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辐射变异人真实照片 核辐射有多可怕

2022年3月19日生活百科285 次围观

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可是对于有的人而言,活着却是一种痛苦的事,比如1999年日本核辐射受害者、铀转换厂员工大内久。

不得不说,核能确实是一种重要的现代能源,可以给现代社会带来巨大的便利,但它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稍有不慎,就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1999年,日本工人大内久在东海村核泄漏事故中遭到辐射的严重伤害。核辐射破坏了大内久先生的DNA,所以他的皮肤严重腐烂而且无法再生。

为了研究核辐射受害者的病变过程,日本政府竟然将他当作观察用的小白鼠,拒绝将他“安乐死”。

大内久在医院的病床上痛苦挣扎,眼睁睁看着自己全身缓慢腐烂,直到第83天才完全咽气,整个过程究竟有多痛苦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就是日本东海村核临界事件的第一位受害者。

01、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地理封闭的岛国,自身资源匮乏。为了解决能源不足的问题,日本政府也在全国修建了大大小小众多核电站。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大大小小的核事故当中。

日本东海村原本是一个普通的渔村,这里居住着许多“靠海吃海”的渔民,可以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上世纪末,这里发生了一次严重的核泄漏事件,让东海村开始受到全世界的关注,这就是1999年的东海村核临界事故。

1999年9月30日,日本工人大内久与另外2名同事像往常一样来到铀转换厂上班。铀235是制造核能的重要原料之一,而提取铀235就是铀转换厂的主要核心工作。

大内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同事的一时疏忽大意竟然彻底改变了命运。上午10点35分,大内久和同事们开始进行铀的提纯。原本正常的步骤是先把铀粉放入硝酸溶解,然后再它倒入沉淀槽内实现固液分离。

由于这个过程(酸浸取法)非常繁琐而且需要浪费大量的时间,所以大内久的同事建议干脆把铀粉和硝酸溶液一块倒入沉淀槽中算了,还不等铀粉完全溶解。

或许是因为过去并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教训,这些日本工人们存在疏忽大意的想法。一向沉稳的大内久竟然也同意了采用这种危险的做法,目的仅仅是为了节约时间。他和同事把16公斤铀直接倒入沉淀槽中,而沉淀槽的安全容纳量才仅有2.4公斤,结果引发了核临界反应。

现场一瞬间就发出了非常刺眼的蓝白色闪光(实际是中子辐射和γ射线),让大内久等三人猝不及防。

把这道蓝白色闪光说成是一道恐怖的死亡之光也不为过,因为被它照射过的人实在是太惨了。

包括大内久和另外两名同事在内,均在当场受到严重的核辐射伤害。在事故发生一个小时内,工厂93名工作人员受到辐射,660位附近居民受到辐射。方圆10公里之内的工厂、学校、超市被迫全部停业,许多蔬菜也被遗弃在地里。

02、

工人大内久距离这次核反应的中心点最近,也是三位操作员之一,所以他受到的辐射量最大。核反应的中子辐射和γ射线在一秒内就穿过了他的身体,破坏了其全身的DNA,也让他成为全日本有史以来第一个全身DNA断裂的人。

不过,这次事故并不是天灾而是一场真正的人祸。只是由于一时疏忽和大意,大内久和2位同事将超量的铀直接倒入沉淀槽中,结果超出了核临界状态,才引发了剧烈的核反应。

(事故发生后,方圆10公里都受到影响)

如果大内久知道自己后面的结局是那样悲惨,恐怕一辈子也不敢同意那个无知和愚蠢的建议。

事故发生后,大内久和同事们被救护车迅速送到附近最好的医院。一开始,大内久还觉得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只是有点头晕。可是从第二天开始,他的皮肤出现了大面积红肿,紧接着就是大面积溃烂与脱皮,再也没有新的皮肤能长出来。

根据医院检测发现,大内久受到的辐射量是正常范围的20000倍,这些辐射导致他体内的DNA断裂。

大内久原本以为红肿的皮肤只需要用医疗胶布简单处理一下即可,结果他显然低估了核辐射的危害。一个星期过后,用胶布缠过的皮肤竟开始大量掉落,并且新的皮肤始终无法再生。

原因就是他的纤维细胞、组织细胞的DNA已经断裂,不能再正常分裂新细胞,也不能再产生新皮肤。这个结果把所有参与治疗的医生们都吓了一跳,因为他们过去从来没有医治过这样的患者。

(在去世之前,大内久的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看起来像一具异常吓人的干尸)

众所周知,表皮是人体抵御细菌和病毒危害的重要。如果没有了皮肤,人体就要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各种细菌和病毒面前,很可能发生感染或者引发各种疾病。

不过,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

03、

头一个星期,大内久还能给治疗室外的父母、妻子、儿子与妹妹写信聊天。到了后来,大内久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内脏出血,皮肤脱落。他只能躺在病床上呻吟,强忍剧痛却无法动弹。

他曾不只一次地向医院请求给予安乐死,但医院都没有同意。他的家人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遭受这种痛苦。

随后的几个星期里,他出现了全身剧烈疼痛、大出血、肺积水、呼吸困难等症状。医生开始不断地给他输血和移植新皮肤,结果输进去的血液又通过躯干渗透出来,而移植的皮肤根本无法附着在他的身体上。

到了第59天时,他的心跳突然停止。后来,医院虽然通过急救恢复了他的心跳,但也只是加重了他的痛苦而已。他的大脑、心脏都靠医疗设备维持,一旦离开这些设备就会立即死亡。

腐烂的现象从手臂一直蔓延到全身上下,哪怕医院用了最好的抗生素,也依然无法阻止大内久的身体持续受损。在他去世前一个星期,连皮肤移植和输血都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也就是说,他是在有大脑意识的情况下一分一秒地感受着自己全身腐烂的痛苦。

如果可以选择安乐死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过,日本当局为了观察核辐射受害者的病变过程,一直要求医院尽最大努力维持他的生命。这个时候,日本先进的医疗条件反而成了大内久的噩梦。他既无法恢复健康,也无法在一瞬间死去,只能与剧烈的疼痛抗争。

在窗外,大内久的妻子和儿子每天都在医院折纸鹤为他祈祷,但这些做法实际上对他的病情毫无帮助。他近乎于绝望地看着窗外的妻子和孩子,明明很想流泪却因为体内水份大量流失而流不出一滴泪……

到了第83天,大内久在重度昏迷之下咽了下最后一口气。此时,他的全身皮肤已经完全腐烂,而且内脏也因为大出血严重受损。

(在事故发生第83天后,大内久因抢救无效去世,遗体被送去火化)

这次事故造成多人受到辐射伤害,而引发事故的三位操作员之一的大内久在第83天抢救无效去世,另外一位同事在第210天去世,死法同样也非常痛苦。唯一幸存的那位操作员虽然没有去世,但也落下了终身疾病,晚年十分痛苦。

(在这次事故中,受到伤害的其他当事人)

这次事故让日本和世界都看到了核辐射的巨大危害,但同时也暴露出日本政府在核电站以及铀转换厂等配套设施的管理上存在混乱。此外,为了欺骗民众,日本政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公开真相,只是将大内久等人归结为正常的疾病去世。

为了更好地使用核能,世界上的有核国家都应该进一步规范、使用核电站极其配套设施,避免对环境的勿扰。也不得不说,核能确实是一把双刃剑。如果用得好就可以造福人类社会,如果引发了核泄漏事件,那也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