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亦菲裸色裙参加的电影节是什么口味

2016年9月11日花边娱乐363 次围观

说来也奇怪,国内的娱乐媒体是今天上午开始发布刘亦菲凭借《夜孔雀》获得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大奖的新闻,而我在今早便读到一篇说蒙特利尔电影节早就主办不下去了,加拿大政府已经拒绝为其支付费用,是电影节的主席自己到处去拉赞助,因此,可想而知,刘亦菲的《夜孔雀》能拿奖是怎么回事儿。

刘亦菲裸色裙参加的电影节是什么口味

没有根据的胡说,真是欺负刘亦菲不知道作者家地址,没办法跟他法庭见。而那文显然是有准备的,发布时间都比我们这些国内的五线六线的电影人早,势必是在加拿大参加了这次电影节的一般。出于对那文的不太认可,我想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娱乐新闻上铺天盖地地报道女神刘亦菲穿着裸色裙子参加的蒙特利尔电影节,到底是怎样的口味呢?

先说它的级别。是国际A类电影节,评级还是很高的。世界五大A类电影节是戛纳、柏林、威尼斯、卡罗维发利和这个蒙特利尔。前三个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很高,后两个略低一些。捷克斯洛伐克的这个卡罗维发利电影节近年的影响力逐渐降低。而加拿大的这个蒙特利尔电影节,确实存在资金不足的问题,但是影响力,还是有的。

有人说,这个蒙特利尔电影节已经被中国资本控制,是否准确。要看“控制”这个词怎么解释。若是说资本干预,其实,中国资本早就把上边提到的五大国际电影节都攻下来了。某些国内的奢侈品品牌,早就是他们的座上宾。最近几年,中国电影屡屡在这些电影节上拿大奖,而且都是适合国内公映的电影。资本的力量当然不能小觑。但是,控制这个词,不能当操纵讲。中国资本还远没有到这个能力程度。我们只能帮助质量尚可至少说得过去的国产影片,更引起评委们的重视罢了。中国资本在加拿大的电影节真正有话语权的,不是这个蒙特利尔电影节,而是稍后半个月,同一城市举办的中加电影节。

刘亦菲裸色裙参加的电影节是什么口味

刘亦菲的《夜孔雀》在这个蒙特利尔电影节上拿奖,还是比较符合这个电影节自身的审美口味的。为什么这么说呢?蒙特利尔在魁北克省,整个电影节的审美口味,也是偏向法国化的。《夜孔雀》是中法合拍影片,在很多桥段设定上,实际上是为了满足法国文化的审美口味的。

那么,法国文化的审美口味是怎样的呢?这个很有意思。大伙可以观看一下娄烨导演的《浮城谜事》,这是一部典型的对法国观众投其所好的电影,也获得了法国戛纳的大奖提名。简单来说,就是更关注人性错乱本身,而对社会性更有选择性的忽略掉了。韩国的釜山电影节的品味,恰好相反,更重视人性在具备社会重大意义的群体事件中的彰显。

法国电影审美口味的变化,与它所处的经济社会形态有直接关系。二百年前,法国大革命时期,也出了很多伟大的叙述社会宏大变革的作品,更是出了不少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例子俯仰皆是,略有法国文学常识的同仁都知道,我就不掉书袋了。

刘亦菲裸色裙参加的电影节是什么口味

但是,二战之后,法国实际上进入了一种贵族化的状态,或者说,一种全民贵族化的状态。他们开始对宏大的社会变革厌倦,而进入对人性错乱的喜好当中去。当下,很多法国电影的故事内容,都是家长里短中见人的存在状态。他们那种衣食无忧的处境,造成了他们对这类艺术的喜好。

反观《夜孔雀》,实际上也是这类电影。刘亦菲饰演的角色,在男主角和男主角的儿子之间徘徊,坏死男主角之后,又来到法国,继续与男主角的弟弟擦出火花,而且肚子里边还带着男主角的孩子。电影通过这种人性的错乱,来试图实现一种人对艺术的执迷状态,试图致敬《霸王别姬》。法国文化,是喜欢这种错乱的。

但中国文化不喜欢。我们赞美《霸王别姬》,不仅仅是人对艺术的一种执迷与错乱,而是这种执迷与错乱是建立在时代变革基础之上的,我们更看重的,是这个变革的底子。《夜孔雀》没有底子,所有人,都不食人间烟火。后资本主义社会,容易喜欢不食人间烟火的电影。《夜孔雀》能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电影节拿大奖,我觉得,不奇怪。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