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景甜与饕餮的MV

2016年12月18日花边娱乐360 次围观

文/按倒放血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张艺谋的电影越来越像中国足球了,纵然挨了很多骂,但每次仍能圈来大批观众,并且还能把观众留在座位上——腿都气直了。饶是你如何破口大骂,下次再有国师的新片上映,又贱意蠢蠢地跑去找虐。在这种希望到失望的死循环中,曾经粉丝的热情渐渐蜕变成一种坎普趣味,看张艺谋电影就是为了看他能拍得多烂,就是为了找个机会骂他。从这个邪恶的角度看,张艺谋自《英雄》之后,鲜有让观众失望的表现。

我就是带着这种不厚道的态度走进影院的。之前在网上看《长城》预告片时就很激动,不瞒各位,我从没看过那么烂的片花。张艺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无兴奋地宣称,自己一直想拍一部好莱坞式的大片。问题是张导演大约不清楚,他西北农民式的气质跟和好莱坞电影的大工业根本不搭啊,他的商业片尝试也没有成功的先例,这有点像同样一身西北农民气质的贾平凹当初异想天开写《废都》一般,想从《金瓶梅》《红楼梦》里扒出点古典意蕴来,结果搞成了不古不今、不土不洋、不城不乡的怪胎。一个难堪的真相是,对于好莱坞来说,张艺谋充其量算个二流导演,他几乎没有选择拍什么的权利,若不是出于商业考量,制片方也不会瞎了狗眼选择他,就像真正大牌的华人导演李安也不会接这个片子一样。

所以屎盆子不能都扣张艺谋头上。剧本也不是他定的,演员也不是他选的——怎么会选景甜?张艺谋至少在选择女色方面有着三个孩子父亲的正确眼光,几代“谋女郎”论姿色和气质都远超景甜。连顶名谋女郎的景甜都不是他的,可想而知张艺谋打开这个命题作文的姿势是多么寒酸。可无论我们怎样为张艺谋导演找辙,他都该奉献出国内最好导演化腐朽为神奇的影像叙事神技,哪怕算是为国争光呢,别让了洋大人小瞧咱们。应该说,张艺谋是会讲故事的,不必提他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获奖片,就说《有话好好说》,这部一直被低估的作品,张导演有能力把一个小故事讲得摇曳多姿充满惊喜。然而此后,我们一次次看到张导演在所谓的商业大片中平庸甚至拙劣的叙事,不能不有“张郎才尽”之叹。

尽管我在心底深处还为张艺谋的爆发留了一丝希望,但这次他真没有。也许下次吧,就像中国足球进世界杯,下次吧。

既然是好莱坞的剧本,我就不多做评价了。我个人觉得这个剧本创意简直就是“日了狗”,大约好莱坞影视大佬们感觉中国式魔幻就是个市场空白的大IP,急三火四要来抢占。众所周知,魔幻题材最好要选择深入人心的IP,像《魔戒》《哈利波特》《冰与火之歌》,哪怕《西游记》呢(来个马特呆萌版的孙悟空也不是不可以的嘛),若没有现成IP,就只好在故事中利用当地文化元素了,请参见横扫中国电影市场的《功夫熊猫》系列。我们不敢想象一个写《僵尸世界大战》的编剧会写出多么靠谱的中国故事来,不过将饕餮这种中国神兽设定为影片核心魔幻形象,并成功地魔兽化,倒是让人耳目一新。影片中饕餮的形象设计虽然挺酷炫,但怎么看这货也不像是中国地产的,有点像恐龙、异形和僵尸的3P产物。尤其它们不管不顾一味猛扑的劲,绝有《僵尸世界大战》种疯狂僵尸的既视感。

《长城》最失败之处就是一个魔幻故事非要一本正经地切入中国某个朝代,若像《琅琊榜》那种直接架空历史则会省却很多真相与传说的纠结。可当影片把故事设定在北宋时,中国观众的历史印象就会对影片的故事逻辑产生怀疑。比如铺天盖地的饕餮干嘛不去吃辽人、金人、蒙古人,非盯着有长城保护的大宋不放,它们是为了吃人,又不是热爱金子的龙,必须要到富贵繁华中去。这种对历史感的虐恋应该是张艺谋的毛病,美国佬才懒得分辨你们中国的朝代呢。问题是,张导生拉硬拽的历史设定除了干扰大家的审美乐趣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们从影片中也看不到任何大宋的特色文化背景。

所谓的“无影禁军”,像它的名字一样纯属没有影的瞎编,还煞有介事分成虎军、熊军、鹿军、鹤军、鹰军,看到这里我的尴尬癌差点都发作了,这显然是对《功夫熊猫》虎、鹤、螳螂形象设定的抄袭,《功夫熊猫》作为纯粹的好莱坞电影,对中国元素做这种浮皮潦草的添加情有可原,张国师也这样照葫芦画瓢就太低幼了。再有主将死了放孔明灯吼秦腔,这是哪朝哪代哪个地方的风俗呢?早在《大红灯笼高高挂》时,就有人批评张艺谋胡乱贩卖中国民俗,因为中国从来没有这种“去哪房睡就在哪房挂灯笼”的民俗,之所以添加这种伪民俗,只是为了华丽的叙事,为了迎合外国评委和观众。然而张艺谋不思改过,反而愈发变本加厉地在电影中添加这些无关主旨的民俗,例如《活着》中的皮影戏,《我的父亲母亲》中的钜碗,这也造成了张艺谋作品对本土元素的运用和解读,既缺乏历史质感,又缺少文化灵性。看看他导演的开幕式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他只是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部分简单地拼凑在一起,像端上了一大碗陕西大烩菜,还特码没有烩菜的滋味。《长城》里充斥着这种张式中国特色,打花鼓的女兵、高台跳水式的守城、长满倒刺的长矛、美国队长式的圆形钢盾,还有我第一次看到宋代将士的鼓掌,平胸而论,这些细节都比饕餮魔幻多了。

很难说是不是影片的人设有问题,还是张艺谋驾驭这种人物众多的大片力有不逮,这个影片活活把豪华卡司浪费掉了,连马特呆萌都把马特演丢了,只剩下呆萌。看完此片的观众都会有这种印象:男主角是饕餮,女主角是景甜,其他的人都是打酱油的。张涵予说了两句废话就领便当去了,刘德华演了一块木头,鹿晗小体格缩在甲胄怯生生地奉献了几个不尴不尬的表情,彭于晏则是个标准龙套,台词比西游记里的沙僧还简单,每个中国演员都处于一种梦游状态。只有景甜意气风发,处处是她的面瘫特写。这个电影整个就是景甜与饕餮共舞的MV。我甚至都有点可怜国师了,为一个国家拍宣传片,哪怕为中国铁路拍宣传片才是你的饭辙,怎么就沦落到为一个三流演员量身定做了呢。

如果你只为了看视觉特效,这个电影的2D版应该还是值得一看的,3D就算了,我擦了几次眼镜都觉得模糊。除此之外,影片实在乏善可陈。连张艺谋招牌般的中国风光展示都带着舞美效果,更别提战争场面了,每次他们煞有介事地喊出“霹雳弹”“响箭”“防护队形”“跳台攻击”之类的伪战争术语时,我都寒战连连,这也太幼稚了吧,好像评书中常说的“看法宝”。这就是张艺谋对战争的市井味的理解,他的影像叙事必须带旁白解释,他的叙事节奏必须靠喊话来句读,在《魔戒》和《霍比特人》中的魔幻战争场面深入人心之后,张艺谋的宏大叙事完美地证明了什么叫“画虎不成反类犬”。

继续阅读