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仪新片尺度比肩”色戒” 自曝每年换一个男友

2016年2月16日花边娱乐871 次围观

据台湾媒体报道,施南生监制,新加坡导演邱金海新片《无限春光27》以爱、人生、性欲为主题,讲述六个不同时代背景、却发生在同一个酒店房间,因性与爱连系起来的故事。何超仪饰演1950年代的脱衣舞女王,为舞娘新手开班授课,教导“女性真正的力量”,一刀未剪版本为104分钟,将在台湾地区上映。

何超仪角色灵感来自于当时星马地区的“脱衣舞皇后”陈惠珍,陈惠珍的脱衣舞事业其实是误打误撞。她在一次演出中被蟒蛇扯下衣服却意外博得满堂彩,从此开启了脱衣舞以及“十八招”的杂技演出,被视为星马的女权运动先锋。

邱金海以《辰巳》、《我的魔法》成为国际影展常客,新作《无限春光27》邀请到何超仪、西野翔、崔宇植、吴宇卫等各国演员参与,间接讲述1940年代至90年代的新加坡历史。何超仪为完美诠释该角,虽坚决不裸露三点,但不惜挑战个人最大胆尺度,穿上性感内衣及吊带袜,张开大腿重现十八招!

《无限春光27》2月25日将在新加坡以R21超限级上映,当年李安的《色戒》也以R21上映,这是新加坡独有制度,限制21岁以下观众不得入场,并仅能在市中心特定戏院放映。该片将挑战新加坡50年影史尺度,也是邱金海送给自己20年执导生涯的周年礼。《无限春光27》3月18日将在台湾地区上映。

何超仪是赌王何鸿燊二房的女儿,也是赌王一众子女中惟一一个正式加入娱乐圈当艺人的,大众都认为千金小姐都应是循规蹈矩、斯文贤淑的样子,不过性格反叛的何超仪却是桀骜不驯,最爱打破传统。何超仪从不掩饰自己反叛的性格,即便在娱乐圈也爱以坏女孩形象示人。

富家小姐理应衣食无忧,留学加拿大的何超仪却曾经历在饭堂当兼职、吃方便面充饥的日子,为何小姐要捱穷日子?原来就是为了逃离严厉的家教,何太蓝琼缨从不骄纵子女,更授权家中佣人可掌掴淘气的何超仪,不服气的超仪宁愿捱穷也要享受在外国自由的空气。

现在与老公陈子聪不时恩爱示人的何超仪,在读书时期却是花心女孩一名,更试过一年最少换一个男朋友,当年她接受独家专访时便披露自己的初恋与丰富的感情生活。

自曝每年起码换一个男友

在圣保禄中学念过中一,超仪便去加拿大读第八班,半年后转入一所男女校,认识了初恋情人。

“那时觉得第九、第十班的都是大哥哥大姐姐,非常有型,可惜都看我是黄毛丫头不理我。跟表姊同班的Visa仔据说是全校最好看的中国男孩,成功得手将是很威风的一件事,我视之为挑战。”“Visa仔”是非移民又非土生的华裔男生统称。终于,在JOSIE升读第九班那个春天,她梦想成真了。

“同学都爱在春天拍拖,因为春天的校园风景美得不可开交,原野清新的草香,绽开的鲜花,和煦的阳光,美丽浪漫极了。”何超仪快乐地忆述。“他长得并不高大,可我也不要太高大的男孩。他可爱也十分聪明,数学尤其出色,也帮了我许多。”但好景不常,“Visa仔”一个月后已拈花惹草,枉费Josie的一往情深。接着的另一段情,她说打破了所有华人的历史。

“我跟外国人走在一起。”原来该校水平颇高,中国学生都成书虫,像超仪般活跃的已然不多,与洋学生拍拖的更绝无仅有。最杀死人的是,此人是势力雄厚的领袖生。“他一米六几,比我高两届,外形像小痞子,是全校最好看的男孩。我早认定他是偶像。”

相识相恋过程简单,二人在饭堂碰头,开始搭讪:“怎样呀Josie,什么时候一起去吃甜甜圈、逛街、玩游戏机呀?”“好呀。”然后约会、恋爱,非常容易。请教超仪秘诀,她笑:“多跟人家聊天,有说有笑,自发现相同兴趣,便可以相约活动了。”两个月后,恋情又告吹,但Josie一旦成为领袖生前度女友,立时声价十倍,男生都排队让她慢慢挑了。自此,超仪每年起码换一个男友,直至三年前返港。

回港后首个认识的男孩差数天刚好维持了一年,分手原因一如以往:他移情别恋。超仪喝了口冻咖啡,有点无奈:“我很白痴很傻,没男友的日子,太习惯独自生活便不想与任何人一起。有男友时却变得依赖又死心。”现在的郑先生,是去年暑假认识的。

“大约是在A.D.(Judgement A.D.,许晋亨在金钟开的食店)认识的吧,我们都是刘坤铭的朋友。先交往了几个月才拍拖的。”他有什么优点吸引超仪?“嗯,我也不很知道。他对我很好,心地也好。”而且用情专一?“那我并不清楚。其实男人都爱泡妞,最重要的是最爱是你,最后会回到你身边。”有考虑结婚吗?“没有,太远了。我还有我的理想,要趁年轻达成。其实我俩还未算很认真,只是经常一起逛街看戏吃饭,作个伴而已。我还未能负太多责任。”话虽如此,何家四小姐其实自小已要为自己负责。

留学加拿大吃苦受穷

初抵加拿大,家里每月只给百元加币零用钱。“不算车费,上馆子一次也要二十元。”超仪一副想起也沮丧的模样儿。学校不是包食宿的吗?“有时候根本不能吃,一周下来吃剩的肉搅在一起便叫meat loaf(肉饼),啡红白几层颜色,白色的全是脂肪,连穷透的本地学生也宁可问中国学生借方便面吃。”怎么不向家里反映?“妈妈说,既然是我提出出国升学,要独立要寄宿,就不要随便给家里电话求助。”所以超仪在饭堂做兼职,每周有五元加币收入。“香烟也要三元多一包,我们要几个人凑钱才够买一包分来抽,所以现在人家给我一枝烟以为没什么,我依旧会衷心说句谢谢,可知当年送人两枝烟,别人已会奉你如神明。”

为什么在香港好端端有千金小姐不做,坚持去老远的加拿大吃苦?Josie笑说:“香港太多‘叛徒’。”

超仪较小弟大四、五年,三个姊姊都在美国,小弟有错自然赖在四姊姊头上。Josie试过不经意在小弟面前说出“死八婆”三个字,小弟只消在母亲面前复述一遍,母亲会问:“你从哪里学来的?”“四姊教我。”“你叫四姊过来。”然后大兴问罪之师。

“虽然我只是小五、小六,我却甚够义气,永不招出从同学处学来的实情,支吾其词了好一会,终于给我想出好答案:爸爸周六带我去饮茶时,甫下车刚听到的,觉得这三个字蛮有趣便学了。”这是个好理由,因为有老爸背黑锅,母亲又不能阻止父母多年来在周末与子女逛街喝茶的习惯。以后,何妈妈叮嘱家中佣人切莫手软,“死”字一出,“八”字尚在嘴里,一记耳光已然送到。

家一般的惩罚法有数种:在祖先牌位前下跪、不准逛街,还有最出名的是两周内禁看电视,眼尾瞥见也不行。“司机与佣人们都是‘叛徒’,只要我使小性子,他们便把罪证储起,给妈妈打小报告。”

家教严,大富之家原来财产也管得很严。当年Josie和小弟都没有在Joyce(名牌店)签帐的权力,钟爱的衣饰定要由姊姊过目才能购买,稍有问题都要请示父母:如此价钱如此款式让如此小年纪的妹妹穿能穿多少次……通统都是考虑点。

“正是因为家里富有,怕我们不晓得钱财的价值,才会如此严谨。跟母亲诉苦说舍监针对我,她会叫我先反省自己的行为,绝对教得正确。小孩子是空白一片,单单给指引是不足够的,一定要像填鸭一样塞进去才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