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2016年9月24日花边娱乐524 次围观

这个当代,其实是很不规范的时间定义,其范畴大约是指2010年中国电影实现票房腾飞之后,尤其是赵薇导演的《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带起所谓“青春片”热潮,可惜绝大多数只有颜值和青春却称不上精彩的电影故事。改编自安妮宝贝小说、陈可辛监制、曾国祥导演的《七月与安生》,却在这一届暑期档完结、观众毫无预期的情况之下,猛然出现在大众之前,内地终于有了可以立得住的青春片。鉴于某些香港电影人特有的监制与导演的传统,《七月与安生》也可以看做是陈可辛与曾国祥共同的作品,徐克、王晶等人曾经有过太多的类似案例。

《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2010年,陈可辛与曾国祥合作执导了《恋人絮语》,这个片名来自法国学者罗兰·巴尔特的符号学著作,讲述了五对男女之间纠缠不清的爱情故事,道出现代男女的爱情态度。曾国祥的爸爸,便是香港著名电影人曾志伟,他凭借与张曼玉、谭咏麟合演的《双城故事》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他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社会学系的“星二代”,更懂得当下青年人的生活,情感极为细腻,在《七月与安生》中将社会学与艺术创作的结合表现得尤为突出。

《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七月与安生》是走心的电影,闺蜜的私密甜蜜的情感,男女间激情的温情的爱恋,还有姐妹分崩离析相爱相杀的撕裂感,每一处都直击神经,看得人浑身发凉。马思纯与周冬雨演出的七月与安生,她们的相遇、性格、小情绪、大变故,都有足够的细节来铺垫,人生的方向和命运的叹惋,其深层的推动与个体的禀赋、社会的脉动、时代的视野,都是毫无疑问的正相关。

《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陈可辛不拍爱情片好多年了,但是好多年前的1991年,他也拍过类似的电影——《双城故事》。那部电影讲的是两个男孩同时爱上一个女孩的故事,兄弟情深,所以不断退让。后来一个兄弟身患绝症,另一个兄弟决定带着女孩一起完成他们从小的梦想:驾船出海。影片中张曼玉扮演的女孩表现相当细腻动人,而一贯搞笑的曾志伟则严肃一次,首次荣获香港金像奖影帝。25年后,曾国祥在陈可辛的监制下完成了《七月与安生》,定会成为影视圈的一段佳话。《七月与安生》貌似坊间常说的“IP”,然后以“三角恋”、“闺蜜情”作为宣传卖点,海报也是浴缸半裸照,这些都是商业宣传的常见套路,北上多年的陈可辛深谙此道,作为监制的他帮导演排除一切干扰。但是,电影却意外的真诚真诚,故事真诚,演员真诚,导演也真诚,宣传语里的“坦诚相见”或许包括这些真诚吧。

《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青春片处于低潮期的时候,《七月与安生》的出场实在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七月与安生》看似青春片的题材故事,在编剧导演的处理中格局更大了,悲悯更大了。这两个人是有生活的,她们之间、与第三者(家明)的暧昧不清的关系,均是真实的、令观众感知到与自我相关的青春,友谊与爱情的路口,可选择的貌似很多,其实本质上只有两条岔路,走了这一条,另外一条路的风景便会错过。本片监制陈可辛,与岩井俊二、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等导演,都曾经多次诠释这一主题,女主的两种可能、女主不同选择的过程和后果。

《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七月与安生》的结局留下了悬疑和线索,那是剧作的技巧,更是人生的多种可能,你相信哪种就是哪种。真真假假,没有真也没有假,马思纯周游世界回来看着周冬雨的淡然和爱恋是真,她怀着家明的孩子楚楚可怜的眼神也是真。当她在雪地里抬头望着白日,恍然跌入岩井俊二《情书》的雪山上。“你好吗”“我很好”,这是七月问安生的话,也是七月问自己的话,追逐彼此的人生,在交汇时放出光芒,然后对彼此说我很好。

《七月与安生》 当代中国青春片的真正起步

在类型创作、工业生产的大趋势中,保留个人表达,这是最好的选择。陈可辛说,“到最后我拍的电影就是代表了我的生活、我的经历、我的成长、我的审美等等”,基于此,我们才在《七月与安生》中看到了更多的自己,也让我们看到了青春片的另一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