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半熟不熟的夹生米饭

2016年3月27日花边娱乐144 次围观1598字

自以用《半熟少女》为名做出了对青春的定义,但对于这个故事而言,既无感动,更难谈何共鸣,唯感电影犹如一副画风凌乱的画作,对日式清新拙劣的仿效,无言以对的争吵,被矫揉造作的组合为一体,令电影早已找不到哪怕一星半点青春的地气可言。

无从考度这究竟是一个属于谁的故事,台湾?大陆?还是导演阿牛的老家马来西亚?电影并不是依靠所谓临摹日台清新唯美的画面质感便能马到功成的,正真如《我的少女时代》依靠的是将少女朦胧的爱情融入了台湾的时代背景,《天使之恋》中凭借的是日本“援交”少女情感蜕变的心路历程,而绝不是如《半熟少女》这般依靠一群网红穿着校服装装嫩,在配以所谓的爱情戏码来滥竽充数于剧情,那糟糕的故事,甚令我惊讶的发现第一次对“清新”二字以难耐的厌烦。

《半熟少女》在本就没有地气可言的窘境下,整个故事更是没有重点可言的,电影虽然有着青春中爱情与友谊的着点,但这些情感的缔结却显得尤为苍白,犹如一场超长时段的MV,只能赏其外貌,却无从在电影那廉价的眼泪和狗血的争吵中有何感概,这一面源于剧情,另一面更源于演员,黄灿灿与南笙或许能做好一个存在于照片中的花瓶,但至少从这部电影来看却无从能胜任有一个演员,那令人尴尬的演技,比之杨颖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电影终只是沦为了消费粉丝的产物。

与其说电影对青春以半熟为名,不如说是对电影本身做出的定义更为贴切,《半熟少女》就仿若犹如一碗半熟不熟的夹生米饭,如鲠在喉,难以下咽。

官方公众号:pconline(长按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