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遇西之不二情书》 这剧情你信不信

2016年5月4日花边娱乐551 次围观

华语新片很多,值得看的少。经得住反复观看、下档后能拿出来再看的华语片更是少之又少,每年一只手也就数完了。

三年前《北京遇上西雅图》应该算一部。以清新、温情又浪漫的风格独树一帜,不仅让久居幕后的编导薛晓路跃入影迷视野,也贡献出吴秀波和汤唯这对高龄文艺CP。《不二情书》虽然与前作剧情毫无关联,跟北京、西雅图也没半毛钱关系,但仍然以续集的姿态吸引了不少观众。

强强组合之下,本片质量仍优于市场中80%的国产爱情片。但剧情和人物却不像前作那么有现实感,缺乏直指人心的力量。

虽然剧本仍然是可以拿来给编导系学生上课的范本结构,演员的表演也维持了一贯的个人风采,而融入平凡生活中的小浪漫也依旧动人,但影片男女主人公的做派却文艺到了接近虚假的地步,细看之下,漏洞百出。

以下有剧透,以下有剧透,以下有剧透:

《北遇西》描写的是国内女主持不小心成了富商的小三,跑去美国生小孩。而吴秀波扮演的暖男则是郁郁不得志的落魄医生,两个小人物从相互看不上的发展到理解对方的苦恼,“一对斗气冤家”,最终燃起爱的火花。

由于女主角小三的身份,上映时还引发了观众讨论影片“三观不正”。但至少这样的人物设置,即使跨越大西洋的距离,仍然是观众可以在自己生活中找到原型的小人物。他们喜怒哀乐如此真实可触,打动人的情感就是来自“接地气”的力量。

《不二情书》则取材自爱情片另一大经典类型:互不见面却隔空相识的爱情。薛晓路继《北遇西》后,又从另一个角度致敬了一遍《西雅图夜未眠》里的两两相望,包括《电子情缘》、《查令十字街84号》等老片。

《电子情缘》

《查令十字街84号》

“曲折”是戏剧的根基,编剧的功力在于设置剧情里的高低反差,并让观众相信。作为写戏20年的老编剧,明明要写的是两个人通信的故事,要表现的是文字中优雅从容的想象之美,要有大段诗意的念信旁白,那就偏要把主人公设定为在生活中最不可能拿起笔、最不善于表达文辞之美的那种人。但为何远隔重洋的两个小人物,一个是澳门的赌场公关,另一个是美国的华人地产经纪?
这跨地球的恋爱谈得有点辛苦。在人物设置上就离观众的生活经验相差太远。

戏剧反差是够大了。可人物却失去了《北遇西》中可以让观众感受到的生活气息。

不停赌博的女主角,整日出入光鲜亮丽的赌场,欠下一屁股债。虽然债主把三个孩子送到女主角家里叫帮着带,情节颇有喜剧想象力,但观众都知道全世界哪里都找不到这样和气的讨债人。

而所背的一身赌债,明明是人物可以做出改变的最大契机,剧情却通过“再豪赌一把”的老路轻松解决了困难。《北遇西》中人物凄惨顶着大肚子站在渔市卖LV包的窘境,本作中再也看不到了。

这次女主角遇到的最大道德难题无非是“应不应该为了钱陪大赌客睡”?虽然我们不太了解“赌场女公关”实际的工作性质,但是作为一个“混社会”经验这么丰富的“姣爷”,还拥有这么纯情的女高中生爱情观也是让人醉了。

更让人醉了是跟大赌客借了一笔赌款,赢回了钱之后女主角立刻就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表明自己的清白,而大赌客也莫名其妙对“姣爷”产生了崇拜的爱情。两人俨然就忘了这次拉斯维加斯的所谓出差,本来就是成年男女的逢场作戏罢了。

另一边华裔地产商本应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奸猾商人,但却因为“自小被爷爷逼着背了古文”,而拥有了堪比大学教授的才情。一张嘴一提笔必出古诗佳句。同时为了做成生意,自费带着老年客户到拉斯维加斯玩了一圈,还领着客户孩子一起去参加亲子训练营,作为经纪人来说也是够拼的了。

这样一个心机城府深到难以揣测的人物,身边围着的也尽是洋妞,本应看破世事沧桑,却也对远方通信的笔友渐渐产生了爱情。

薛晓路编导拥有成熟的编剧技法,在描写人物生活和压力时都还能让观众采信,但到了爱情观的部分,就暴露出编剧自己的文艺趣味:无论男女主人公个性如何复杂、社会阅历如何丰富、昔日情史多么跌宕,他们这次谈恋爱都还像处男女一样羞涩而纯情。

这样的男子,现实中不存在,只属于满足女观众想象的完美偶像;这样的女子,如果现实中存在,那么只属于“绿茶biao”那样的人物,明明周旋在感情游戏中自得其乐,却总爱把自己打扮成无辜受害的那一方。

如果说剧情需要高低反差,那么在这样的人物设置之下,两个男女主人公本应更“坏”一些才符合现实。然而太过现实的人物又很难通过书信——还不发邮件或短信——如此反时代的方式来千里传情。

所以类似《电子情缘》或《查令十字街84号》那样的老片,将男女主人公设置为书商等文字工作者,还是符合人物的。本片则难以弥合这个矛盾,失去了《北遇西》中的现实批判意义,只能成为想象中的文艺爱情。

如果遮住现实不看,只展现文艺的部分,薛晓路的编导水准毫无疑问还是顶尖的。所以作为配角的一对80岁老夫妻,成了影片中比男女主角还感人的一对情侣CP。而教堂宣誓一段,也是本片最能留下的经典段落。当然这种感人,是建立在这对老夫妻其实是“成婚于40年代、用几头驴换来的、老婆还不识字”的旧式婚姻,是属于想象中的稳固。

我们虽然都知道包办婚姻产生过很多悲剧,但本质上又都盼望“携一人之手,共度白首”,所以是否写实也就不重要了,权当作美好的想象吧。

而结尾男女主人公在伦敦来回错过的桥段,包括“查令街84号喜欢偷拆别人信的”怪老头,也都属于不错的浪漫剧情。相信之后必有看过片的文艺女青年在伦敦旅行时会去“查令街84号”朝圣,说不定能偶遇同样来自中国的文艺男青年。不管现实生活中两人能否有交集,旅行中浪漫几天的爱情仍然能让人愉悦吧。

这大约就是爱情的本质:几分钟的晕眩,几天几个月的神魂颠倒,还能发展下去就是几年直到一生的恒久忍耐。如果说本片有什么现实意义,那就是男女主人公见面后一个说“你跟我想的不一样”,另一个说“我以为你头发会短一点”,现实中的笔友与想象中的理想情人在这里已经有了一丝裂缝。
这个裂隙以后会不会继续扩大,灰姑娘和王子能不能走下去,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爱情片只负责展现浪漫,不负责指导现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