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想家》 白日梦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2016年2月5日花边娱乐576 次围观

《白日梦想家》,应该算是鸡汤电影,虽然主角并没有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虽然他被一撸到底炒了鱿鱼,虽然他最后卖掉了当年父亲买给母亲作为结婚礼物的钢琴,但这依然是个美好的结局。不是说人到中年庸庸碌碌一事无成突然奋发图强一路涨停成为人生赢家才叫励志,也不是说要陷入绝境来个反击逆袭让原来趾高气扬的人对你卑躬屈膝才叫励志,踏上推迟了多少年的旅程,经历想象过无数遍的冒险,握住只在梦里牵过的那只手,也是励志。

好了,不说教了。

手滑了,本来挺正常的一篇影评一不小心写成了致青春和梦想的情书。


其实,白日梦也是梦想啊,能做白日梦至少说明你还有梦想,但是,纯粹只是想的梦并不能称为梦想,它不过是幻想。电影男猪脚就是一个整天专注于意淫幻想的美男子,他的白日梦内容主要是很夸张很穿越地耍帅泡妞,还有……好像就没别的了,这个设定还是挺尊重事实的,我们男的确实就只想到这个。其实,白日梦本身不是问题,光做梦不做功、有贼心没贼胆才是问题,所以,我很在意是什么使得主角这个在重要事情上很怂咖很弱鸡的男人摇身一变成为印地安纳琼斯的。结果,是来自上司的压力和来自女神的鼓励,搞不好呢就丢工作,搞得好呢就可以……好像也不能怎么样。总之,是金钱和女人,不对,这么讲太三俗,是事业和爱情驱动他启程,开始一段就算中途挂了也觉得这辈子值回票价的大冒险,这么说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主角是个正经、拘谨而且无趣的人,他没去过什么值得纪念的地方,也没做过任何可以吹嘘的事情,他的朋友圈应该没几个赞。但就是这么一个最远只到过凤凰城……附近机场的闷而不怎么骚男,为了追踪一个满世界溜达的神秘摄影师,某一天他就坐上了直飞格陵兰岛的航班,开始了名副其实的满世界找人之旅,他到了一个只有8名居民的荒僻小镇,搭上了失恋飞行员醉酒驾驶的直升机,跳进了鲨鱼游弋的海域,跟一群精虫上脑的智利水手争夺冰岛码头唯一一辆单车,踩着滑板冲进了即将喷发的火山脚下的小镇,又坐着逃难者的小车冲出了火山灰的包围圈,买了一张84美元的机票从也门入境阿富汗,用老妈做的柑橘蛋糕贿赂军阀通过哨卡,雇了两个语言不通的向导徒步上雪线,一个人走入喜马拉雅山深处,最后在雪豹栖息地旁边撞见了摄影师,聊了一次天,踢了一场球,回家。

按照国内的一些套路,经历了这一次超震撼心灵,就像去了趟西藏的旅程,是不是主角就找到了人生的坐标、生命的真谛、灵魂的归宿,就像去了趟西藏,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从此过上怡然自得、幸福快乐的日子呢?并没有。还好人家没去西藏,不按套路出牌。

其实,看着他经历这一切贝爷都没玩过的冒险,我也在想他会变成怎样,是像嚼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还是提前把一辈子被吓尿的次数都用光了从此金盆洗手大隐隐于市,结果我还是低估了人家——不管是在high爆旅途的之前还是之后,他始终是普京那样一张扑克脸,无论是刚刚鲨口脱险然后正赶往一座蠢蠢欲动的活火山,或者是独自一人行走在氧浓度低到需要牛一样喘气还有雪豹出没的喜马拉雅山脉中,他接起电话总是面无表情地回答哦还好啊,看起来天生就应该是录《荒野求生》的,生存力,或者说耐受力max。这样的汉子,还有我这样的很多汉子,没办法简单地从语言动作上察觉心境的蜕变,只能从深层思想的些微流露中看出他的性格底色变得更厚重,人生态度变得更超脱。就像主角在从阿富汗回国时被机场机场关押了17个小时,上了美国政府的监视名单之后,还是云淡风轻、波澜不兴,说起以后的打算,满脸胡茬似乎还挂着风霜的他边吃洛杉矶机场的糖霜肉桂卷,边漫不经心说先回去,再找份工作呗。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男人历经岁月熟成后的风味。那既然是这样一条逢山开路、遇河搭桥,碰上火山爆发和鲨鱼袭击也屁事没有的汉子,怎么原来会整天白日做梦,活得恍恍惚惚呢?

I used to have a mohawk and a backpack and this idea of who I wanted to be and what I wanted to do.

I was pretty close with my dad. And he died when I was 17, on a Tuesday.

We didn’t have any savings. So I got a haircut that Thursday...and a job the same Thursday.

如果要讲苦情的话,这是一段可以上《知音》的人生经历,但当事人平静地诉说,你就会觉得这只是一种人生阅历,略带苦涩,好像一切都没什么了不起,生活对我不那么温柔而已。于是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他经常貌似面瘫,因为他承受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失去。插句题外话,我们好像老是以为这种吃过苦受过伤的人很能忍很能扛,其实也不是,他们只是在超过承受限度以后也习惯性地不表现出来罢了,他们并非善于忍受,他们只是不善于释放。

兜回主题,虽然主角说这段话的时候man得一塌糊涂,但他也在逆风前行的过程中忘却了自己的梦想,也许是潜意识里太压抑,抑或是内心深处不甘心,让他总是不由自主地跳出现实陷入幻想,那些光怪陆离的想象都是他昔日梦想碎片折射出来的海市蜃楼,他每次意识的脱线都是对幻梦一次奋不顾身的飞扑,只是每次都会落空。直到他一咬牙一狠心出发去追逐一个几乎跟梦想一样虚幻的人物,当身心都被各种风光和奇遇填满的时候,他就没什么工夫做梦了,因为他的旅程比梦境更疯狂。

看着本·斯蒂勒顶着一头泛灰的黑发满世界乱窜,我真的好羡慕,当然我也很希望去到那些美得不像是地球的地方,但我更艳羡的是他自由奔跑在梦想的征途上,虽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失踪人口本身不是梦想,但当他重新背起几十年前就准备好但一直尘封的登山背包,打开当年父亲送给他但从未使用的旅行日记本,开始写第一句话时,我真的很感动。也许我们都曾有过一个梦想,只是大多数人还来不及实现就遗失了,就像花朵未曾绽放就要枯萎,梦想还没成真就要祭奠。“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谁也不知道这个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躯壳里头埋葬了一个曾经富有激情和理想的少年,谁也不知道这个圆滑世故、俗气现实的肉体里头坐化了一个曾经充满正义和信念的灵魂。

总之,命运颠沛流离,道路曲折离奇,没几个人能走完全程。能跨过终点的,要么就是像男猪脚这样拥有外界的压力和鼓励形成的混合动力,或者更极端一点,像《搏击俱乐部》原著里一个情节,跳出个蛇精病,用枪指着你的头,问你的梦想是什么,被吓尿的你抖抖索索地说我想当兽医,然后他抢走你的驾照,说我知道你是谁,住哪儿,如果你没有回到学校学习兽医课程,你就死定了。滚吧,为你小小的人生做点什么,不过记着,我在看着你呢,要是我发现你打个狗屎小工就为了买得起奶酪、看看电视,我宁可杀了你。试问上哪里去找这么敬业的梦想导师!

要么就是自己具有马力极其强劲的核心内动力,就像堕落成流氓痞子的三井寿哭着对安西教练说“教练,我想打篮球”,或者像科比·布莱恩特在退役前对篮球的表白“我爱你如此之深,已奉献我的所有,从我的思想到我的身体,从我的精神到我的灵魂”。

总之的总之,作为一个心灵还不算真正强大,时不时被欲望击倒,间歇性沉湎于玩乐的普通人,上面说的能够朝着梦想一路狂奔的条件,哪个我也不具备。但即使是这样的我,依然希望可以小心翼翼地捧着自己的梦想,哪怕不走直线,哪怕歇歇停停,至少能一步一步往前挪,挪一步,就离我魂牵梦萦的彼端近一步。在路上,如果看到同行者,不管是步履蹒跚、踽踽独行,还是大踏步笔直前进,一骑绝尘,把我甩到车尾灯都看不见,我都感到很高兴,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愿意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然后,全身涌起一股比之前强上一丝的力量,继续艰难跋涉,向着不可知的远方。

致青春和梦想,我爱你们,即使我触不到你们,即使我正失去你们,依然爱。

死了,也爱。

不说了,自勉,也共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