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 到底还是被现实压垮了

2016年6月8日花边娱乐269 次围观

每一个演员和每一个导演分别最惧怕的莫过于受困于表演形式的单一化和创作资源的枯竭。从自己熟悉的故事和经历中寻找灵感和从符合自己气质的角色中去演绎自己往往是一条展现自己才华和通向成功的捷径,但是同时也是限制他们向更广阔领域发展的桎梏。过于私人化的故事讲述和风格化的影像表达容易一鸣惊人,也极容易随着自我的重复和时间的推移而引起审美疲劳,于是寻求突破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前不久刚结束的戛纳电影节上,多兰带来了他的最新力作《只是世界尽头》,虽然最后拿下来评审团大奖,但是从诸多媒体纷纷表示失望的声音中我们也有理由担心多兰似乎是遇到了创作上的瓶颈。从09年的《我杀了我妈妈》到14年的《妈咪》,我们不难发现多兰的故事虽然有所不同,但是在几个主要人物方面总有着相似的设定,而这也是媒体质疑多兰在自我重复的一个主要原因。

实际上故事和人物关系类似倒不是不行,最怕的还是导演缺乏看待问题的眼光和挖掘的能力。相似的故事和人物,只要窥探的角度不同,总会有新的发现,然后带来新的思考。于是在《妈咪》这部电影中,我们就看到了多兰在经历《汤姆在农场》、《双面劳伦斯》和《幻想之爱》的沉淀之后所带来的一些改变。

在《我杀了我妈妈》这部电影中,妈妈和儿子于贝尔之间那种近乎水火不容的对抗除了成年人和未成年人间因为生活经验不同产生看待问题的不同的考量而引起的分歧之外,更多的还是来自双方在各自的性格缺点上的碰撞和彼此过于自我上的不肯妥协。而《妈咪》中母亲戴安和儿子史蒂夫的激烈矛盾则更多来源于外界因素,比如儿子的易怒易躁易冲动的心理疾病和多动症,比如母亲在面临巨大精神和经济压力下所做出的更冷酷现实的抉择。所以表面上这两部电影说的都是关于母子撕逼的故事,但是从人性的挖掘和情感的表达上它们之间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相比较多兰之前在《我杀了我妈妈》中更关注于母子个体在内心情感世界中的疑惑和挣扎的描绘和彼此相互折磨,不正常母子关系无法得到有效和解的探讨,《妈咪》这部电影就要主流很多,虽然它聚焦的还是边缘群体,但是撇开母亲生活上的压力和儿子的疾病这些外在因素,在这部电影里,母子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依赖又彼此支持和理解的,所以它是不正常的又是正常的,于是《妈咪》要比《我杀了我妈妈》多了很多温暖的画面。从《我杀了我妈妈》到《妈咪》,多兰已经从纯粹母子间纠结关系的探讨上杂糅了社会的因素而上升到更加现实的层面。而这也正体现了多兰在自己熟悉题材上的聪明处理和他非凡的创造力。

作为戛纳电影节的新贵,多兰无疑是备受瞩目和期待的,19岁导出了令人无比惊艳的《我杀了我妈妈》,五年后又导出了这部最终拿下评审团大奖的《妈咪》。他的才华也在这两部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用镜头和配乐来刻画人物和表达情感。

在《我杀了我妈妈》中左右分割式的构图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影中那一对在餐桌上明明靠的很近母子硬是被镜头切割成了两个相互靠近又对立的画面,二者之间交流的困难性和情感的疏离感被瞬间拉大。而到了《妈咪》中,多兰更是直接将画幅比例设置成了1:1,这种狭窄的画面直接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镜头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特写、近景和虚焦镜头。当然这种画幅比例的设置并非刻意而为之,而是与电影中人物的处境和心境相映衬。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妈咪》这部电影在观影过程中一共有两次画幅的变动,一次是在母子二人和邻居凯拉共同骑车游玩时由儿子史蒂夫用双手拉开,这个场景看得我异常感动,一次是在母亲欺瞒儿子将他送到强制性管理医院的途中,满屏的画面呈现的是母亲对正常儿子和正常生活的幻想。这两次画幅的变动一次是实一次是虚,很好地反映了人物心境的变化和情感的起伏。

和镜头语言相辅相成共同推动剧情发展的便是影片的配乐,仅仅从《我杀了我妈妈》和《妈咪》这两部电影进行欣赏时我们就可以看出多兰深谙此道,他十分清楚配乐对气氛的营造和对观众情绪的调动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在《我杀了我妈妈》这部电影中,当儿子于贝尔得知母亲续签了寄宿学校的合约后,他的内心是极为崩溃和愤怒的,为了极致表现儿子当时的癫狂状态,导演通过慢镜头和尖锐如同嘶吼版的配乐得以传神表达。这种对配乐的精准使用后来在《妈咪》这部电影中变得更加频繁,几乎每一个小高潮和剧情的转折都采用了不同的配乐,一直到影片最后当《born to die》响起的时候,前面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情绪终于得到一次彻底的释放,看着那个已经变得温柔起来的混蛋孩子挣脱医院工作人员的控制,面露微笑,逃离绝望迎着希望,带着一种由死向生的决绝奔向那扇映着晚霞的落地窗的时候,我想没有人会不为之动容吧。

泽维尔多兰,这个来自加拿大的小伙子的确是极具才华的,他对艺术的感知有着一种非凡的天赋。虽然我们可以看出来他在施展才华时小心翼翼以追求他的作品更加的自然和浑然天成,但是在《妈咪》这部电影中,我们依然可以发现他在镜头和配乐的使用上还是有些用力过猛。如果在他后面的作品中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的话,那么他的才华可以成就他也很可能会成为他最大的阻碍。

我承认我对多兰的敬佩主要是因为他的才气,但是相比较他的才华,我更喜欢的还是他作品中人物的态度和对情感的表达。和那些对情感藏着掖着,生怕显露出来遭到别人的耻笑和道德的谴责的人不同,多兰的情感表达更加的坦诚,总带着点孩子般的任性,可爱、天真,汹涌又直白......正是因为他够诚实,所以才深让我欢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