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兽大作战》 把思聪老公黑出翔来真好看

2016年2月15日花边娱乐333 次围观

年前,跟清华任教的赵师兄聊天,谈到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问题。赵师兄除了姓氏大气之外,也谈了一个非常令人忧伤的话题。他说,北京近年关了很多打工子弟学校,这是逼迫没有北京户口的打工者把孩子送回老家。可是您想想,这些孩子回老家会怎样?第一,当然是留守儿童,对孩子造成的危害不言而喻。第二,北京打工的家庭,孩子回到老家之后生活,经济上,都是比别人相对宽裕一些的,在没有父母关怀的前提下,这群孩子是不是最容易成为社会盲流?第三,这批孩子成年之后,父母已经在北京打拼多年,他们肯定是来北京投奔父母,这么多心理可能并不健康甚至于沾染着大量流氓习气的青年进入北京城,会是什么样子的?

老赵师兄首先是同情打工子弟学校的,然后又看到了未来十到二十年北京将面对的报复性问题。留守儿童,真的成为了中国当下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宁浩监制的这部《年兽大作战》,直面的第一个问题,便是留守儿童问题。

在电影中,这个小女孩的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在身边,只有一个奶奶每天接送她。可她并不快乐,也不合群。在年老师动员孩子唱歌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也是这个孩子的各种不配合。留守儿童问题,被展现的非常清楚。这部电影故事上有良心的地方,也是全篇拖住底色的地方,便是,全部的正面人物都在帮助小女孩去实现自己的唱歌欢乐,走进留守孩子的内心世界。这是一种社会温情的基本大爱,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效仿。

直面的第二个问题,则是关于思聪老公这样的富二代问题了。在这所北京城的精英小学里面,孩子的成绩是根据父辈的权力经济实力而来的。我们非常不愿意相信这是现实,可现实就摆在那里,它不仅仅在电影剧情当中。这个经济建设的时代,诸如思聪老公这样的富二代还有很多。他背后的,是他爸爸,有钱的爸爸。他爸爸用钱帮他摆平了很多事情。电影甚至敢更深入一步,说小男孩的爸爸背后,还有一条大鱼。这种贫富差距的问题,及其问题背后的问题,细思恐极。

在电影中,富豪儿子也是不快乐的。这一桥段,非常值得注意。小男孩和小女孩,两个人都在用富豪爸爸生产的快乐喷剂,但除了大笑,却丝毫升不起幸福感来。这一剧情,太隐喻现实,以至于具备了充沛的批判性。“你幸福吗?”让更多的人对着镜头说出自己的幸福,我们这个民族便充满了幸福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哲学问题,更是值得深究的现实问题。电影《年兽大作战》囊括了它。

直面的第三个问题,则是年的意义问题。重新开启年的钥匙被折断了,谁懂得年的真正意义,谁才能将钥匙修复。是年兽和小女孩一起修复的钥匙。这一桥段的隐喻非常值得称道。年对于年兽来讲,就是奉献社会,让更多的人开心快乐,而对于小女孩来讲,就是父亲终于可以回家了。留守儿童的基本期盼,构成了年的独特含义。

而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讲,诚如我在《过年好》中的影评所言,过年,就是磕磕绊绊的中国人暂时放下烦恼,以吃好喝好团聚好的方式,享受一种短暂的快乐,为他们即将开始的再次打拼做温情准备罢了。所以,中国人需要年,因为那种种的磕磕绊绊。

直面了这三个问题,《年兽大作战》的剧本,便可以称之为上乘了。在动画制作方面,也比《喜羊羊》和《熊出没》略微好上一些。中国动画电影开始有了一个爬坡阶段的崛起,虽然任重道远,但却能看到一些坚守者了。基于这些,我觉得《年兽大作战》是不错的电影。

不过,我有一点看不清楚。影片中,猫和鱼这两个角色,被认定为经常出现在中国人的年画中。反派角色鱼最终被战胜,被猫带走了,是什么意思?看个电影真复杂,我还是不想了吧。文/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