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对那时错》 文艺青年的约会日常

2016年5月2日花边娱乐346 次围观

《这时对那时错》是很洪尚秀的电影,依然延续洪尚秀导演一贯的生活化的表现风格,中国影迷对于洪尚秀并不陌生,他擅于描摹都市男女的情感纠葛,在电影结构上坚持使用重复,经过多年的发掘,重复已成为他电影中一个重要的的个人标识。他的作品已经连续三年入围《电影手册》十佳名单,这部影片在2015年8月开幕的洛迦诺电影节上一举夺得金豹奖和最佳男演员奖。他也越来越受到影评界的重视。

这部影片仍然通过并置和对比的结构,来展现两种不同的故事进程和结局。影片的男主人公春洙和洪尚秀的其它大多数影片的男主人公一样,都是他最熟悉的电影导演,郑在泳饰演的小有名气的电影导演咸春洙(郑在咏饰)和年轻艺术家尹希静(金敏喜饰)分别在两个完全不同的部分中饰演同样的社会角色,在同样的场景邂逅,因为导演洪尚秀对电影角色的性格重置的原因,结局却完全迥异。

洪尚秀导演自述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是意外,成为导演,遇到的人,爱上的人,与妻子结婚,无一例外。他最敬佩的艺术家是塞尚,他注意到塞尚的画作时觉得身处完美面前,影片中年轻艺术家喜欢画画,想成为一名画家,春洙对希静画作的评价非常能够打动人。洪尚秀导演也喜欢喝酒,喝完烧酒坐下来喝咖啡会很舒服;在他的电影中,抽烟、喝酒、喝咖啡,都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有种极度迷恋,你能想象没有抽烟喝酒的洪尚秀电影吗?

这部电影首先打动我的是角色的设置,小有名气透着青年特有的忧郁气质的导演,热爱画画的年轻女艺术家,都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职业。这两种职业都可以最大化地表达自己。导演选角眼光独到,郑在咏和金敏喜很好地诠释了艺术家的气质。郑在咏的形象和气质一看就是那种“腹有诗书气自华”但又面临内心矛盾的艺术气质,相信会迷倒不少影迷,金敏喜饰演的年轻女艺术家像每一个男生青春期幻想过的理想女孩,看起来单纯、文静、有内涵。洪尚秀电影的一个标志是男演员的本色表演,郑在咏在第二部分寿司店的醉酒示爱和求婚的表演,混杂了高兴和矛盾的复杂心理,因为喝高面容扭曲,令人印象深刻。因此他获得洛迦诺影帝是对他在电影中出色表现的肯定。

其次是对男女感觉的精准的、细致的刻画,在没看这部电影前,其实我没有接触过任何一部韩国文艺电影。一看这下,心里就觉得了不起。它不像中国电影惯用的将故事置于一种宏大的历史背景下进行演绎,而是用最简单的背景设置,将人物置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场所,从寺院、咖啡厅、画室、餐馆、朋友家到一条小巷、一条街道。正是因为背景设置的简单,人性的表现才刻画得细致入微。似乎电影就是一部舞台剧,简单的几个人物在舞台上表现着自己的情感、语言中流露的欲望以及纠结。

在第一个部分中,小有名气的导演咸春洙深谙追求女生的规则和禁忌,恰到好处地邀约,从寺院到画室,巧妙地肯定她的画作,不无奉承之嫌。你能从中发现一个游走于影视界的情场老手的狡黠。而正是在希静朋友处,他的这些溢美之词使他陷于尴尬的境遇。洪尚秀喜欢拍长镜头,一般不会有特写镜头来表现演员的面部表情和深刻的情感。但是当希静发现春洙已婚后,镜头缓慢推向希静,将她置于画面的中央位置,强调她的情绪剧烈变化,配乐如钟鼓大作。导演洪尚秀在第六部电影中开始使用推镜,没想到竟然成为他的标志,使用推镜简单地创造了一种特殊的连续节奏。

第二部分导演春洙不像第一部分中导演的情场老手形象,而是显得笨拙和局促。在希静画室真实地精准地批评自信的希静的画作惹得她生气。在希静朋友家里约会,喝醉的春洙在希静姐姐面前脱得一丝不挂,希静知道后,不仅不生气,反而遗憾自己没有看到这个画面。他们的关系迅速推进。希静进家门前,在他脸上亲吻两次,甚至大胆地说下次就直接亲嘴上了。约会中的男士到底是善于察言观色好还是笨拙点好,在这部影片中并没给出肯定的回答,需要观众自己去思考。第一个故事中不对的地方,在第二个故事竟然全是对的,甚至得到超出意料的回报。洪尚秀导演想要观众思考的是某个因素的改变就会导致事情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揭示出生活的偶然性一直是他电影持续挖掘的主题。

结尾希静小姐在大雪中走进水原华城博物馆,她刚进去,就有和她模样相同的另一个自己推门而出,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希静?相信观众也会有疑惑。或许不同的时空中都有另一个不同性格的自己,在同样的环境中上演不同的故事,这时对,而那时错得离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