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鹿晗们应为电影贡献什么 变演员攒演技需踏实沉淀

2016年2月5日花边娱乐314 次围观

昨日,黄子韬与王凯、王大陆一起出现在《铁道飞虎》的首拨演员名单上,鹿晗、井柏然因在电影《盗墓笔记》中的排位问题出现争议。在近期的很多大片中,“小鲜肉”的出现愈发频繁,李易峰、吴亦凡与冯小刚一同参演《老炮儿》,鹿晗、王俊凯的粉丝惊呆了同在张艺谋《长城》剧组的马特·达蒙,而在即将到来的贺岁档中,吴亦凡还将出现在周星驰新作《美人鱼》中。

这一批年轻偶像有着共同的特点:高颜值、高人气、零表演经验,可除了粉丝、票房、话题,他们还能为电影贡献些什么?

导演坦白说 商业价值很诱人

鹿晗、黄子韬、吴亦凡、张艺兴等都是在韩国娱乐公司受训,并以男子音乐团体EXO的成员出道,回国发展时已经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但在表演领域,他们还是一张白纸。李易峰曾主演多部电视剧,但电影与电视剧的表演要求截然不同。起用他们担当演员,不少导演都坦言“商业原因”是关键。

鹿晗首次“触电”是在陈正道执导的《重返20岁》中,对于这次合作,陈正道的解释非常直白:“刚开始确实是贪图鹿晗的人气,想赚点粉丝票房,反正片中已经有几个演技很棒的人了,也不怕他一个拖垮整体。”不过,现学现背吉他手势、亲自上阵演骑车被撞,让陈正道“发现了很大的惊喜”。

李易峰、吴亦凡参演《老炮儿》,导演管虎也坦言“我到哪儿也不讳言,肯定有商业的考虑”,在合作过程中始终带着怀疑的心态,甚至反感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好在合作的结果让管虎觉得“李易峰很有潜力,吴亦凡其实很单纯”。

不过,对于这些年轻偶像的人气,导演们其实也有所顾忌。徐静蕾休息两年后,导演了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吴亦凡是男一号。尽管表示“第一眼就觉得他眼中有故事”,徐静蕾还是谨慎地表示:“用他是一着险棋,最初喜欢吴亦凡的基本上是韩流的粉丝,并不是主流的电影观众。”管虎也曾表示拍摄中刻意不去了解偶像们的人气到底有多高,“以免影响创作”。

偶像也艰难 要么打酱油要么拍烂片

《长城》开机第一场戏,马特·达蒙一出酒店就看到400束来自鹿晗粉丝的花,惊呆了;而影片第一次全员亮相开发布会,鹿晗、王俊凯的粉丝出价万元只为进场看一眼偶像。《老炮儿》其实是想为正在消失的一代北京人留住影像,统计数据却显示,影片五成的观众是90后;而在一场主创见面会上,满场的“粉丝儿媳妇们”冲着冯小刚喊“公公好”,把大导演乐得不行。

偶像们带来的粉丝效应转化成了实际的票房成绩,但从投资人、导演的角度来看,偶像可以用,却不敢重用。在《长城》中,鹿晗饰演一个小士兵,王俊凯饰演小皇帝,戏份并不算重;在《美人鱼》中,吴亦凡也是客串身份;几位偶像在《老炮儿》、《铁道飞虎》中的戏份不少,但影片的主角显然是冯小刚、成龙等大咖。

要么在名导大片里打杂,要么在烂片里挣扎。小鲜肉们能够演到男一号的电影,常常口碑不佳。如此前上映的“烂片三部曲”中,李易峰主演的《怦然星动》、张艺兴主演的《从天儿降》就占了两席。而李易峰还主演过《栀子花开》,黄子韬的电影首秀是《何以笙箫默》,都在年度烂片榜上有名。

在音乐、综艺乃至电视剧领域中有超强人气,却难以转化为强势的电影资源。对于偶像们的这一窘境,有投资人解读称,电影的受众与综艺、音乐等不尽相同,粉丝的转化率其实难有保障;而电影对表演的精准性要求更高,没有一定经验和水平会很难撑起一部电影,好的导演和高投资的制作往往不会为此冒险。

偶像变演员 攒演技需要踏实沉淀

昨日曝出争议的鹿晗、井柏然排位之争,口舌之争暂时放在一边,事件其实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前年,井柏然凭借《失孤》提名金鸡百花最佳男配角。去年,他主演的《捉妖记》又成为票房最高的华语电影。但在八九年前,井柏然其实是以《加油好男儿》冠军的身份出道,与当下的小鲜肉们非常相似:有颜值、有人气、但在电影领域中毫无经验。好在本人有尔冬升所说的“天生的表演节奏感”,又是背靠华谊经纪公司,在选择剧本时即使不是男主角,也是在品质相对不错的电影中攒经验值。经过了多年的不温不火,才攒出了一个票房冠军片的男主角。

而当下这一批偶像们,尤其是从EXO出道的几位,本身是与韩国公司解约回到国内,短时间内并没有强势的公司做依靠,趁着热度接拍了多部电影。可惜要么在选择剧本上不够谨慎,屡屡出现在烂片中,要么贪多贪急,作品频频上映却尚未练好演技。偶像需要趁热打铁,演员却是要踏实沉淀。既然演技都曾得到名导肯定,不妨好好攒攒演技,毕竟信任度这种东西掉了就很难再捡回来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