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白银连环命案”将拍电影 多少”悬疑”待解

2016年9月24日花边娱乐509 次围观

尽管“白银连环杀人案”仍然处于审理之中,但是电影人已经决定将它搬上大银幕了。昨天,有消息称公安部金盾影视与北京环球艺动影业将共同拍摄反映这一事件的院线电影。“环球艺动”股东陆川的工作室相关人员确定了该消息。

不过,由于陆川工作室和金盾影视都没有谈及具体的改编情况,所以未来的这部“白银杀人案”的影片就像案件本身也给现实的人们留下了许多待解的“悬疑”。

悬疑一

“白银案”拍成电影 具体细节尚不知

轰动全国的“白银连环杀人案”昨日传出将由公安部金盾影视与北京环球艺动影业共同拍摄搬上大银幕。据悉,环球艺动影业背后的股东正是陆川导演。对此,陆川工作室相关人员确认了该消息,但也表示电影项目刚刚进入研发阶段。

白银连环杀人案,是甘肃省白银市的一起连环杀人案件,罪犯从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入室残忍强奸杀害9名女性。2016年8月26日,这个距首案已经长达28年之久的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终于成功告破。这是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组织开展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以来侦破的一起在全国影响巨大的案件。

据悉,在中国,依据真实案件改编电影的项目必须获得电影局和公安部的双重认可,也因此,在多家公司看好该题材的情况下,最终公安部金盾影视宣布将以联合出品方的身份和陆川的电影公司一道将该案件改编为院线电影。至于将从何种角度切入案件,核心主创和主演是谁等关键信息,陆川工作室和金盾影视均表示尚无从谈起。

悬疑二

有了“白银案”的轰动效应影片就一定能好看?

之前,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犯罪片导演之一的曹保平在被媒体问到是否对拍摄白银案有兴趣时,他曾表示自己目前并无兴趣,“谈拍或者不拍都为时过早,没有太细地研究材料。为什么拍、怎么拍,我都没研究。没有经过研究就拍,电影肯定就是个垃圾。”曹保平认为,所有艺术创作的根结或者说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发现,创造出别人没有的东西,这种东西也可能是审美上的,或者说是形而上的,或者说是形式上的。

事实上,“白银案”拍成电影会引起人们一个深度思考:在中国,有了热点是否就能够做好一部名利双收的犯罪片?

对于如何把犯罪片拍好的问题,曹保平曾表示自己拍的是剧情片,走商业路线,却又不是简单无脑的商业片。曹保平欣赏的是诺兰导演的商业片,其中有对人性的拷问,而不是简单无脑。

关注现实主义也是曹保平对自己作品的一个要求,他认为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历史,他们和中国的环境、现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性,“现实主义的电影一定要产生这样的关联性,否则就是一个简单的商业片。举个例子,在商业片里你不需要给出杀手背后的原因、属性、问题,杀手就是杀手,他的任务就是在这个电影里杀人,至于他为什么杀人是不管的。好人就是好人,没有任何一点缺点,不会有这么多价值取向上的混乱和模糊,这会让影片缺少深度和反思。”

而拍摄《解救吾先生》的导演丁晟表示,现在内地犯罪类型片本来就少,再借鉴过多舶来品,中国观众会不认同,“所以要做和其他同类型差异化的作品,不能做作,要真实。尽量让观众认同犯罪细节的生活化,不拔高,不拉低。”

丁晟认为当初《解救吾先生》的成功并不是靠所谓的“技术”,而是特别精细的准备和琢磨,“包括大量搜集资料,该怎么讲故事。”

《心迷宫》导演忻钰坤表示,犯罪题材翻拍新闻自由度不大,而且碰不到合适的剧本,好编剧难找,“行业很繁荣,但很难有人静下心找这个题材去挖。”

悬疑三

“白银案”拍电影会遇到哪些尴尬?

把“白银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看似会引来眼球效应,但是未来它必然会遇到许多难题。

展示案发过程 如何掌握“度”

“白银案”凶手在行凶过程中手段残忍,这些血腥的画面并不能全部展现在银幕上。如何在展现凶手残忍的同时又不惊吓观众,符合中国电影的习惯,这种技术上的把握是一个现实问题

如何不让被害人家属受到心理刺激

昨天,许多网友在评论此事的时候都提到了被害人家属。一些网友担心如果将“白银案”拍成电影,受害者家属的心理会受到刺激,有网友甚至认为此事会增加受害者家属的痛苦。

如何从人性层面去阅读当事人

好的犯罪片一定会从人性层面深度去挖掘当事人的犯罪诱因,去读解当事人,而不是简单地以道德和法律去定义一个人。但这种分析是否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同,是否会被扣上“替凶手说话”的帽子,这是理性人士不得不思考的。(记者 肖扬 实习记者 张娇娇)

相关新闻

《黑处有什么》:谁在助长“恶之花”

由王一淳导演的《黑处有什么》昨日宣布提档至10月14日上映,这部处女作长片自去年8月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赢得最佳导演奖之后,收获赞誉无数,甚至连姜文、鲍德熹、刁亦男、曹保平等一众电影人也为其背书。

昨日发布的海报上“蜜桃案中熟”五个大字,双关意味十足。“蜜桃”意指逐渐发育饱满的青春期少女,而“案”既有案件之意,又有案板之意。到底是指少女在案件中不断成长,还是指少女成为下一个刀俎下的鱼肉?对“案”的不同理解,衍生出完全不同的答案。

结合之前发布的预告片及剧照,可以大致勾勒出一副连环强奸杀人案的面貌:预告片开头,揭示犯案地点为人工湖旁的芦苇丛,并披露凶手作案手法:受害者都为女性,大腿处有十字形伤痕,脖子有勒痕。旁白说明“人工湖边有坏人”、“人工湖边发现女尸”。同时出现女主角曲靖多次开门镜头:家中、录像厅、废弃的建筑、教室等,以及在芦苇丛中寻找和在防空洞中探险的镜头,似乎佐证了她要以自己的方式找到凶手。但其后的镜头显示曲靖处在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里。

导演王一淳为了写这个故事,查了很多资料,发现了很多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案例,王一淳在采访中曾表示,“我想讲一个凶手是谁并不重要的故事。因为在更广义的维度上,凶手可以是每一个人:来自家庭、学校每个角落的冷暴力、浮夸、对个体尊严的漠视,都在助长着黑暗中的恶之花。”(记者 肖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