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优衣库到陆家嘴 旧空间玩不出新花样

2016年5月30日花边娱乐276 次围观

深圳晚报评论员 石迪

这是相对平和的一周,夏天的前奏并没有完全点燃聒噪与喧嚣,倒增添了几分闷热。偶尔越过阈值的舆情,也很快蒸发殆尽,消弭于茫茫的信息海洋。人间5月天的尾巴,我们愿将所有百无聊赖,所有燥热不安,都归于那一抹清风的“回家”。同时,波澜不惊的水平面下,亦或正是一片汹涌暗流。

对于淡泊澄明,饱经沧桑的杨绛而言,这或许算不上告别,“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诚挚的颂歌,廉价的文字摘取,滥情的悼念,乃至莫须有的道德批判,杨绛先生挥一挥衣袖,什么都不会带走。

可对于世间人而言,这无疑又是一次散场,一次与上世纪文化氤氲的别离。其中夹杂着太多情绪,谁都没必要,也没权利,去给群起默哀的蜡烛套上傲慢的枷锁。人们为期颐之年去世的老人感到悲伤,或许有人会觉得矫揉造作,但我不会,因为杨绛非常伟大,因为散场永远是:有限温存,无限辛酸。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人们口口声呼缅怀杨绛先生时,没过几日,舆论的关注焦点却又挪移到陆家嘴的一所五星级酒店。

如果说优衣库事件创造了新“飞地”——试衣间,那么此次陆家嘴的五星级酒店就是不雅视频空间战略的倒退了。无可否认,这又一次激发了民众潜隐的低级趣味。乌合之众也好,社会精英也罢,一哄而上者不在少数;又一次形成出彩的营销效应,从家居到酒店乃至家居股,都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刺激。

只是,从优衣库到陆家嘴,再搭配粉墨登场的裸照,这些东西到底传达了什么呢?好像什么也没有,或许这类事情大抵如此。一位学者总结得挺有趣:没有价值取向,只有空洞的欲望,起于暧昧,止于暧昧,朝生暮死,寿命一天。

前不久柯震东复出演警察的消息在本周持续发酵,风口浪尖上,艺人李易峰驾跑车撞桥墩帮了个大忙。明星开豪车出车祸,若未造成人员伤亡和公共财产损失,依法办理就行了。只不过,“小炮儿”车祸后远走高飞,给人留下诸多遐想与猜疑。是否存在酒后驾驶?是否属于肇事逃逸?这些都有待警察严谨和专业的调查。

站在疑罪从无的立场,应对李易峰多一点信心,但明星的社会示范效应不可忽视,车祸当事人一走了之,实在有点任性。司机开车,有的人开到了目的地,有的人开到了拘留所,也有的人开到了摩纳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