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蜗牛有爱情》叶梓夕究竟被谁杀死 凶手揭晓

2016年11月3日花边娱乐231 次围观

《如果蜗牛有爱情》电视剧正在热播中,现在腾讯视频已经更新了第6集,从开播就迎起网友们的喜爱,很多网友对叶梓夕这个角色引起了关注,剧中叶梓夕是氏集团的人,也是季白的好朋友,最新的剧情中,叶梓夕发短信给季白,写着“救我,跃马路三号”叶梓夕命危。很多网友想知道叶梓夕被谁杀死的?凶手是谁?在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中,杀叶梓夕凶手是谁?下面小编给网友们揭晓。

《如果蜗牛有爱情》作为正午阳光离开了山影庇护后的首部作品,保持了正午阳光一贯的制作水准,若能在该剧好口碑和高热度的的助推下,接下来正午阳光在资本市场将更加游刃有余。所以,该剧的成绩对正午阳光来说是不容有失的,同时,该剧也为悬疑爱情类的涉案剧提供了制作参考,它的后期表现能为我们验证涉案爱情剧的发展空间和方向。

叶梓夕,丁墨所著言情小说《如果蜗牛有爱情》女配角,叶梓骁堂姐,许隽的初恋,张士雍的情人。许隽,是女主角许诩的哥哥,大学时与叶梓夕相恋,后二人因故分开。张士雍是叶家三女婿,叶俏的丈夫。叶梓夕因为要为父亲夺回家产的原因痛苦的斩断了和许隽的关系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最终却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换来失败的结局。

各自回国,许隽因为曾经的爱无法自拔,五年的夜晚难以入睡,再次相遇却见她为了夺回原属于自己的东西卑微的委身于其他男子,只剩无尽的心痛,最后却得知那个夜夜让自己无法入睡的人惨死,这是怎样的伤痛。在梓夕临死前打好的求助短信最初到底想发给谁呢?我想我们都会希望那是许隽。

叶梓夕被杀后,叶家三姐叶俏承认是自己杀的人,但是叶俏并不是凶手,其实是叶家老大是凶手,老二叶瑾作掩护,老三不小心看到然后给他们顶罪,他们这家人也真是相亲相爱,老三老公张士雍是叶梓夕情人,也是这一切的控制者。

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中杀害叶梓夕凶手原文节选:

再次见到季白和许诩,叶俏脸上少了紧张,多了一丝戒备。季白把烟递给她,她低声说:“谢谢。”点烟的手还是有点抖。“之前的口供太简略,希望你配合,把那晚详细经过再讲一遍。”季白沉声说。叶俏抬起红肿的眼:“没什么可说的,记得的我都说了。季白像是没听到她的拒绝,径自发问:“你抵达现场时,有没有看到别的车或者人离开?”叶俏静静垂下眸:“没有。”“你是怎么进入别墅的?”许诩问。

叶俏顿了顿答:“叶梓夕开的门。”季白看着她,缓缓说:“那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又是在半山别墅,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你一个女人找上门,就不怕叶梓夕反过来伤害你吗?”叶俏心头一痛。季白的话令她脑海中浮现那晚的情景——寂静的山野,树林如鬼影。

她把车停在公路旁,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别墅,只觉得一颗心痛得仿佛掉进油锅。想象着丈夫与堂妹在属于他们的爱巢偷~情,想象着情~欲炽烈的丈夫,将另一个女人困在身下反复折磨,她恶心得想吐。可一想到英俊而无所不能的丈夫,爱恨交织如泥潭,让她舍不得,走不出。

她是怀着怎样无声而煎熬的心情,走向了叶梓夕的家门?这时,季白低沉的声音,遥远得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你走进房子时,情况如何?”一幅幅画面再次涌进叶俏的脑海,她哑着嗓子答:“天很黑,很冷,我走进去……”她深呼吸后接着说:“就看到叶梓夕坐在沙发上,她问我来干什么……”

“屋内有些什么动静?”季白打断她。他的目光很锐利,令叶俏下意识答得更小心,回忆起进入屋内的情况,说:“我没太注意,空调开着,她大概在做宵夜,微波炉响了一声。然后我们起了争执……”

“大概五六刀,我不记得了,当时很害怕。”“抵达和离开的准确时间,我不记得,我没看表。大概十点多到,十一点多离开,就这样。”叶俏的这份口供,并不比之前完美。遇到答不上来的问题,她就推说不记得,或者干脆沉默。走出审讯室,许诩拍拍季白的胳膊:“师父,我有些模糊的想法,我们再讨论讨论?”

季白一转头,却看到她的脸没有半点血色,眼窝有点发黑深陷,从来干净澄澈的眼球,也有了血丝。差点忘了,他有多久没睡,她就有多久没睡了。“可以。”他盯着她,“明天讨论。现在你回去睡觉。”许诩一怔:“但是我……”

“马上回家,半小时后我打电话到你家查岗。”许诩也不是矫情的人,虽然有点不甘,还是领命回家睡觉了。季白自己凑合着在办公室里蒙头睡了两三个小时,拿起车钥匙就往林安山开去。天色已经全黑,密林掩映的别墅黑灯瞎火,天边的暗色云层厚重得压抑。这一幕令人无法不联想到凶案那天,这幢房子里,到底有多少人手染鲜血,多少人缄默不语。

原标题:原标题:《如果蜗牛有爱情》叶梓夕被谁杀死 小说凶手揭晓

原标题:《如果蜗牛有爱情》叶梓夕被谁杀死 小说凶手揭晓

然而清冷夜色,却让孤身一人的季白变得更加沉静清醒。他找到供电电源打开,踏着冰冷的台阶走进去。在客厅逗留了足足一个小时,结合各人口供和表现,季白彻底理清了脑中的线索,局面已如拨云见山般开阔。这让他的心情暂时松弛下来,打算上楼再看看就离开。

二楼一片死寂,一切保持案发当日原状。季白又站在衣柜前沉思,忽然间就听到楼下隐约有细碎的脚步声。谁会回到凶案现场?他放轻脚步,缓缓的走到楼梯旁,探头往下看。这一看却叫从来处变不惊的他,惊出一身冷汗。叶梓夕的陈尸点,正坐着个人,头歪歪的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短暂的心跳漏拍后,季白已经辨认出那人是谁。因为她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他,还挺诧异:“师父?”看着季白脸色有点怪异的走近,许诩完全没想到是被自己吓的,以为他是生气自己没回家睡觉,诚恳的说:“我睡了四个小时,够了。”季白:“坐在这里研究案情?”许诩微窘:“行为分析一直强调被害人分析,我想尝试。”季白看她一眼:胆子还真大啊。

季白已经有了结论,没有继续逗留的必要。但她来了,自然不同了。离天亮还有很久,季白说:“你看吧。我等你一起下山。”许诩点头,倒是不继续坐在地上扮尸体了,开始在客厅里四处溜达观察:空调、凌乱的茶几、窗户……正站在微波炉前端详,忽然感觉身旁一股微热的气息。侧眸一看,季白不知何时站在她身旁,也看着微波炉。“有什么发现?”他沉声问。

原标题:原标题:《如果蜗牛有爱情》叶梓夕被谁杀死 小说凶手揭晓

原标题:《如果蜗牛有爱情》叶梓夕被谁杀死 小说凶手揭晓

许诩答:“还在看。”他就不吭声了。许诩又打开橱柜查看,可那股温热的气息仿佛如影随形,季白也跟了过来。许诩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她抬头看的时候,他也抬头看,她本来还在看橱柜里的东西,可目光只要稍稍一偏,就看到他英俊的侧脸。然后脑子里猛的就想起昨晚,他在夜色火光里,淡淡含笑偏下头的样子。

许诩默了片刻,转头看着他:“师父,我们能不能分开勘探现场?”季白倒不是想骚扰她,左右无事,原来打算看看她的表现,或许再指点指点。闻言有些诧异:“为什么?”许诩:“我需要静下来,不喜欢旁边有人。”季白倒也无所谓,转身找了把离陈尸点足够远的椅子,坐下等。

等着等着,发现远观其实是一种乐趣。看着小家伙蹙眉低头,左晃晃,右蹲蹲,斯斯文文却又干劲十足的模样,是一种灵气婉转的赏心悦目。这时许诩正站在正对门厅的一角,浑身抖了一下,下意识抱紧双臂。

子夜是比之前要冷很多,加之天气阴沉,因为希望把对现场的破坏降到最小,所以也不能开空调。季白看着她的模样,起身走过去。许诩还搓着手臂,脚步声渐近,肩膀一沉。转头一看,季白只穿了件薄毛衣站在身旁,外套搭在了她身上。“谢谢,不用。”许诩想脱下来。

季白:“别客气了,感冒了明天怎么查案?”不过,看着小小的她被自己的衣服裹住,倒叫他心底莫名有点痒。许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真的不用,我不习惯穿别人衣服。”把衣服脱下来递给他。季白扫一眼她淡定的容颜,接过外套,笑笑:“嫌师父脏?”许诩顿时有点自责,答:“当然不是。”

这衣服上都是他身上那种温热的气息,虽然没有汗味,也没有难闻的味道,但让她无缘无故有点焦躁——她将此理解为不适应。事实上,她的确从来没穿过别人的衣服,除了哥哥。她的表情非常诚恳,脸也有点发红。小小的人,肩膀微微的缩在站在他跟前,一臂之遥。

季白心头就这么一动,慢慢的开口:“你不穿我的衣服,我也不能让你冷着。还有一个办法。”说这话时,季白是有那么一点点冲动的。孤山、黑夜、空屋,他的女人冷得发抖,抱一抱,多好。虽然这样有点超出他的计划,估计也超出她的承受力。但季白其实心底又隐隐有自负,他有那么一点笃定,许诩可能不会拒绝他;他的条件也算不错,就算她对他还没有生出情意,考虑之后,应该也会愿意尝试相处。

他眸色深深的望着她,想到将她抱入怀里的感觉,心头竟像快速淌过一阵暖流。她也望着他,黑眸湛湛,淡淡微笑:“对,还有一个办法。”四目凝视。许诩已经原地蹦了一下。“跳跳就没事,不冷了。放心。”她一边解释,一边又跳了两下。因为两人经常一起运动,她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倒是自然而然,动作也轻快伶俐。

季白滞了一瞬,骤然失笑,英俊的脸彻底舒展,笑意挡也挡不住。许诩看着他突如其来的璀璨笑容,无所谓的也跟着笑笑。又跳了几下,许诩忽然一怔,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季白:“我想通了。”季白敛了笑,凝视着她:“好。”许诩刚要开口,季白说:“这样,我们把凶手写下来,看判断是否一致。”

许诩还蛮喜欢这种交锋的感觉,有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和激烈感在里头,于是点头。片刻后,两人的笔记本都摊开。“叶梓强,叶瑾。”

“叶家老大、老二。”

窗棂树影摇曳,灯火通明的别墅,一片寂静。许诩望着季白沉黑的双眼,开口:

“首先,根据法医最新鉴定结果,叶梓夕死于当晚21点至23点间。监控显示,张士雍是24点之后抵达别墅,所以他不是凶手。考虑到短信内容和他来不及扔掉的衣物,他的证词基本可信——他是临时被叫到别墅的;

其次,叶俏不是凶手。根据监控和证词,她在现场逗留时间不超过1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她一个女人根本不可能完成杀人、破坏监控、补刀、把现场处理干净这些事。而且也无法解释尸体上两种伤口的形成——不可能是后来的张士雍补刀,按照公路监控显示,他到的时候,叶俏已经走了。大半夜荒山野岭上他哪里找裁纸刀?既然案发时间段出现在现场的两个人都不是凶手,我们有必要回到最初的假设,看是哪里出了错。

我们判断叶梓夕的死亡时间,一是根据法医鉴定结果;二是22点17分她发出的求救短信。但是叶俏口供中提到,当晚非常冷,室内空调开着。这很奇怪,现在是春天,就算深夜冷,也应该开暖空调,为什么叶俏的记忆是非常冷?温度降低,是可以推迟尸体的死亡时间判断。这就有可能,叶梓夕的死亡时间,比21点要更早一点。

另外,叶俏提到,进门听到了微波炉一声响。但是叶梓夕当晚做的是沙拉和三文鱼,根本不需要用到微波炉。叶俏听到的,也许不是微波炉声,而是短信发送成功的声音。我上网查过了,最近的手机软件,可以设置定时发送短信。如果凶手具有一定IT水平,还可以下载病毒,在发送短信后,将软件删除,这样就没有痕迹。所以很可能是凶手把短信设置成定时发送,再开冷空调,两种手段一起,混淆死亡时间。只是手机意外的被后来赶到现场的叶俏拿走了。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我们需要重点排查22点前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根据口供,只有老大叶梓强和老二叶瑾,他们也符合我们对于两个凶手的描述。至于叶俏,我想她抵达现场的路上,或者看到了老大老二的车,或者她也想到了凶手是谁,所以想替大哥二姐顶罪。她抵达现场的时候,叶梓夕应该已经死亡。”

许诩说完后,就望着季白,一双沉肃的眼睛里,既有隐隐的自信,又有被肯定的期盼。季白微微一笑:“不错。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怀疑,一个能够把现场处理得如此干净的人,怎么会不给自己安排不在场证明?不过,你还漏了最关键的一点。”许诩一怔。季白说:“证据呢?你说的都是推理,给这两个人定罪的证据在哪里?”

许诩低头想了想,只觉得隐约有头绪,可又不是那么清晰。虽然已经把许诩当成未来女朋友培养中,但真正进入工作状态时,季白是不会对她另眼相看温柔对待的,他认为她也不需要。所以此刻看着她困惑的小脸,他没有怜香惜玉,而是直接批评:“你有个最大的毛病:太重视分析,忽略证物研究。在讨论张士雍时,你就没想到‘衣物’这项证物。现在也是。其实破案的关键证据,你刚才已经提到了,却没深入想。现在我不点破,你回家想想,明天一早破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