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 跟过去告别 与苦难和解

2016年2月24日花边娱乐270 次围观

由于故事的特殊性和出于对故事完整性讲述的考虑,《房间》这部电影在叙事和摄影上明显地呈现出两种不同的风格:前半段惊险悬疑,后半段温情治愈。这种风格上的转变确实也造成了一定观影感受上的落差,但是这并不妨碍它成为独立制作电影中的一部惊喜之作,而且在即将到来的第88届奥斯卡颁奖季上也极有可能在最佳女主角奖项上有所斩获。

《房间》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关于被囚禁和重新回归生活的故事。“房间”在电影中指的是一个拥有天窗的小棚屋,它意指“牢笼”,也象征着“另一个世界”。牢笼困住的只不过是肉体,而灵魂则在自己创造的另一个世界中得以生存。导演通过一个孩子的视角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残酷又温暖的故事。它不仅有着一般密室电影该有的悬疑气氛和斗智桥段,还有着令人动人的母子深情以及对认识世界、告别过往和回归家庭等诸方面的思考。

故事从一个小男孩的自述开始,一段充满童真和梦幻色彩的独白阐述了这个小男孩对自己的诞生和周围生存空间的认知。而随后这个房间里的一切也随着小男孩的日常生活以及和母亲间的互动而得以一一呈现。

对于这个自从出生就生活在这个房间的小男孩而言,他对外面的世界是一无所知的。她的母亲、囚禁他们的老尼克、幻想中的宠物狗“幸运”以及这个房间的一切事物构成了他对世界的全部认知。

当他逃出生天,滚出毛毯,最终睁开双眼迎面仰望不断掠过的树叶和真实的天空的时候,他眼神里的错愕和惊奇给我们带来的震撼是直抵心灵的。那一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整个世界向他扑来,所有的人和事以及这个世界中的一花一草一木都等着他重新发现,只不过所有这些对这个已经有五岁的小男孩而言,这个过程除了陌生新奇,还多了一份强制性残忍。

相比较小男孩原有世界观的打破和重新认识世界、融入现实生活给我们带来的悸动和思考,小男孩母亲的遭遇和心理上的挣扎和拷问则更能为我们所感同身受。其中被囚禁七年所给她带来的肉体和心灵上创伤自不用多言,多年来为了儿子的教育和保护他不受伤害更是让我们感受到了母爱的伟大。不管是被囚禁时还是重新获得自由时,她所面临的处境都要更加隐忍和现实。

本片中不得不提的还有两位主角的表演。饰演小男孩杰克的是一位来自加拿大年仅十岁的小演员雅各布·特瑞布雷,在《蓝精灵2》中也曾有过他的表演。在本片中,长发造型让他看起来很像一个小女孩,异常可爱,当然他在这部电影中的表演也十分纯粹,对表情和心理戏的把控自然流畅,毫无表演痕迹,其中滚出毛毯眼望天空那场戏就足够惊艳。

此外饰演母亲一角的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女演员布丽·拉尔森,她89年出生,不仅是一名演员还是一个歌手。最早认识她是在她和马克沃尔伯格合作的作品《赌徒》中(这部电影我个人也是异常喜欢)。在《房间》这部电影里,相比较小男孩给人的惊艳感,她的表演要更加老道,特别是对过去的痛苦、现在的挣扎以及她对儿子的爱上的诠释都相当到位。

影片最后,在家人、朋友和医生帮助下重回家庭和社会生活的小男孩跟母亲提出要再回去看看那个当初禁锢他们的小棚屋时,无疑让影片走向终极的思考。当小男孩扫视着已然有些陌生的房间,对着盆栽、椅子、桌子、衣橱、水槽、天窗和房间一一说再见的时候,意味着他对他的过去作了一次最彻底的告别。而始终陪伴着他不曾离弃的母亲也在与房间默然道别之时达成了她对过去所遭受困难的最终的释然与和解。在影片最后一个镜头里,望着母子二人远走的背影,那前方等待他们的,肯定是崭新的生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