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怒》 —负能量的肆意发泄

2016年3月7日花边娱乐310 次围观

布拉德皮特主演的新片《狂怒》(Fury)是一部有些另类的二战电影。影片通过对美军杀俘、强奸及成堆的残肢烂肉的肆无忌惮地展现,表现了战争的丑恶。但这又不是一部单纯的反思片,它缺乏对丑恶根源和主人公美军坦克车长行为逻辑的表述,使得本片成为了对负能量的肆意发泄。虽然编导对这负能量进行了一定的掩饰:杀俘似乎事出有因,强奸似乎两情相愿,主人公最后坚守阵地、为国捐躯。

皮特饰演的主人公美军坦克车长,怀着一股狂怒,一路狂杀,这就是片名的含义。“Fury”又是希腊神话中复仇女神的名字,所以这似乎有暗示着主人公狂怒的因由。

影片最后,坦克车长带领战友坚守无法开动的坦克,面对数以百计的德军,孤军奋战。这一段又充满了好莱坞娱乐片的浪漫特质,主角光环闪闪发光。在现实中,无法动弹的坦克就是一个靶子,被摧毁是分分钟的事,而在本片中,皮特和战友杀敌无数,坚持数小时,直到弹药耗尽。这段浓墨重彩的剧情,与影片前部的准写实风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最后,皮特和他的大部分战友都阵亡了,这多少有些不太符合好莱坞的惯例。主人公死了应该不算是个Happy End,但本片的结尾实际上还真是一个HappyEnd:创造奇迹杀敌无数,然后第二主人公脱险生还并完成成长。这恰恰是好莱坞Happy End的一个典型形式。想想《拯救大兵瑞恩》,也是同样的样式,当然《拯救大兵瑞恩》要更加写实,也更加主旋律。这也就是《狂怒》浪漫结尾目的所在。

至于皮特为什么甘赴死地?是厌倦战争、但求一死,还是责任所在、万死不辞,抑或是其他?就影片而言恐怕是没有答案的。也许就是为了达成编导的这个Happy End,更也许是掩盖在Happy End下的另类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