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 一堆小鲜肉熬了一锅烂白菜汤

2016年8月6日花边娱乐398 次围观

作为盗墓题材的电影,《盗墓笔记》必然被拿来和《九层妖塔》、《寻龙诀》做比对。这三部电影有类似的地方,就是奇幻,大伙都没接触过,所以很新鲜,再加上一点墓葬的事儿,就吸引人了。而三部电影也都面对同样的问题,在不能神神叨叨的前提下,如何将这些奇幻的东西自圆其说。按着这个标准,谁能更接近真实或者谁能更好的用科学方式解释自己的剧情,谁更胜一筹。

陆川导演的《九层妖塔》在这个层面上,是非常注意的,所以他上来便选取了知青们干活儿的情节,一下子就把剧情稳定在了现实的基础上。包括后续的入冰川、遭遇血蝶等等,都可以用现实如此来解释。即使后续的石油小镇遇到怪兽,都可以用未知生物来解释。《九层妖塔》的问题在剧情前后不连贯,优点则是不神神叨叨,虽然奇幻,但都给出现实的解释。而人物的行为动机,则在中间部分被给予哲学的方式,佛家的有和无理论。

到了乌尔善导演的《寻龙诀》,其实就有点托不住了。到地下墓道去遭遇各种奇怪的事情,各种阻击战、遭遇战等等,都很新鲜,也是非常不错的看点。但是,故事本身是否接近真实,是否具备启示意义,就值得商榷了。最终的战斗,还是关于长生不老的,其实挺浮躁的,价值很小。我们自然可以喜欢奇幻的东西,但脱离实际的奇幻,不过是杂耍罢了,不是高端的艺术。

像《西游记》、《封神演义》这些小说,也奇幻,但奇幻的托底部分,是对现实的嘲弄。前者嘲弄明朝错乱的政局和宗教,后者则嘲弄兴亡百姓苦的世道更迭。奇幻的盗墓小说,最缺的,就是这些作为托底出现的现实主义。那么,最近正在上映的这部《盗墓笔记》又如何呢?

这部电影,应该是三部中最差的,在现实主义的托底方面。《盗墓笔记》演来演去,成了两个大反派要两千年轮回长生不老的段子,就一点现实的启示意义都没有了,纯粹的拿着奇幻的玩意逗着大伙儿玩。奇幻的玩意儿,实际上只是血肉,故事之后要传达的意指,才是真正的精气神。这个没有现实启示意义的《盗墓笔记》,实际上只是一堆卸掉骨头的烂肉。

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作为小说出现,实际水准也极低,只是商业运作将其推上所谓的口碑高峰。这种主打盗墓的小说,在民国的三俗小报连载中,也并不陌生,不知这个南派作者是否承认有大量故事机关上的借鉴。当下比较红的一些网络作家,实际上都在民国能找到影子。

民国的鸳鸯蝴蝶到现在,就是琼瑶、饶雪漫、郭敬明一伙儿;民国的武侠小说家们,到现在就是徐浩峰们一伙儿;而民国的那批被视为下三路的偷坟掘墓小说,到如今,就是《鬼吹灯》、《盗墓笔记》一伙儿。他们的艺术成就,远没有到民国那批报人的高度。比较可惜的,是民国的这些小说,成了很少被提及的对象,甚至成了某些作家的创作素材。而当下这批作家的问题,就是招术都学会了,但内功不行,所谓的内功,就是自身作品的现实主义的价值。

《盗墓笔记》这小说的水准,在民国报业,能饿死,南派还是要感谢这个浮躁的网络时代,给了浅显的东西以不经大脑的市场。而反观《盗墓笔记》的电影,特效和演员,都算不错,可谓都是小鲜肉,是珍品。但是,在没有现实启示意义托底的前提下,再好的演员,再好的特效,难道不是郭敬明《小时代》一般的吗?里边充斥着金钱时代的浮躁,看不到大脑与人心。

而我们的中国电影,正在走入一个严重的误区。偷坟掘墓这样的小道,花大成本去制作,显然太过畸形。当一个民族,在没用的东西上奢华造作的时候,这个民族便同时抛弃了对优秀艺术的追求。当我们的青年在这样的毫无意义的扯犊子上狂欢上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一群罂粟花上舞蹈的精神侏儒。中国电影要为民族发展负责的话,这种烂白菜汤,还是越少越好。文/马庆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