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守贞洁 不如当婊子

2016年11月3日花边娱乐316 次围观3

01

我一个人去影院看了《驴得水》的午夜场。更疯狂的是,整个影院只有我一个人。

一个人不适合看喜剧,笑起来太冷清;一个人也不适合看悲剧,陷入低落的情绪无人提醒。

《驴得水》的故事很简单,涉及的人物也不多。背景设定在民国1942年,几个“京仁大学”的教师,怀揣理想来到一片蛮荒之地,立志改变中国农民“贫、愚、弱、私”的面目。

由于高原山区缺水,他们依靠一头叫“得水”的驴来运水,但教育部经费有限。为了争取拨款养驴,校长谎报了第五位老师——吕得水。

一天,教育局特派员到学校突击检查,要见吕得水老师。为了隐瞒真相,校长和老师们串通一气,指使一位铜匠假扮吕得水,由此展开了一系列用谎言去套谎言的荒诞故事。

02

影片的开始,有一场驴棚着火的戏。

周铁男拼命想救火,可是够不到。

张一曼想把着火的东西撩下来,却撩到草地上,越着越旺。

裴魁山往驴棚里盖土,却把一大把的土泼到了张一曼身上。

校长说,“都别动,我来。”意图掌控全局,最终,驴棚的火直接烧到冲天了。

孙佳一心想用储量不多的水救火,被众人拦下,怒气冲冲地说要告他们,最终还是被拦住了。

“吕得水”的谎言就像那场火,越烧越旺,人性的考验在每个人的身上都过了一遍。谁都没能逃离世俗的桎梏,如同他们救的火,奔过来,试一下,抗争,然后放弃。

可悲可笑,可你笑不出来,每当沦落一个人,你就像是被喂了一只苍蝇,觉得恶心。只是这样的苍蝇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不管合不合胃口,你都得假装很好吃。

一切都变了,又似乎一切都没变。

山坡的油菜花还是那么美,山村的孩子还是和原来一样在庙里读书,黑板上还是校长漂亮的楷体字,三个人伸开手还是可以聚聚气。

只是枪声响起,音乐骤停,一切嘎然而止。

03

第一个垮掉的人是裴魁山,当他直愣愣地站在张一曼和铜匠的房前,听着他们翻云覆雨时,心中的信仰瞬间崩塌,当初有多眷爱,如今就有多怨怼。

张一曼的每一声呻吟都化成鞭子,一下一下抽得他脸疼血冷,他沉默不发,听完了一场放荡欢愉,然后为恶。

他说:“你凭什么拿你的道德标准,来绑架我的利益”。

自那以后,他的身上再也没有宽容和专情,取而代之的是自私和贪婪,那对张一曼由来已久的积怨。

他骂张一曼,字字如淬毒的棉针,看似无伤要害,却锥心刺骨。

在美国人被假死的铜匠惊得抱着皮包不松手的时候,裴魁山坐在一边旁征博引,舌绽莲花,说《圣经》,说中世纪欧洲黑死病,说奇迹,说科学。如果不是在这场混乱的黑色幽默里,或许他会是一个有趣渊博的老师。

裴魁山真心爱过张一曼,所以才如此恶毒。他自负才华,居高临下,认为自己肯娶她,已经是屈尊降贵,带着牺牲,带着伟大的理解。

可悲的是,脆弱的知识分子,只要生活稍稍和他们幻想的有那么点不一样,就会轻易地暴怒地,满怀愤懑,背弃自己的理想,理直气壮地伤害别人,用言语变成刀子把另一颗心捅得七零八落。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文人最会花言巧语,也最刻薄歹毒。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张一曼的外表并不好看,却有风一样的流线美。她在撩人的微风里清唱,蒜皮如同樱花般洒落。她在闪烁的灯光中起舞,跟随唱片机摇摆,眼神如流光一般倾泻。

低吟浅唱的那首《我要你》,清纯而又性感,“都怪这guitar,弹得太凄凉哦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我的情郎”,成为贯穿全片的主题曲。

为人师表,张一曼最爱干的事情,就是“睡服”男人。她只想痛痛快快享受当下欢愉,不想对这些男人讲情义道义。她是自由的,只想遵从内心,不受任何道德束缚。

得知裴魁山动情后,她坦言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和你厮守一生的人么?我不知道会这样,老裴,我以后不招你了,对不住啊。

得知铜匠走心时,他直言道,在我的眼里,你不过就是一头牲口。却在铜匠转身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极尽了温柔。

露水情缘也好,情根深种也罢,情爱里最难得的就是坦荡,我对你从未欺瞒,是我最大的诚意。她没有太多的欲念,不为谁占有,不为谁归属,只为自己而活。

那么率性的人,要遭遇最荒诞的羞辱,两个爱过自己的男人联起手唾骂她,鄙夷她,一直信赖的校长一点点把她剪成瘌痢头。

张一曼卧室的墙上,贴了很多《魂断蓝桥》的海报,衣服也是照着海报做的,似乎暗示她的命运某种程度上与玛拉类似。

恋人罗伊出现在阵亡名单上后,玛拉一病不起,为支付医疗费沦为应召女郎。即便后来罗伊从战场活着归来并承诺永远爱她,但玛拉知道自己当过妓女的经历在罗伊显赫的家庭中永远是个污点。她向罗伊的母亲坦白一切并承诺会瞒住罗伊,然后在伦敦滑铁卢大桥上自杀。

张一曼和玛拉一样轻盈、快乐又多情,一样被“不贞”的过去扼住了喉咙,还一样隐忍、善良,选择步步妥协,直至结束自己的生命。

05

子弹擦身而过之后,全片最正直的周铁男也变了,耿直变成了闪躲,果敢变成了懦弱,血性变成了犬儒。

很多人会觉得,他扑通跪地生的时候,是正直的死亡,是勇敢的崩塌。其实,在求生的本能面前,变成一个下跪的奴才没有什么大不了,变成一条狗也是情理之中。

犬儒如铁男,如同这世上的芸芸众生。初生的无畏,硬生生的被现实打击、折磨、暴力施虐,然后变得圆滑、世故、棱角全无。

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孩子,所有的胆气和硬气,只是因为没有遇过比自己更硬的拳头。

他喜欢佳佳,是天真少年的思无邪。只是离开的时候,那些他偷偷藏在佳佳行李里的小彩球,蹦蹦跳跳地洒落了一山坡,他和她的青春也跟着永远被流放了。

与铁男相比,铜匠的恶毒凶狠都是原始的,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骂了我,我要听他们用最恶毒下流的话骂回去,你的卷发让我心动,我要剪掉它,把最美的变成最丑的。

铜匠本无知,他不懂人情,不问世情,不知七情六欲。他从来不知水乳交融是人间快活事,不知单色世界竟也会有彩色绚烂。

别人有求于他的时候,他毫无虔诚之心的享用来之不易的水,歌唱得再好表现得再淳朴,都掩饰不了骨子里的轻浮,小人得志的丑陋。

后来,他穿着貂说:“我知道自己很重要,我就来了”。

他知晓了利用与被利用,是三民小学的老师们教会了他知识、礼仪、体面,却并未教会他做人。

这何尝不是现代社会形态的微型缩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06

孙校长,心怀最大的善,施行最大的恶。他坚信知识改变命运,可是当知识被流放到弱肉强食、权力至高的蒙昧时代,就变成了一钱不值的纸帽子。

很悲伤但也只能承认,苦日子会磨掉一个人的自信,靠一头驴救不了理想。只是知识分子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痛,饥寒交迫过去之后继续阳春白雪。

跋扈的特派专员,好几次轻蔑地说,“我尊重知识分子的脾气,但也有个限度”。在他的眼里,知识分子不过是一群有脾气却没能力的臭老九,最后还不是要臣服在他的枪杆子下,抖如筛糠。

孙校长的初衷是好的,为了建设学校为了完成他的乡村教育梦想。但当他发现自己错了,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去制造另一个错误来填满当下的坑,然后错误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小的错误不解决,就会一步步酿成大错。”这个道理只有孙佳明白,但没有人听她的。看着驴棚被烧毁,看着驴得水被烹煮,被迫和铜匠结婚,她总是受人操控,她的力量渺小得让人看不见。

孙佳也屈服了,她只是为了保全父亲,她的软肋让她不得不做出妥协。打破幻想,认清现实,最后她选择去延安投奔大哥。

果然,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07

三民小学校门口的对联是“进来彬彬有礼,出去步步生风”,旁边三字标语是“学做人”。正如我们今天倡导素质教育,以人为本。

《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句台词: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

作为体制内的人,我们不强求自己成就一片森林,只愿亲手种下一棵树。后来,目睹的现实却是,世人都以善良碾压善良,以正义绑架正义,以理想奴役理想,成群结队地作恶,辜负“人之初”,泯灭“性本善”。

当我想成为一个好老师的时候,每天起早贪黑,守在学生身边,宁可辜负自己,也不敢耽误学生,听培训专家讲职业的幸福感。

如今我依旧起早贪黑,守在学生身边,但我感受不到当老师的幸福。比温水煮青蛙更可怕的事,莫过于过着一眼就能望得到头,无聊重复的日子,在毫无担当的领导手下干蠢活。

开会的时候是领导毫无技术含量的洗脑,会后是做不完的应付检查的资料,如果不听话,一言不合就可能被换掉。

在一些特殊的节日,我自己掏钱给学生买礼物,每一个周末,我自己掏钱给学生印试卷。同事们聚在一起没有谈教学,而是抱怨福利差。上一节晚自习25元,还不够来回折腾的油费。

嫖娼动情,演戏作假,教书混课,都应该受到谴责,我一直坚守底线。

我自认“天降大任”,舍得拿青春付出,承蒙学生抬爱,教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

终究“比驴活得更不像人”,差点就忘了,22岁那年,我也有一个教书育人的梦。

文/衷曲无闻_(简书签约作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