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里的“牛二”和“老炮儿”

2016年11月22日花边娱乐386 次围观

文/海淀中炮儿

胡同里的“牛二”和“老炮儿”,你所不知道的那些年月。

每条胡同里差不多都有位外表颇具威慑力者,他们常被人们视做“牛二”,也有人偷偷称他们为当下很流行的那个词————“老炮儿”,这些人绝非文邹邹的知识阶层,亦非老老实实的小老百姓,总之,人们对他们都是敬而远之。

他们的装束确很另类,很喜爱穿一种极宽松的黑人造棉“灯笼裤”,脚上蹬着一双只有天桥那带才能买到的“单双脸儿洒鞋”。腰间杀一条巴掌宽的巨硕腰带,带身为水龙带裁制,中间有块很大的铜牌,诨名曰“腰里硬”者。他们走路时迈着大外八字脚,双臂夸张的乍起。留一大秃瓢儿,且刮得甑光瓦亮,还时时把头扬得老高往下看人,仿佛谁都不在话下,很有些水浒传里那位“牛二”的作派。

我幼时在几次搬家中见过几位不同的“牛二”,表面看起来他们似乎都凶猛非常,但令人失望的是他们内心里都很胆怯虚弱,往往在要开架的啃节时掉链子,不过他们有巧辩的“嘴炮”,可以成功的用以挽回脸面,比如:“不敢出手哇,真要出了手,甭多喽,就我这一拳嘿……”又比如:“不是我怂,这孙子不能打,瞧他那小样,打出事了可了不了,你们知道这孙子他二大爷是干嘛的吗?区里的大官儿!好,这一拳给丫打残喽再把我掐进去,哥们犯得上么?得!挨他两拳就挨两拳吧!”

于是,不管这位现大了眼的“牛二”当时如何窘迫,在大家眼中仍是不能惹的“老炮儿”。

有趣的是,这些胡同中的“牛二”“老炮儿”在历史进程中不少进化成了文玩的爱好者,不信您瞧,那些活跃于古玩市肆的一种人在人流中很是打眼,他们摇肩挺腹,光头甑亮,脖子上、手腕上都缧缧赘赘的挂满什么“几眼菩提”,“金刚”“狮子头”的各式珠串,哗哗作响,手里也是不停搓揉着。他们仍是给人以恐怖的黑社会的暗示,尽管他们一辈子也没打过几场辉煌的赢架。

更有趣的是,某些记者和电视台把这批大秃瓢儿“老炮儿”视为国宝和历史活化石,恭恭敬敬的请他们做访谈,大谈诸如“卤煮”“炒肝,麻豆腐”之类,十分可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