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以神视见证人类的堕落

2016年4月23日花边娱乐521 次围观

文/叛卡门

在这个幻想中的反乌托邦未来世界里,地球人类对复制人的生命和价值绝对掌控,以鲜明落后的种族歧视方式残忍对待复制人,以致遭到复制人革命暴动反击后立法将之全部驱逐或杀死,而负责此项工作的秘密警察被称之为“Blade runner--银翼杀手”。首先要为这个翻译点上360°全方位无死角赞,不仅远超直译且更为形象:秘密警察的未来式座驾轻便可飞,而他们的职责则是杀人无影毙命无声,一群被政府收买的刽子手,而这些杀手也不太冷。

既然以复制人为噱头,就不得不提到八零九零后上学大多都考过的1996年的克隆羊多莉,这只比普通羊寿命缩短了一半的羊因绝症于2004年被研究人员施以安乐死,遗体被制作成标本存放于苏格兰博物馆中。我们无法揣测这只羊是否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来得多么与众不同举世瞩目超凡脱俗,但克隆技术的突飞猛进着实令科学界、宗教界、医学界等等领域为之一颤。随着越来越多国家成功克隆出不同物种,世界各国政府的恐慌也随之加深,一旦此项技术得以成熟运用到人类身上,对于人类世界现有自然法规、伦理道德、法律、信仰等冲击之巨大难以估算。于是1997年11月1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9届 大会在巴黎通过一项题为《世界人类基因组与人权宣言》的文件,明确反对用克隆技术繁殖人。文件指出,应当利用生物学、遗传学和医学在人类基因组研究方面的成果,但是,这项研究必须以维护和改善公众的健康状况为目的,不得违背人尊严的作法,如仅仅利用克隆技术繁殖人的作法是不能允许的。次年欧洲19个国家签署的有关禁止克隆人的法律文件则反响不大,科学界和医学界的想法昭然若揭。

全片北京虽然建立在科技的突飞猛进上,世界各族同处地球村的大环境下,然而整体暗蓝阴暗的色调注定了它沉重压抑的奠基,一如影片从头到尾几乎连绵不绝的雨,潮湿烦闷的气息几乎冲出屏幕。整个世界仿佛还沉浸在刚刚镇压下复制人暴动后的狂欢与迷茫之中:亚洲人整日行色匆匆忙忙碌碌,侏儒成群结伙四处打劫,正片的高楼组成钢铁“鬼城“,这里只有高度发展的科技,没有高度进化的文明。仿佛被抛弃被追杀的不仅仅是复制人,原本基因上有缺陷亦或者太过平庸的人类也随着这场浩劫被放逐到心灵的底层。

而平凡之人会受到波及的原因也很明显,克隆技术的成熟意味着未来“定制婴儿”趋势的不可逆,人们通过基因甄选技术选择更为健康聪慧、更符合父母要求的孩子出生,这也意味着生命选择权已经不再是科幻届的“杞人忧天”。早在2009年的英国,一位深受家族遗传性乳腺癌折磨的母亲和丈夫达成一致,筛选出了这个被媒体称之为“无癌”的宝宝。而2013年于美国被定制出的宝宝更是完善到了连性格都可以选择的技术高度,人权和生命意义再一次被冲到浪尖之上。幸好这种技术还未完善到如科幻小说中那般自如,否则首当其冲的贫富差距引来资源分配不均的怨愤。

文明的脚步追不上科技的速度,这也是众多科幻故事思考的重中之重。尚在连堕胎、冷冻卵子这种本应属于女性生育自由的领域上都无法获得全世界的认同和谅解,一旦被男权社会意识到自己不用为孩子数量骄傲、而是更直接的可以选择品种更为优异的后代后,未来人沦为工具意义的可能性不容小觑。父权的力量再一次复苏,而这次打着科学理性的幌子剥夺本该自然进化出生的生命,女人又该如何避免新世纪的洗脑程序呢。

在这部《银翼杀手》中,设定的复制人价值与奴隶无异,用于开发外太空的艰苦劳作,不论是印第安人、黑人、犹太人都曾遭受过类似的种族歧视。因为是少数,所以获得帮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罪恶可以长时间蔓延;因为恐惧过甚,所以反抗起来必然随着鲜血和谎言满天;因为媒体、科学家、哲学家等帮助民众科普的声音集体噤声,所以人们可以冷漠的看着克隆人被追杀,如牲畜一般当街杀死而视若无睹。

整座城市建立在生活地区人口密度过大、而居住地区人口过于稀疏的环境下,可想而知飞速发展的国家已经将这颗星球的资源洗劫过大,除却人类必须居住的空间地球已然枯竭,所以利用高科技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克隆人开发环境更为恶劣的外太空。现居人类因为本就匮乏的资源互相争夺已经火烧眉毛,更无暇顾及克隆人生存的辛酸与恐惧。从这个细节来看同样影射了环境保护问题,人类在高速发展科技的基础上如何保证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也是保证“人有人性”的根本。在搜索克隆人必问的那些问题中,所关爱的无一不是儿童、动物等弱小生命上,却以此为分界线将复制人摒弃在生命之外,让有思想有记忆的血肉之躯沦落为没有思想的机器之流,这种歧视、自私与冷漠早已超出人性善念的边界,抵达恶念的永恒。难怪美丽的女复制人问与她相爱的银翼杀手迪克有没有把这些考验复制人的问题问过自己时,得到的只是后者的沉默。

片中最受瞩目的并非矛盾的银翼杀手迪克,而是杀回地球寻找长生之法的复制人首领罗伊,他身上的邪典气质给这部科幻片燃烧了类似毒品的快感。面对自以为是造物主的复制人公司头目,他下手毫不留情,以最痛苦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敬意和怨恨;面对执行任务的秘密警察,他让其品尝尽自己种族遭受的痛苦后救了他,以行动证明复制人对生命意义的最高信仰。因为基因的优良,他以绝对超凡的体能和智慧统领大局,奈何终成尘土,随着那些不曾迷茫却倍感孤独的伟大时刻一起。

“我曾见过你们人类无法想象的事情,我目睹战舰在猎户座的端沿起火燃烧,看着C射线在混沌的星门附近闪闪发光,所有的时光都将湮灭在时间的洪流中,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复制人头领最后的遗言随着白鸽飞翔天际,渴望和平的意念与暗黑无边的天际形成鲜明对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