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热播剧背后常有愤怒的编剧

2016年2月24日花边娱乐734 次围观

今年年底之前,最受关注的电视剧莫过于古装大戏《芈月传》了。11月10日,该剧举行了盛大的开播发布会,宣布将于本月底开播。然而在发布会的同一天,该剧编剧兼原著小说作者蒋胜男却“不顾大局”,发长微博炮轰《芈月传》片方,指责对象包含影视公司、制片人曹平及导演郑晓龙夫人王小平等几乎所有幕后大佬。这类故事我们并不陌生,几乎每一部热播剧将播时,总会有编剧出来痛陈所遭受的不公待遇。为何编剧总是被欺负的对象?又为何出来说话的总是热播剧编剧?

一、中国文学传统以诗文为贵 剧作家难登大雅之堂

从中国文学的脉络来讲,剧作者不受重视是一以贯之的传统。在中国悠久的文学历史中,以故事取胜的小说、戏剧出现得都很晚,很长时间都是诗词歌赋的天下。即便明代出现杂剧,明清出现小说,也并未被视为文学主流。

中国古代小说有两种传统,一是说书艺人的谋生工具,二是文人游戏之作。不论哪种传统,都以故事为核心,除了讲一个有趣的故事外,作者并无深意,不像诗歌那样要承担“诗言志,歌咏言”的责任。

与小说相比,戏剧的地位要更下一层。老百姓读《红楼梦》,总还是要知道一下作者曹雪芹的故事;然而看戏的话,甚少关注这出戏是谁写的。到了近现代,小说已成文学主流,而戏剧仍显得等而下之。纵观现当代文学,称得上大师的剧作家可能只有曹禺一人。而大诗人、大小说家、大散文家,我们却能举出很多。

如果放眼世界文学界,也能看出中国剧作家地位的低下。以诺贝尔文学奖举例,21世纪以来的获奖者中,有品特、耶利内克等以戏剧为主要创作形式的获奖者,也有略萨、莫迪亚诺等时常涉足剧本创作的小说家。近年获奖热门中也有彼得•汉德克、乔恩•弗斯、马丁•瓦尔泽等戏剧大师。然而如果在中国当代作家中举出10-20个最好的来,你举得出一位剧作家吗?

二、中国当今电视剧圈以演员为核心 编剧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

看到这,有人可能要反对了:我们看过的由莫言、苏童、余华等顶尖作家的作品改编而成的电影、电视剧,不要太多啊!诚然,这些作家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影视剧开头的原作小说作者一栏,但是拜托返回头去看看编剧一栏,可曾出现过这几位的名字吗?

事实上,在中国文坛有个现象:一个作家初出茅庐时,往往会当当编剧;而一旦他(她)成为知名作家,就基本上不会再趟编剧这趟浑水了。是的,没看错,编剧行业是趟浑水。为什么这么说?看看帅帅的苏童老师这张憋屈的脸吧。

为什么热播剧背后常有愤怒的编剧

为什么热播剧背后常有愤怒的编剧

苏童及他不想当编剧的理由

作为中国最好的作家之一,苏童尚且会遇到这样的窘境,那其他编剧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大家都当编剧的老板”这一点说得绝对不夸张。举凡世界影视行业,像中国这样不重视编剧的情况都不多。

一般来讲,正常的影视制作流程有两种模式:制片人中心制和导演中心制。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多数是制片人中心制,即制片人作为整部戏的核心人物,由他来找编剧、导演、演员及幕后工作人员,搭建整个剧组班子,控制成本支出,拍完之后进行后期剪辑,并运作整个的发行宣传事宜。所以每年奥斯卡颁奖典礼进行到最后一项大奖——最佳影片颁奖时,上台领奖的不是我们眼熟的导演、演员,而是可能从未见过的制片人。简而言之,制片人中心制是把影视剧当成产品,进行工业化、流程化的操作。

导演中心制常见于欧美、亚洲艺术片及小成本电影。导演往往自己身兼编剧,有固定的演员及幕后工作人员班底,所有人围着导演转,来完成导演头脑中构思的那个作品。这样的导演一般都有长期合作的发行公司,受众不多但忠诚度很高。

如果以我们熟悉的电影人来说的话,张艺谋导演的早期电影(女主角都是巩俐)、贾樟柯导演的几乎所有电影(女主角都是赵涛)是典型的导演中心制作品;而张艺谋导演后期的电影(都由张伟平制片,导演沦为打工者)则是典型的制片人中心制作品。这两种都被证明是能够生产出优秀作品——或者说起码是合格作品——的影视剧运作模式。

说回到我们如今的电视剧行业。很多人都说中国电视剧很畸形,这个畸形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剧组的畸形。简言之,如今中国电视剧剧组,多数是演员中心制。每部剧围绕着一两个明星运转,明星有极大自由度,可以为该剧指定导演,更可以带新编剧进组,大幅删改原有剧本。

形成演员中心制的原因在于买剧机制。目前中国电视台中,自己制片拍摄剧集的不多,主要都靠向影视剧制作公司购买。而什么剧受各大电视台的欢迎呢?或者更俗一点说,什么剧好卖呢?答案是有大明星的。

为什么热播剧背后常有愤怒的编剧

《芈月传》编剧蒋胜男(右)与芈月扮演者孙俪

《中国文化报》曾在一篇报道中,借由一位演员之口,描述了如今电视剧的制作流程:“你知道现在电视剧都怎么拍么?最开始有个大纲,有名的编剧、导演就可以拿着大纲去找投资了,然后钱一到位,拍个几集样片就可以给各大电视台推荐了,只要有人点头接受了,接下来就开始一边拍一边写剧本,没准儿今天来帮忙写剧本的和明天来帮忙的那伙人都不认识,这种情况下拍电视剧你能有什么期待?”

从上述话中可以看出,有名的编剧不是没有,但他们并不是真正写剧本的人,而是拉赞助的人。拉来钱以后,找一些“临时工”编剧在非常潦草的状态下迅速赶工完成剧本,是这个行业的常态。

随后,那位演员还说了下剧组的资金分配:“如果我是一个编剧,投资3000万元的片子,两个大腕卷走2000万元,剩下编剧、灯光、音响、舞美、后期发行宣传,全部从这里面分钱,最终分到编剧手里的只有几十万元。我也不给好好干啊,凭什么他们就拿这么多,我就拿这么少呢?”

“投资3000万元的片子,两个大腕卷走2000万元”,这个情况也是当前电视剧行业的常态。因为观众不认识导演、编剧,只认识演员,有明星意味着有人看,有人看意味着有广告。所以电视台只买有明星的剧。久而久之,演员片酬水涨船高,一部剧收入上千万乃至几千万早已不新鲜。在这个生态链中,导演已经沦为弱势群体,要唯演员马首是瞻。而编剧则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因为剧情编得咋样,其实没人在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