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体》 被解放的露西

2016年4月6日花边娱乐200 次围观1588字

前年《超体》既出,评论相当两极化,喜欢的奉为哲学神作,鄙视的贬为伪科学或者神棍片。一部电影能够引起争论,恐怕导演是暗自窃喜的,更何况《超体》的票房不俗,吕克·贝松沉沦多年,总算又有了热卖的话题电影,对于一个看重商业性的导演而言,这样的结果显然称心如意。

记得当时《超体》和《星际穿越》在中国的上映时间几乎是前后脚,恰好给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科幻片正面交手的机会。虽然从全球票房来看,后者的六亿七千多万要盖过前者的四亿五千多万,不过考虑到《星际穿越》四倍于《超体》的成本,至少从利润率上说《超体》完全可以高昂头颅。至于怎么评判这两种科幻电影,那就是见仁见智的了。

在我看来,《星际穿越》是硬科幻的代表,以相对严谨的逻辑为前提,站在全人类命运的角度展现科学和宇宙的美感,显得大气磅礴。而《超体》则是软科幻(伪科幻)的典型,表达的是吕克·贝松一种相当个人化的生物观和宇宙观。可能在部分影迷看来,这样的电影缺乏科学依据,有种没有根基、不靠谱的感觉,然而也正是抛开了条条框框的约束,才能让其闪耀出点滴灵性的光辉。在这个意义上,《超体》也符合吕克·贝松一贯的风格——明快奇诡、不拘常理。

《超体》篇幅不长(不到一个半小时),节奏感保持得尤其好,本人全程没有分心。跟随着露西大脑利用程度的层层递进,观众也会有很强烈的代入感,一边体验着一步步成为「超人」的刺激,一边想着在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百分之一百时还会发生怎样的神迹。吕克·贝松描绘的这种繁殖与永生的加速度图景,给予了我相当美妙的快感,如果要找一个类似的参照,我觉得可以和读到《三体》的最后,三维世界向二维坍塌那绚烂的末世景象之时相比拟。

不仅如此,影片让我在观影过程中不禁脑洞大开。露西由于CPH4的缘故而冲破了脑力上限的枷锁,像极了武侠小说中的主角适逢其会而打通任督二脉。譬如在我十分喜爱的《大唐双龙传》中,黄易是这样描写其中人物功力提升的——「只见整个天地清晰了很多,不但色彩丰富了,至乎平时忽略了的风声细微变化,均漏不过他的灵敏听觉」、「山头远近的山林像变成另一个世界似的,不但色彩的层次和丰富度倍增,最动人处是一眼瞥去,便似能把握到每一片叶子在晨光中柔风下拂动的千姿百态」。这与露西能够分辨远近不同路人的说话内容、能够感知空气振动、能够看到生物体内的能量流转有着多么惊人的相似之处。

更有趣的是,吕克·贝松的设定似乎暗合中国道家的某些理念。在道家经典的内丹修炼中,便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的说法。其中「炼神还虚」即为肉体修炼转入精神修炼的阶段,而「神」就是指大脑的思维能量。至于在「炼虚合道」之后,就是会进一步发现世界的本质,改变自身,从此摆脱身体的约束,可以以精神状态存在。这不正是露西最后脱离物质状态、化为无形的写照吗?

露西成为「超人」的过程,亦是逐步被解放的过程。从解放脑力开始,到解放思维,解放人性,乃至解放肉身。这里的解放人性,非是指理性或兽性的释放,而是一切属于人的感受、本性和欲望的消失泯灭。《道德经》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露西最后的境界就是「天地不仁」的境界,超然物外、高屋建瓴、冷眼旁观人间。多说一句,斯嘉丽·约翰逊在连续出演了《她》、《皮囊之下》和这部《超体》后,已然有了另类科幻女神的意味。

个人觉得影片的最后部分略有瑕疵,吕克·贝松用了大量的特效以及蒙太奇让露西穿越数百万年,与那位古猿露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并且将所有的知识转化为一枚U盘。这个天马行空的桥段或许是导演因为编不下去(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表现大脑利用率提升至百分之一百后的情形)而不得已为之。但我后来一箱,或许也只有这么处理才合适,露西和整部影片的内涵同时由「形而下」转为「形而上」,连身体都没了,还能怎么表现呢?

老子谓之:道可道非常道。能够被说出来的「道」,也就不是天下的至理了。

以上当我瞎扯也好,当我放屁也罢,至少我是爽到了。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online(长按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