暗的角落里,策划阴谋诡计,伺机兴风作浪。当然,毕竟不是黑暗的中世纪了,不是每个女巫都要被绑到柱子上烧成一只手撕鸡,只有那些触犯法律的才会受到惩罚。这个惩罚者活了800年,叫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的长寿和不死之身拜一位邪恶女巫所赐。

相比那些剑与魔法的打斗特效,我更对这个世界观更有好感。它显示魔法不是故步自封的,更没有在21世纪走向消亡,反而得到了许多新发展。不是一味崇古,肯定了后人的努力。跟前几年那部《魔法师学徒》相似的是,它试图扭转人们对科学和魔法认知的窠臼。既然魔法能对自然万物产生作用,那么必然被包纳在大自然的原理当中,当然也和实用主义的科学难解难分。就像很多漫画作品中,魔法与超能力往往存在原理上的共通。

这也是美系的许多当代奇幻作品与英系的区别,它用一种不跟现实脱节的思路来演绎魔法幻术,试图从自然界的基本属性,为法术找到一个根基和土壤,也不会随随便便把人分为魔法师和麻瓜这样泾渭分明的群体,承认每个人都有成为英雄或堕入魔道的可能,而不是按照出身、天赋一刀切。换个角度,也是美国梦的一种另类解读。当然,施行魔法时来句“这才是科学”,还是叫人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只感觉挺逗的。

美国范爷演了一个老不死也打不死的角色,从头到尾具有异乎寻常的镇定,甚至比《速激》系列的唐老大和《星际传奇》系列的赏金猎手淡定一百倍。头一次,他那不苟言笑的深沉演技,找到了最佳的角色搭配,每当他保持着纪录片旁白般恒定的语速念出一段段对白,我们不由得感慨,这才是800岁老人该有的心理状态,他的情商已经修炼到很少有什么能轻易激起他的情绪。他几次称呼迈克尔·凯恩为“小子”,也是当仁不让的黑色幽默。

这当然不是恐怖片,稍微看过一些海外恐怖片,便不会觉得有什么吓人。但很多观众仅仅满足于绝缘恐怖的院线电影,那么漆黑的山洞,脱落的皮肤,跳动的巫心,自动关闭的门,破碎地板伸出的藤蔓抓住人拖向地狱……无疑会是他们看过最接近恐怖片的东西。即便如此,那其中大多数也被解释为梦或幻觉,也许不这样,电影就引进无望了。其实我最想得到的解释是,34岁的伊利亚·伍德到底怎么把自己搞成这般鲜肉的,难道小个子天生就换取了容颜不老的优势?上帝有时候未免太公平了一点。(文/方聿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