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奇葩还是演技好 《四大名助》真实性引热议

2016年2月4日花边娱乐317 次围观

东方卫视《四大名助》近期引发了观众对于其中出现的各种奇葩烦恼的热议:地震当前依然坚持打游戏的“网瘾妈妈”,追星追到不愿意和老公生孩子的妻子。大家看着哈哈一乐,但也有观众质疑这些烦恼的真实性。为此,节目组接受采访回应争议,制片人王刚表示:“每一个苦恼者的来源大家都可以去探究,大多都是豆瓣、天涯、知乎等网络平台的真实直播帖,我们也是由此联系上他们的,至于说服他们来到节目,也花了很多很多精力。”

Who“奇葩”烦恼来自哪?

从网上找热门帖搜来的

节目播出后,有观众发现,首期《四大名助》中吐槽“老爸太会玩”的新锐编剧张晓晗,同样出现在了另一档节目《奇葩来了》的舞台,并由此质疑:“《四大名助》是不是专门找人事先编好故事排演的?”面对观众的疑问,制片人王刚表示:“每一个苦恼者的来源大家都可以去探究,大多都是豆瓣、天涯、知乎等网络平台的真实直播帖,我们也是由此联系上他们的。”

节目组透露,比如节目中抠门的“九总”是在知乎上的一个著名长帖《九总往事》中觅得踪迹的,帖子的作者是“九总”的“发小”郭永年。没有被录进节目的还有很多更吝啬的事迹,为了省水,“九总”家的马桶水箱里永远都有7个大大的空瓶子;即使是大冬天,为了省电,“九总”也会偷偷在父亲洗脸时把热水器关掉……

对于选手的来源,选手组负责人介绍,“‘爱玩老爸’‘最懒女友’‘最抠发小’的烦恼都来自于知乎,都是万人点赞的热门帖,那位2米03的‘巨人’苦恼者是来自豆瓣小组。之前组里所有人整天对着豆瓣、知乎、天涯这些网络社区,没日没夜地搜索。”

How怎么愿意上节目?

用尽一切办法“忽悠”过来的

各类奇葩来到节目,他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亲朋好友,还有来自陌生观众的品头论足。《四大名助》导演组为了说服这些“苦恼者”与“烦恼制造者”也想了很多“说辞”。比如,首期的“巨婴老公”犹豫很久不愿上节目,直到编导终于动用了“激将法”,“因为这个老公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们就激他,让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上节目跟主持人们理论一番,以此证明‘这根本不算烦恼’。这样以后,我们才算成功把这对夫妻都‘忽悠’过来。”

而对于一位有超强控制欲的父亲,对于女儿想出去玩都会以“现在有多少女大学生失踪的悲惨案件”吓唬她,导演组则是以“有节目请你聊聊女大学生的安全教育问题”的理由邀请他,于是他就欣然前来了。

对于编导们用尽一切办法“忽悠”双方都到场的表现,制片人王刚解释:“当苦恼者顾虑重重的时候,我们必须告诉苦恼者,《四大名助》这个节目,真不会去判断你们的是非对错,其实孟非也在第一期一开始就说过,我们尊重每一种生活理念和态度,在这个舞台上,没有争吵,更不会有互相说服。就是大家都摆上来轻轻松松地说一说看法,既然都这样了,还有什么烦恼是不可说的呢?”

Why为何不以“调解”收场?

为“心理病”寻找一个出口

《四大名助》作为一档社交服务类节目,关注现代人的“烦恼”,而和此前一些生活类节目找人上来谈烦恼,请嘉宾调和由此带来的矛盾,并力争呈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相比,《四大名助》最大的不同就是只有呈现,但是并不以“调解”收场。

孟非说,来这个舞台上的每个人,最后能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节目组无法预知,“但我们把一种人生呈现给了大家。我们开开心心地倾诉现代人的各种烦恼,我们不给出结果,但每一个观众都正在思考。”

制片人张红岩在采访中提到了“心理病”这个概念,她认为:“其实在《四大名助》中,各式各样的烦恼只是一个‘抓手’、一个‘钩子’,它引出的是现代人生活中的种种‘心理病’。比如‘巨婴老公’和‘最懒女友’,之所以现在大家戏称‘大男子主义’为‘直男癌’,称懒惰为‘懒癌’,其实都在暗示着现代人心理上的一种缺失。而《四大名助》,正在借烦恼之名将这些生活状态呈现出来给所有人看,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为各式各样的‘心理病’寻找一个出口。”

主持人谈

孟非不做“月老”,倾听烦恼,有意避开沉重话题

从《非诚勿扰》到《四大名助》,孟非担任的工作也从“当月老”升级到倾听人生烦恼。在谈及选择这档节目的理由时,孟非说:“做了将近十年的新闻,现在想做点开心的事儿。近年来我会有意避开一些沉重话题,再加上我在演艺圈没有太多朋友,更喜欢和素人聊天的感觉,所以在《四大名助》可以和普通人聊聊哈哈一乐的小烦恼,这点一下就征服了我。”

节目中,四位“名助”倾听“苦恼者”们的“神奇”烦恼,但不会刻意把自己的解决办法强加给苦恼者。在孟非看来,“我可以不同意他人的观点,但我尊重观点。”他表示,“生活不是辩论赛,《四大名助》也不是正方与反方的抬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比如节目中的另一位‘名助’谢依霖,她就很有意思,看问题的点也不一样。在大家见仁见智的情况下我们要做的其实是去还原生活,观众都有眼睛,他们可以去加工生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