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顶一万句》 一电影难顶一书

2016年11月3日花边娱乐321 次围观

文/梦里诗书

如若单就故事来说,《一句顶一万句》是一个真正聚焦普通人情感的无华之作,但在影视化的改编后,电影给人最为直观的感受却并非是那源于生活的质朴,而是一种与导演年龄不相符刻意粉饰后的老气横秋,以此本当用生活所孕育的金句也变的尴尬做作。

根据原著的改编电影舍去了很大部分的的原有内容,而专注于围绕修鞋匠牛爱国怀疑自己被戴了绿帽的故事为展开,并穿插了姐姐牛爱香结婚的辅线,在此虽不做过多的剧透,但其实从整体来看电影所致力想要做的并非是呈现一段民间绯闻,它更像是一个引子,透过随后的戏剧性发展,对夫妻间的婚姻关系和人性做出了耐人寻味的考度与解读,关乎小人物的爱恨纠葛所突显的生活哲思是电影本预寄望的内在纵深。

这部作品的核心也是其所能依仗的就是生活的本态,如何透过细腻的情感勾勒和人物塑造将观众带入主人公的生活中无疑是最为至关紧要的,但遗憾的是无论是情感的把控还是人物的塑造,其只是做到了差强人意,剧情整体的衔接并非是用人物情感来粘合,而是透过一个个巧合的推动,在人物上,开门见山的手法固然并非不好,但没有铺垫的冲突使得电影在伊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实际并没有代入感,人物只是将台词念出来了的尴尬,对于一部聚焦生活的作品来说无疑是一个难掩的败笔。

让人很难想象一位本当焕发蓬勃朝气的新锐导演会拍出这样一部电影,如若说《一句顶一万句》是刘震云自己来拍的片子,而不是她的女儿的执导反倒更会让人信服,这种犹如上个世纪电影的风格,已然并非是老练的沉稳,而就是一种没有生机的死气,电影让人感觉导演仿若被束缚住了手脚,无从将那原本的文学转化为自己在光影中的艺术,流于形式的演绎,即便拥有再为优秀的剧本和演员,都只会是一场匮乏真情实感的空谈。

一个优秀的导演绝不会将原有的经典变成禁锢自己的牢笼,在这部近乎看不到任何个人色彩风格的作品中,僵化的陈旧并没有突显那一句顶万句的精彩,只为人所见一电影难顶一书的拙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