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会怎么修改《三打白骨精》的剧本

2016年2月19日花边娱乐428 次围观

告诉你身为一名编辑,会怎么修改《三打白骨精》的剧本

作者:@古火拉兹

很早之前就看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的海报,秉持着对国产神魔片特效和剧情的一贯信心,当然没有去看。本以为春节期间上映的《三打白骨精》也会像上一部那样强撸一阵儿灰飞烟灭,没想到连续被好几个人安利,昨天抽空便去电影院看了。

竟然还不错。

晚上回来,正好看到宝树君的一篇评论文,整体来说对这部电影是批判的,于是决定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需要强调的是,宝树君的这篇文写得很赞,尤其是对《西游记》原书的剖析,以及对电影版的问题分析,都很有道理,强裂推荐阅读。

但名著和电影是有区别的,名著沉淀的很多深层内涵,可以慢慢解读,而作为商业电影,则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

比如宝树君对师徒四人在三打白骨精过程中心态描写的阐释,以及读者应该从中产生的启发的说明,非常发人深省。这种深刻可剖析的特性,正是名著之所以为名著的原因。但这种深刻一旦被电影(较为明显地)表现出来(从而能够直观地被观众体验到),却可能因为颠覆观众心目中的师徒四人形象,从而被人活活喷死。

名著已经成为经典,对读者来说可以慢慢看、反复看,对出版者来说可以慢慢卖、反复卖;但电影是快消品,档期就这么长,而且深受口碑影响,媒体则巴不得制造话题,像大师兄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有负面描写的,否则根本没有弥补机会。

所以我觉得《三打白骨精》不错,而且这个“不错”,指的不光是特效这个已经被很多人称赞的点。

事实上在我看来,《三打白骨精》非常遗憾的地方就是特效。

比如:大师兄的毛发没有光泽一看就属于营养不良。

比如:二师兄的化装实在是太春光灿烂猪八戒。

比如:三师弟的牙齿一看就吃了太多四环素。

比如:白龙马的鬣毛……好吧,我还没看到过一个让我打及格分的中国龙的特效。

我想说的是剧情。

——好了好了,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吐槽剧情,但我还是要说:《三打白骨精》可能是中国商业电影里对名著进行“较大改编”时,改得最好的一部。

我不知道多少人看过《西游记》原书中这个故事的剧情,没看也没关系,看过86版《西游记》电视剧就可以了,情节差不多就是那样,而原书精华的部分,宝树君的那篇文里基本说清楚了。

经典名著改编为商业片时,往往会有以下困难:

一、观众对剧情太熟悉,相对于“原创故事”,悬疑度和吸引力都会大大降低。

二、观众对名著中人物的认知是定型了的,改编空间极为有限。

三、经典名著中的剧情矛盾是否符合商业片对剧情矛盾的需要。

前两个问题,是名著知名度带来的负效应,而第三个问题,则是因为小说和电影对情节的要求不一样。

具体到《西游记》,又有一个特殊之处,那就是它不是“单一故事”,而是由“八十一难”为主的多个“子故事”串联而成的“故事集”,其结果就是更适合改编电视剧而不是电影。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容纳不了完整的西游故事;而对其中的大部分“子故事”来说,又不足以支撑一部电影。这就需要进行大量改编,丰富“子故事”细节和前因后果。

再具体到《三打白骨精》,它还有一个特殊之处:虽然故事结构很巧妙,白骨精幻化成一家人前后出现很是有趣,但对今天的商业电影来说,尤其是被好莱坞“史诗幻想大片”引领的市场风向来说,这样的结构太简单了,尤其是这样的格局太小了。

而且和《大闹天宫》不同,如果说《大闹天宫》是整个西游故事里最“壮烈”的一个,《三打白骨精》可能是整个西游记里最“悲戚”的一个。《大闹天宫》只要给出足够华丽的天宫(尤其是天宫里的神兵天将),以及表现出大圣的勇武不屈,就能靠“够美”和“够劲”赢得观众,但《三打白骨精》里,既没有大闹天宫里的壮烈,又没有高家庄里的滑稽,更没有女儿国等等的那种感情戏,甚至都没有其他降妖故事里对妖魔鬼怪的好奇,有的只有两个:白骨的恐怖(和普通),大圣的憋屈。这个故事在整部《西游记》中的作用宝树君的文里已经分析得很清晰了。

这个没有“爆点”的故事进行大幅度改编是完全必要的,也是必须的。“变得不是以前的那个白骨精故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改编也有前提:最低要求是必须逻辑自洽,不乱搞,讲得通;而更高要求是情节精彩、人物鲜明、矛盾突出。

从这点上看,我认为这次改编是接近了更高要求的。

准确地说,电影《三打白骨精》改编的重点不是“三打”,而是“白骨精”。从这一点上看,编剧很聪明。因为“三打”没有什么好改编的——和其他妖怪不同,白骨精是没有背景的草根,孙悟空打死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别说去找猴子派来的救兵,连亲自跟他们周旋都不用,棒到妖除,可以说是整个《西游记》里打斗程度最不好看的一个,唯一的阻拦来自猪队友。

既然“三打”不能改编,那就改编白骨精,具体地说,就是给出了她的“前世今生”。

我之所以称这次改编成功,就在于这个“前世今生”不止是设定,不止是提供一个悲情的因缘来洗白白骨精,而在于这个“前世今生”融入在了整个故事之中,成为了故事本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实现了佛家的“因果轮回”。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停留在了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电影《三打白骨精》的故事情节如下,严重剧透,没看的童鞋可以直接跳过红色部分:

师徒四人行到“云海西国”,受到了国王的礼遇。国王请他们帮他灭了千年老妖白骨精,原因是白骨精抓了很多无辜儿童。白骨精生前因为容貌出众嫁给了一个大户人家,但因为出嫁后那里即发生瘟疫死了很多人,被认为是妖孽,放逐到白虎岭绝壁上,折磨到奄奄一息,最后被秃鹫啄食,变成了白骨精。但事实上抓儿童的恰恰是这个国王,他中了血咒,左手变为枯骨,必须喝童子血才能短暂恢复;要想康复,必须吃唐僧肉。但另一方面,白骨精知道了国王诬陷自己,但并没有去杀国王,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她只剩下三天时间就要到轮回大限,投胎为人,而她并不想转世轮回,而要永世为妖也必须吃了唐僧肉才行,于是白骨精和国王对唐僧展开了明争暗抢……

和国产电影经常出现的“傻、简、陋”相比,《三打白骨精》至少在情节上是努力了的。这对国产电影来说,对那些滔滔不绝讲述“情节最重要”但始终停留在嘴上的导演们来说,这已经很难得了。

多说一句:对这部电影好评的原因,还在于它的细节体现,比如猴子的尾巴会随着情绪摆动,白骨精是死于秃鹫而不是虎豹豺狼从而可以保留骨头成精等等。

当然,也有很多因为妥协市场和资本导致的低级错误,比如屡屡让人出戏的小沈阳及其化装(再次抗议)!喜剧幽默现在已经是不管有没有必要,投资人都要求硬上的条件之一了。最可气的不是妥协,而是这种妥协处理得很毛糙,猪八戒一口海蛎子味就不说了,为什么云海西国的国王会一口港台腔?

好吧,以上纯属吐槽。

言归正传,如果说以上遗憾还是今天中国电影产业不可改变的现状的话,更遗憾的是在表现这个故事时,导演和编剧犯了很多(本不该犯的)国产片的通病:情节各自为政,不知道什么该详述什么该略述(在这个故事里,收悟空和八戒、沙僧、白龙马的情节就完全没有必要),结果就是各种BUG和讲不通……

比如:白骨精为什么只剩三天时间了还要“先玩玩”?

比如:面对栽赃自己的国王,白骨精为什么不杀死他?

比如:国王为什么要让唐僧师徒降服一直给自己背黑锅而且还不会杀死自己的白骨精?

比如:为什么唐僧被白骨精抓住后不是后悔错怪了悟空而是毅然决然地以身度人?

等等。

等等!你刚才不是还在说这次改编接近了“更高要求”,不但逻辑自洽,不乱搞,讲得通,而且接近情节精彩、矛盾突出?

是的,所以我才说,这个电影停留在了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可惜的是,《三打白骨精》没有迈出这最后的一步。

当然,值得欣喜的是,它已经迈出了九十九步。

不是我要求低,而是中国商业电影的水平现在就这么低。能够重视剧情,并且做得“像个样子”就不错了。

《三打白骨精》的剧情,在我看来已经“像个样子”了。换句话说,基于现在的情节,仅需要一点点小调整(看我手势),电影就完全可以改编成“不但逻辑自洽,不乱搞,讲得通,而且接近情节精彩、矛盾突出”。

这就是一名编辑的作用——能从一部漏洞百出的作品中看出潜力,并完善它,将其打磨为优秀作品。

作为一名有这十年奇幻小说从业经验的编辑,我会这么调教这个故事——

【请注意:基本上不改编故事的现有情节】

一千年前的云海西国,有一个叫巩俐的姑娘因为容貌出众嫁给了国王,两个人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但天有不测风云,因为国都发生瘟疫死了很多人,她被认为是妖孽,放逐到白虎岭绝壁上,被折磨到奄奄一息,最后被秃鹫啄食,只剩一堆枯骨。正如前面所说,这里是悬崖绝壁,根本没人来,所以天长日久受日月精华,满怀怨恨的白骨修炼成人形,成了白骨夫人,于是展开报复,而她最恨的人就是自己的丈夫、云海西国的国王,他为了统治地位,曾经深爱的他竟然亲自动手杀了爱人。于是白骨精对他施了血咒,诅咒他杀向自己的那只手变成了和自己一样的枯骨,让他每时每刻都想起当年自己的惨状。为了去除血咒,国王听从了萨满的话,偷猎儿童吸血,并将罪名栽赃给白骨精,从而吸引僧道神仙除妖,以便破除血咒。但吸食童子血也只能暂时缓解,而白骨夫人法力强大,一直没有被降伏,真正要破除血咒,得吃唐僧肉。国王便热情款待师徒四人,以除妖的名义调虎离山,遣走大师兄,以便抓取唐僧,一箭双雕。但另一方面,由于永世为妖,白骨精也必须吃唐僧肉,于是一次次施展计谋挑拨离间,逼迫唐僧赶走了大师兄,并随即抓走了唐僧……后面的故事当然都知道,大师兄受菩萨指点,回来拯救了唐僧,灭了白骨精,也救走了被抓的孩子,师徒四人历经一难,各有所得,再次上路。

这么一改,便能将支离破碎的故事捏合成一体,同时也让人物行为变得有因可循。

而且还解决了作为故事应该竭力避免的一种缺陷:太凑巧。为什么偏偏是千年大限赶上师徒四人过来?这就是“硬凑”,而一切硬凑和巧合,都是低级、草率、懒惰的产物。

但这里还有一个大BUG——如果你已经看出来了,恭喜你你能当编辑了。

那就是——白骨精是千年老妖,而国王是一千年后的大唐时代,关公战秦琼?

编辑的作用就是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好补的BUG——佛教里有轮回之说,而在西方奇幻里,也经常有家族诅咒的传闻,所以为了去掉BUG,完全可以这么设计——

白骨精对亲自动手杀了自己的国王施了血咒,让他【每个轮回/每个国王后代】都在杀死自己的那一天开始,手化枯骨。为了维持这个血咒,她自己也必须永世为妖,不能跳入轮回。

正是这个执念,才令她即便面对孙悟空这么厉害的角色,也要一次次尝试吃掉唐僧肉;但她心中对国王的爱,则让她没有对国王动杀手,而只是让他手化枯骨。她想让国王“永远记住自己死于他手”只是表面,根子是让国王“永远记住自己”(狗血~)。

而唐僧之所以在被白骨精抓到后决定以身度化,不但是为了度化白骨精,也是为了度化轮回后一次次遭到血咒的国王(一千年里当然也有国王忍受枯骨而不抓儿童),更是为了拯救那些无辜被抓的孩子。否则即便降了白骨精,令她灰飞烟灭,也无法破除血咒,国王和人民的灾难就会永远持续下去。

所以当白骨精进入唐僧体内,准备化为灰烬的时候,唐僧才让悟空先杀掉自己,一起进入轮回。

正是因为白骨夫人进入轮回,忘掉了千年仇恨,血咒才被破,儿童才被救。此后国王认罪退位也好,削发为僧也好,都了结了一次因缘,完成了《西游记》劝人向善的功能。

于是,一段因爱生恨、因恨复仇、因复仇造就师徒历险的西游故事,完成轮回。

再深入一点讲,通过否定“迷信地迫害女巫”这样的原始信仰,故事和故事中的唐僧也完成了推广佛教的“西游”使命。

从现代意义上讲,这个故事是对人类历史上因迷信被迫害的女人(东西方皆屡见不鲜,女人是扫帚星、西方灭巫运动等等)的一次复仇,符合女权主义者的三观正确。(但需要注意的是:白骨夫人最后进入轮回,一定是唐僧以身度人感化了她,她留下一滴泪砸落到枯骨上,自愿踏入轮回,否则依靠进入轮回来破处复仇血咒,依然会被解析为“女人被害了,只能选择遗忘”的三观不正)

你看,这样的改编,基本上不会破坏现在的情节,只是把这个故事换了一个方式、换了一个人物关系来讲述,从而变得完整、清晰,没有BUG,故事前后是一个整体。

这就是我说这个故事已经改编的像个样子的原因。

至于不像《西游记》里的三打白骨精……你见过真正的三打白骨精是什么样子?别说你,吴承恩也没有啊!

《西游记》是一部小说,关键在于情节。《三打白骨精》也是一样。

事实上,我认为这部电影不应该说改编自“吴承恩《西游记》”,而应该说改编自“《西游记》故事”或者“玄奘取经神话”。

连福尔摩斯都能到21世纪的现代社会,白骨精的故事有一个天翻地覆的改编,有何不可?只要满足这个前提:最低要求是必须逻辑自洽,不乱搞,讲得通而更高要求是情节精彩、矛盾突出。

这样的三打白骨精故事或许不是最完美的,却是“具有操作性”的改编方式。对人物关系的重新明确,正是上面所谓距离“成功”应该迈出的最后关键一步。

你看,这就是一名编辑的作用,或许无法化腐朽为神奇,但应该能够锦上添花。

其实,笔者只是科幻世界杂志社水平最一般的编辑之一。

所以,如果你有优秀的作品,投给我们,我们会做得更好。

即便不那么优秀,只要有潜力,我们也能让作品更上一层楼。

重要的是,经过这样的修改,或许仍难称为佳作,但你已经能够真正进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