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冥宝剑》剑是好剑,但侠意已淡

2016年3月6日花边娱乐205 次围观

《青冥宝剑》剑是好剑,但侠意已淡

中意混血的雪瓶不错,有当年《卧虎藏龙》章子怡身上的那股灵气。遗憾的是,这是《青冥宝剑》身上仅有的一点《卧虎藏龙》衣钵,或者说气度。另一点是,杨紫琼。

如果讲《卧虎藏龙》是高山止水,是源于江湖而高于江湖的仙骨墨韵,那《青冥宝剑》则只有一个肉眼看得到的江湖。区别就好像《八恶人》之于《复仇者联盟》,都在讲江湖,都在讲纷争,但后者上不了大雅之堂,总的来说就是,性质不一样。

《青冥宝剑》改编自王度庐先生的《铁骑银瓶》,为《鹤-铁》系列的最后一部,《鹤惊昆仑》、《宝剑金钗》、《剑气珠光》、《卧虎藏龙》、《铁骑银瓶》,内容直承《卧虎藏龙》。电影在主线索上,保持了原著的筋骨,在叙事方法以及人物交代,以及身份背景方面,略有变化。

于是,我们看到了甄子丹扮演的孟思昭。看到了与之有婚约之盟,又脚踏两条船的秀莲。看到了魏方,看到了雪瓶。看到了,一个仗剑天涯快意恩仇的江湖,以及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江湖恩怨------大魔头欺男霸女,明抢美女,还要强抢别人家屋里头的传家宝,最后欺人太甚,被人一锅端的故事。

真的非常短平快。90分钟,除开仅有的情仇交代之外,没有太多罗里吧嗦,剑拔弩张,招兵买马,刀光剑影,快意江湖,平铺直叙地把故事全部交代完。一组组江湖脸谱,也偏向于扁平化,登场报名号,有特别的武器,标志性的脾气,以及一些早年香港武侠片的排场,非常工整,但略显匠气。

尤其是,那个戴阎王,给人感觉就是个大跑龙套的。张牙舞爪,横征暴敛,毫无一个反派该有的范儿。理应,或者说起码也得是《黑暗骑士崛起》贝恩那种质感。可惜没有。这让最后的大决战,显得略无劲道,像走形式,三下两下,就已经出结果。非常轻松。让之前营造的噤若寒蝉的氛围,略显矛盾。缺少瀑布之下,撞击磐石的紧迫感。

所幸,中意混血的雪瓶稀释了这种平乏的江湖观感。她有玉娇龙的风骨,气度、功架以及颜值,有不流于俗气的情感刻画,在大处见微知著,在细处四两拨千斤,尤其是身上的一股稚脱的灵气,简直无懈可击。有人讲,这里江湖还在,但禅意已淡,但或在雪瓶身上,还有一点。

《青冥宝剑》是一把非常漂亮的剑,片中少一个“李慕白”那样的大侠,把它舞的出神入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