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2016年2月4日花边娱乐364 次围观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Saoirse Ronan
西尔莎·罗南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情不自禁爱上你》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赎罪》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可爱的骨头》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汉娜》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布达佩斯大饭店》
她的蓝色瞳孔中早就埋下了影后的种子
《布鲁克林》

1994年出生的西尔莎·罗南,才不到22岁。13岁那年她凭借《赎罪》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最近又以新片《布鲁克林》捧走了包括纽约影评人协会奖、华盛顿影评人协会奖、英国独立电影奖在内的一连串最佳女主角奖杯。

聚焦爱尔兰移民爱情的电影《布鲁克林》,夹杂在这届颁奖季诸多根据真实人物事件改编的沉重题材中,显得有些过于美好和单纯。《卫报》这样称赞这位今年奥斯卡影后候选人里年纪最小的女演员:“如果少了罗南的演出,《布鲁克林》可能只是个普通的爱情故事。”

西尔莎·罗南的名字源自爱尔兰盖尔语,“Saoirse”是自由的意思。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却有着最美的蓝色瞳孔与空谷幽兰般的气质,周身灵气令人心动。她是天生的演员,自出生那一刻起就在等待发光的机会,很多人都相信——影后对她而言是早晚的事儿。

《布鲁克林》就是这个爱尔兰姑娘的故事

如同《布鲁克林》中演的那样,早年间大批来到纽约布鲁克林的爱尔兰移民曾早早领略过异乡人的滋味。西尔莎·罗南的父母,在她出生前从爱尔兰小镇搬去了纽约,一开始他们是非法移民,妈妈当保姆,爸爸则做过建筑工人、酒保等很多不同的工作。罗南3岁那年,一个叫克里斯·奥尼尔的爱尔兰演员将她的爸爸带上了演艺之路,之后全家又搬回了爱尔兰卡洛郡。

罗南的表演天赋,也许是从她的演员老爸那里继承的,她的爸爸保罗·罗南曾出演过《与魔鬼同行》《毒家新闻》及众多爱尔兰电影,在当地享有一定的知名度。4岁的她去《与魔鬼同行》探爸爸的班时,还被同戏的布拉德·皮特抱起来玩过。9岁的时候罗南正式入行,在爱尔兰当地一部电视剧《急诊室》中练了两年童子功,12岁第一次登上好莱坞大银幕,在《情不自禁爱上你》中出演米歇尔·菲佛的小女儿,尽管只是个小配角,但古灵精怪的表现让人眼前一亮。

作为一个爱尔兰人,罗南此前从没有在电影中演过爱尔兰人。她对自己的爱尔兰身份感到自豪,同时也一直强调,会谨慎选择自己的第一个爱尔兰角色。不得不说,《布鲁克林》就像是为西尔莎·罗南量身定制的一样,影片中她所表现出来的漂泊不定、从不适应到适应,再到抉择、对大城市的向往与对故乡的留恋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更特别的是,罗南小时候居住的小镇,距离影片拍摄地(也是导演约翰·克劳利的家乡)恩尼斯科西只有20分钟路程,片中许多只露了一次脸的群众演员,都是她小时候的同学。影片在纽约电影节上放映时,她只看了最后五分钟就泣不成声。“这是我父母那一辈的故事,电影里艾丽莎的经历,不仅是我小时候的经历,直到现在,我都还在经历着。”

13岁那年她获得了奥斯卡女配提名

2007年,英国导演乔·怀特正在筹备新片《赎罪》,这部改编自获得过普利策文学奖同名小说的影片,讲述的是二战期间一对身份迥异的恋人因被13岁少女的一个误会,在战火中阴差阳错造成悲剧的唯美爱情故事。当时剧组一切就绪,只差一位小演员,而这个角色占了电影三分之一的分量,怀特需要一个聪颖的姑娘,喜欢表演,而不是老想着成为明星。

最终,西尔莎·罗南出演了这个13岁的少女布里奥妮。她成功演绎出了少女的敏感、猜忌和某种程度上的邪恶,带给观众极其复杂的抵触情绪,凭借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演技征服了所有人,也获得了很多奖项,甚至包括奥斯卡和金球奖的最佳女配角提名,让她成为奥斯卡史上年纪最小的提名者之一。而那个时候,头一次离家拍戏的她骨子里依旧还是个小姑娘,在片场经常会无比想念自己的宠物狗。

“表演就是想象你自己是那个人,她的性格并没有那么卑劣,她只是困惑,她尝试去忘记但无法做到,她被自己的内疚深深折磨。”年仅13岁的罗南如是说出她对角色的理解。合作前辈凯拉·奈特利称赞她的表现令人惊叹:“不用我教她演戏,我反而要从她身上学习。”导演乔·怀特说:“西尔莎是如此的善于表达和控制情绪,你就只需要欣赏好了。”《赎罪》原著作者伊恩·麦克尤恩在评价罗南表演的时候,同样大加赞赏:“她将角色的全部心路历程都展现在银幕上,即使她一言不发,她的眼神传递了太多。”

大约谁也没有想到,演艺道路并不算太成功的罗南爸爸,如今却培养出了一个被人评价为“早晚要当影后”的女儿。在罗南凭借《赎罪》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提名那一晚,他比女儿还焦虑,“当时,我和妈妈都在床上了,而爸爸却一直不睡等着消息。”

仅凭一个录像带彼得·杰克逊选择了她

顶着“天才童星”的光环,西尔莎·罗南因为表现出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与老练,签了全球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获得了很多知名大导演的瞩目,还接连得到了多部畅销书改编的热门影片中的重要角色,没有人担心这个乖巧懂事的好女孩会成为下一个林赛·罗韩。

成名之后,回到爱尔兰继续读书的罗南,以拍戏时间太长为由拒绝了导演彼得·杰克逊邀请其出演“女精灵”的机会,但是2009年在后者执导的《可爱的骨头》中却弥补了这一遗憾。罗南在片中饰演遇害之后从天堂俯视人间的小女孩苏茜,角色的善良勇敢、可爱活泼令她大放异彩。据说在得到这个角色之前,彼得·杰克逊甚至没和西尔莎·罗南见过面,只凭一个录像带,就为她寄去了开工通知。

也许每个少女童星在她的嘉年华时代都应该拥有一部属于自己的酷烈作品,英国导演乔·怀特为她量身打造的少女特工电影《汉娜》中,罗南扮演一个14岁的德国女孩,父亲从小把她培养成为冷血杀手,身怀各种绝技,从贴身肉搏到远程射击全部精通。伴随着电子乐的喧嚣和迷离,镜头记录下了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惊艳与萝莉扛枪更霸气的精彩——恰如科洛·莫瑞兹的《海扁王》,艾伦·佩吉的《水果硬糖》,娜塔莉·波特曼的《杀手莱昂》。

到了2013年的青少年粉丝电影《宿主》,曾经瘦弱苍白的小萝莉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还与双男主演起了“壁咚”的戏码。作为畅销书《暮光之城》原作者斯蒂芬妮的另一部热门作品,她要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地球上少数未被外星人感染的人类女孩,另一个是寄宿到其身上的“漫游者”。媒体纷纷将她与“暮色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相比较,而罗南却清醒地说:“我并不认为《宿主》会有《暮光之城》那样的影响力,也不希望变成那样,选择它是因为剧本着眼于各角色对善恶是非的不同价值观念,片中的一个男主是真的爱上了女主的灵魂,但另一个则同时着迷于女主和漫游者,这个设定很合我意。”

接连遭遇选片失准后她遇到了“糕点师”

也许是当年绽放光芒的《赎罪》起点太高,这些年很多人质疑罗南选戏挑角色的眼光失准。汤姆·汉克斯制片的少年奇幻历险片《微光城市》被指平庸;彼得大帝万众瞩目的《可爱的骨头》被批“冗长又混乱”;曾四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的彼得·威尔沉寂七年推出《回来的路》剑指小金人,最终却是无声无息。这些年,她主演的那些口碑票房双失的青少年电影《汉娜》《紫罗兰与雏菊》《拜占庭》《宿主》,更是令粉丝大为其天赋而扼腕……

直到2013年韦斯·安德森带来《布达佩斯大饭店》才让她恢复了元气。在这部巨星云集的电影中,罗南饰演一个脸上长着胎记的年轻糕点师,她的表演毫不青涩,伶俐聪明又不失少女甜美的阿加莎被她演绎得活灵活现,湛蓝色的眼眸与全片马卡龙色调形成了最和谐的呼应。每当镜头停留在她的蓝色瞳孔上,仿佛都有一种令人沉醉的温柔力量。是的,比起好莱坞商业片,罗南似乎更适合于清新典雅的独立作品。

今年的《布鲁克林》,让这位21岁的女演员再次展现出了超越同辈人的成熟演技。虽说电影本身被拍成了略显俗套的爱情故事,但罗南的表演却是五星级的,被剧本割下的灵魂都从她的眼神里重新浮现出来,很多人说是她构起了整部电影,还有人说影片充满了“一个新生代的女演员就要大放异彩了”的味道。

如果说《赎罪》是罗南演艺事业的真正起点,那么《布鲁克林》则是她开启下一个事业阶段的转折点,从天真无邪的少女,到被经历塑造的年轻女性,罗南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向前推进了,我从十岁开始演戏,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饰演了小孩子,现在我21岁了,我已经做好了前进的准备。”

这些年西尔莎·罗南曾经试过镜,但最终放弃或错过的角色: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007)中的“卢娜”,最终花落伊文娜·林奇。

《安娜·卡列尼娜》(2012)中的“凯蒂”,最终花落艾丽西亚·维坎德。

《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2012)中的“白雪公主”,最终花落莉莉·柯林斯。

《灰姑娘》(2014)中的“灰姑娘”,最终花落莉莉·詹姆斯。

《诺亚方舟:创世之旅》(2014)女主角“伊拉”,最终花落艾玛·沃森。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2015)中的“红女巫旺达”,最终花落伊丽莎白·奥尔森。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2015)女主角“蕾伊”,最终花落黛西·雷德利。

关于西尔莎·罗南的N件事

1 成名之后虽然要去很多地方拍戏,但西尔莎·罗南一直留在爱尔兰生活和读书,直到19岁那年才真正搬到伦敦,刚搬去那段时间常会不停地哭,因为太想家了。2015年为演百老汇舞台剧,她又搬去纽约,如今在爱尔兰和美国两个地方生活。

2 西尔莎·罗南有一只心爱的边境牧羊犬,名字叫“Sassy”,每次外出拍戏她都会非常想念它。

3 虽然只有21岁,但西尔莎·罗南已经出演过三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分别是《赎罪》(2007)、《布达佩斯大饭店》(2014)、《布鲁克林》(2015)。

4 她是历史上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女演员中排名年龄倒数第二的,唯一一个比她小的是安吉拉·兰斯伯瑞,后者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提名时只有20岁。

5 她是《绝命毒师》的超级无敌粉丝。撰文/孟天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